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悍然一剑(修)

  “四海帮,胡壁。”中年黑衣红巾,面相较老,又兼肤色黝黑带红,看上去竟似个四五十的小老头。

  “聚义堂,李全德。”青年一脸冷峻,手持一根描金棍,长身而立,也有一两分风采流露。

  两人通过名姓,各自走开,围着旌旗绕了小半圈,也不似李奇二人那般自己送上门去,一左一右遥遥站定,只凝神望着任苏,精芒缕缕,像在窥视任苏的破绽,却佁然不动,全身皮肉紧缩,仿佛在等着他来攻。

  有趣。

  任苏眉头微动,目中闪过丝趣味,以静制动是不错,可这场战约从开始便有着时间限制,着实没有多大意义,至于窥视他的破绽……任苏嘴角一浮,隐晦瞥了那小老头一眼,剑风轻嘶,化作一道光弧扑向另一边。

  两个内劲显化下境的对手而已,倒也没必要耍太多心思!

  光弧一显,便纵出匹炼般的灿烂,寒光泠然,几埋没了其后的锦衣侠少,然而,李全德双棍一震,眉宇扬起,不惊反喜,不止是他,场外也响起一阵似喜且讽的轻呼,而前方的数名高层面上不自觉挂起几分得色。

  这上场两人看似李全德威武不凡,威胁更大,其实,小老头胡壁才是真正的杀招。

  此人学得一套蛇鹤通骨拳,常年锻体,身手极快,只要抓住这片刻时机爆发,夺旗不过易如反掌。

  “这任姓小儿……”杜申明身后一红袍中年咧嘴一笑,目光在杜申明双臂流转而过,有些得意地开口出声,只是才在话头,他愕然张了张嘴,瞠目结舌,却是任苏见小老头冲出,步伐一拧,轻易回身杀了过去。

  噗!

  红袍中年一恍惚,只见幽芒一闪,一点血色自胡壁肩上泛了开,却是这小老头全速爆发之下,骑虎难下,与任苏硬碰硬受得创伤,而任苏也在这一剑之后,再次反身回扑,迎向此时回过神舞棍冲来的李全德。

  “他……他!”红袍中年指着任苏,先是眼珠圆瞪,接着一脸羞恼喝道:“胡壁!还愣着干嘛?夺旗!”

  “堂主,我……”小老头抬头说了半句,蓦地摇摇头,一脸颓丧地退回到人群,他能感受到,方才那番交锋,若不是对方手下留情,那一剑完全可以刺在他喉咙之上。一边,红袍中年气急,“混账!你……”

  啪!

  一巴掌响亮地拍在他脸上,火辣辣的痛觉瞬息淹没红袍中年所有思绪,他脸色微变,目中满是阴鸷杀机。

  “看什么看,老子少一只手,照样能抽死你这狗东西!”杜申明抬眼冷笑,眉毛紧拧,直直瞪着他:“丢人现眼,还不快滚!”两人四目相撞,俱是杀意狂闪,接着红袍中年闷哼一声,狠狠一甩袖,大步走向后方。

  见状,其余三帮高层摇头无语,之后,青袍中年微微叹气:“想不到这位任少侠还隐藏着这等实力。”

  “哼!我们四帮虽不大,几个内劲下境的帮众还是损失得起!”杜申明目光随着任苏身形移动,脑海中却浮出方才任苏回身反杀的画面,利落的回转、凌厉的冲击,几乎毫无滞碍,这已是内劲显化的极高境界了。

  寻常人发力收力,都有个过程,一般力道使得越大,这个过程,或者说缓冲时间也越长,但内劲显化境界的习武者又要超出旁人许多。内劲显化以打熬筋骨、淬炼肉身为主,浑身大筋的淬炼又是重中之重,这大筋遍布四肢百骸,一经壮大强化,可使力道寰转随心,收发自如,而且锻炼得越深,这承受和转换能力也越强。

  同理,如任苏那样,以八九成的速度冲刺,却能在瞬间转身并爆发出十成速度应对袭击,这些手脚大筋其实也成了命门之一,万一被人挑断或有其他损伤,十成实力也就仅能发挥出两三成,立刻会实力大损。

  不管怎么说,这浑身大筋的淬炼也是内劲显化高出气血搬运一个层次的主要原因。

  “对!”四帮高层中,唯一的一名妇人扬声附和,这妇人云鬓高耸,简单插着一支鬼面簪,左臂盘着红艳长鞭,说话时,鞭梢钩刃微晃,发出似有似无的冷吟,“只要实力摆出来了,不信车轮战拿不下这面旗!”

  砰!

  话音刚落,场上的李全德被任苏一脚踹飞,妇人旁的疤脸老者低声笑道:“又到我七牙帮和白马门了。”

  一刻钟后,旗下剑影留霜,一照春阳,浇融为泼天寒意,风卷碧天,过后,一声清喝传开:“下一个!”

  不约而同地,一干视线都往人前聚集,乍然如针扎芒刺,十数名高层原本不大好看的面色越发冷峻,尤其是那妇人,铁青着脸,只望着任苏,眼眸深凹,又惊又恨中藏着一丝惧意,“我不信!世上真有这等天才!”

  似为了掩藏这一时的失态,她又恶狠狠地咬牙说着,“下面……”

  “马长老,莫急。”

  青袍中年白千牧揉揉眉心,忙截住话语,他抬眼瞧了任苏一下,见任苏礼貌地点头回应,轻轻苦笑出声,脑中再次交错无数画面,一道道剑影、拳风、步伐无不像踩在鼓点上般精准,竟都是摧枯拉朽般长驱直入。

  早先曲大通说时,他还不信,现在,他算明白了,这青年真的掌握某种窥破对手破绽或弱点的技巧!

