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白马门(修)

  “可……”瘦汉张张嘴,如那魁梧大汉般,身躯成了上下两截掉落在地,任苏淡淡瞥了一眼,闷哼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块白布绢帕,也不顾忌周身满地的碎尸血泊,微垂着眼睑,面无表情地缓缓擦拭着噬血剑锋。

  绝剑四式,除去有些格格不入的连突,俱是讲究极限爆发的狠辣杀招,而霸斩此招便是力之爆发。

  他一身力量近乎炼力外功内劲圆满,霸斩一出,更是平添六成力道,足有千斤,岂是寻常铁器能当!

  更何况那一踏也不是寻常步法,两相叠加,遑论是这以灵巧见长的瘦汉,即使那魁梧齐则再来也是无用。

  不一会,剑刃又似秋泓深潭般明净,任苏看了眼地上,眉头微皱,收起带血绢帕,轻弹锋刃,剑吟响遍全场,他执剑横目扫去,恍惚间有股咄咄威势肆虐,只见目光落处,黑压压的一片寂寂垂首,四野风声飒然。

  “哈哈!”

  又是同一阵大笑,笑罢,听得辇中人拂袖吟唱,道:“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清音娓娓,直似一弯浅水淌过山涧,韵味悠长,可淌过身旁,才发现寒气砭肤,深入骨髓,待最后一字落下,剑风一声轻嘶,如神来之笔,寒光闪亮,更仿佛有滔天杀机掀起,寒霜纷飞漫天,放眼望去无比色变。

  这时,任苏眸光一转,锐如锋刃,张扬剜向前排十数人,其中数人脸色一白,经年老江湖竟被区区目光逼退。

  任苏嘴角扬起一丝冷傲,幽静的眸子扫过众人,心头怒火渐渐消弭,他撮唇长啸,一时响彻这逼仄天地。

  “小安!取水囊来,少爷我洗把脸再战!”任苏转身收剑,一振袍袖,头也不回地往车辇那厢行去。

  “真英杰也!”李奇直视着那龙行虎步的锦衣侠少,目炫之余,心中又不自禁掀起一丝丝波澜,“江湖风雨飘摇,不经意便是杀身倾覆之祸,可谓步步艰辛,却也正因有此等人物,叫人前赴后继,不畏死生。”

  他远远瞅了瞅缄默的十数名高层,心头鄙夷之际,轻轻颤动,似有遗忘许久的东西涌动,教人热血澎湃。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李奇若是真要在这江湖上闯出一番事业,这四帮绝不可久留。

  李奇暗呸一口,心思镇定下来,他是在任苏开口以一敌二时醒转过来的,那会也是这些人叫嚣得最为厉害的时候,可眼下不过稍挫锐气,便个个如惊弓之鸟,草木皆兵,连半点胆气也无,当真是坐井观天久矣。

  碧天下,暖风乍起,寂寂无声,仅有杆染血旌旗猎猎,合着轻细步履从容叩响,只见旗下身影越发高大。

  “非畏矣,乃其不为也。”

  青袍中年目视着这轩昂身影,懊恼一叹,心中喃喃,这种场合起这上不了台面的小心思,我也是糊涂了。

  青袍中年的计策很简单,与前几战也相差无几,都是以一人牵制,再以另一人乘机夺旗,若要说不同,那便是多了死缠烂打这节,说起来,这也是任苏不愿彻底得罪四帮,几战中皆是点到即止,基本未下重手所致。

  不过,这般行事,落在青袍中年这个有心人眼里,却成了初出茅庐,未历风雨,尚有仁心仁念的表现。

  一念起,他定下了以性命相搏拿捏住任苏的谋划,不料聪明反被聪明误,非但不成,更是惹恼了任苏。

  任苏在废土世界长大成人,也算历经人情冷暖、阴谋诡计各种阵仗,久而久之,行为处事免不了有自己的一些规矩,或者说,废土生存法则:其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其二,人若犯我,挫骨扬灰,株连殆尽。

  这两句话一直被任苏奉为金科玉律,废土世界上也每时每刻都上演着类似的血的教训,或因好争强斗狠,被人捡了便宜,甚至引来群起而攻,或因一时心软、欲望,放过仇敌,导致身死,至于那些能在废土上经久不衰的豪强,则无不深通这简简单二十字的精髓,八面玲珑,不竖强敌,但若有人敢欺上门,必是立即的毁灭。

  似方才那一斩击,任苏也并非一定要斩杀两人,可避不过断手断脚,那便不如痛下杀手,一绝后患。

  “利令智昏啊利令智昏,古人这话还真没说错。”青袍中年摇头,又看向疤脸老者和妇人,低声道:“两位,齐护法、李兄弟皆因白某一时糊涂身死,他们的身后事和家儿老小的豢养希望能由我来承担一半。”

  他面容诚恳,疤脸老者和妇人互看一眼,迟疑地点点头,忽然,四帮众的大后面传来些许欢呼哄动。

  疤脸老者两人皱眉看去,便见黑压压一片如麦浪般分开,待中间缓步行出一人,顿时面上露出一抹喜色。

  此人年龄与李奇相似,也不过二十三四,银冠白