  “任少侠,请稍候。”他拱手扬声说道,回过身来,压低声音说了几句,那妇人脸上浮出一抹诧异笑容。

  任苏远远看着,不发一言,连番战下来,他也是信心暴涨,负手立于场中,不但看不出半点疲劳,反而越发显得气定神闲,颇有高手气度,此刻见那妇人露出笑意,他却轻飘飘收回目光,双眸微合,似在养神休息。

  约半柱香后,一把粗糙嗓音和一声轻喝一同响起,“七牙帮,武堂堂主,齐则!”“聚义堂,李存富。”

  任苏眼眸一阖,静静扫过面前两人,只见一人粗壮似熊,一身黑袍撑得鼓胀欲裂,大如砂钵的掌上幽光隐隐,赫然带着双铁掌,至于另一人,身量面貌皆是普通,不过,手上两缕寒光旋得水泼不进,让他多看了眼。

  当然,两人行出之际,气机强弱都一一映照在了任苏感知中,俨然比此前七战中的十数人都要强三四分。

  面上泛起一抹饶有兴致的笑容,任苏缓缓点头,仅是不动声色地遥遥拱手,悠然说道,“请!”

  纵然对手换作内劲显化上境,除了那淡淡的赞赏,任苏心中犹自不慌不忙,七战七下,即使以一敌二,他也越发得心应手,终归是实力更强,明刀明枪,不需太过谦让,况且除心眼剑术,他还有三颗命元作为底牌。

  心里想着,任苏耳边喝声已起,出乎意料,不似前几次的左右夹击,两人竟是一前一后紧挨着冲将过来。

  任苏微微讶然,随即怡然不惧地一抖剑刃,啸声轻起,便见寒光晃动,一道矫捷身形疾奔而出。

  “来得好!”那魁梧大汉见剑光扑面,暴喝一声,双掌连连拍动,如蒲扇似地化作浑天掌影,一下将那剑光给包罗了进去,任苏摇头轻笑,也不在意,只是随着掌影搅动剑光,霎时锵锵爆鸣,却似战了个不相上下。

  剑光掌影酣然厮杀,有了片刻,已战成浑然一团,这时,大汉身后一道人影晃动,揉作一团扑向前去。

  “正等你来呢!”任苏嘿然一笑,一缕凝练劲力疾电般游走全身,瞬息直达持剑右臂,顿时剑光一震,继而暴涨如虹光一举破开弥漫掌影,径直点向大汉喉关,又在紧要时蓦然一收,化作一线寒光,飘向此人左肩。

  寒光飘开,任苏抬步便走,哪料耳旁陡起一声狞笑,那大汉不退反进,肩膀循着剑光猛然往前一撞。

  噗!

  剑刃贯穿肩膀,鲜血一缕飙到任苏脸上,他微微一怔,接着视线一暗,庞大影子从上投了下。大汉欺身而来,两只大掌不顾肩上利刃地张开、作势环作一块,要将任苏抱拢在中,意图以自己体魄锁住其不得动弹。

  任苏遥望人中青袍,见他歉然致笑,旁边之人亦个个喜形于色,心中已是了然,不由冷笑:“找死!”

  第一字方吐,一声闷响暴起,便见那大汉身子无端腾起数寸,全场一惊,一道刚猛无铸的腿影惊鸿一现,这庞大躯体又是一转,如倒挂金钩般疾速砸向才奔走开的双刃瘦汉,这瘦汉一惊,这时,轰的一声炸开。

  任苏踏步,如罡斗倒转,数丈方圆之内隐隐一震,身形一摆,暴起浅淡灰尘漫空,夭矫剑光已斩到前方。

  剑光翩若惊鸿,气势却更凌然,如猛虎出洞,惶惶劲风催开,不见曲折,直扑前头,是要一剑齐下两人。

  这一踢一踏一剑都是须臾之变,瘦汉李存富连气也没来得及喘一口,骤然便是一剑横空杀来,携着无匹锋芒直侵心神,当场大惊失色,连带掌间双刃都是光芒颤颤,大汉齐则倒是不惧,身在半空,他擦擦嘴角鲜血,强提一口气,一边脸上闪过一丝血红,双掌拍出,一边匆匆喝道:“李老弟,我来拦住他,你去夺……”

  掌风才起,又见剑光一转,声息戛然而止,瘦汉心头一跳,数截断指掉落,接着泼天血浪爆开。血浪自胸腹而起,洋洋喷洒直有丈许高,正四处划落,忽而起了殷殷一片血幕灿然,剑光自中斩出,声势不堕分毫。

  力之绝剑,霸斩!

  任苏面上涂着血妆,状似恶鬼,两手端剑,如游龙出水,张牙舞爪直探双刃瘦汉,这瘦汉虽心神皆颤,反应却不慢,一腾身,双刃倒背在后,只见剑光一撞,咔嚓两声,随短刃应声而断,他人已背对剑风团作一块。

  “愚蠢!”

  任苏爆喝,剑光径直驱前,无往不利地狠狠斩入其后背,瘦汉脸色大变,撕拉一声,三尺锋刃破腹而出。

  一剑枭双首,剑意凌冽不可欺,匹夫之怒,血溅三尺,悍然若斯!

第十四章 悍然一剑(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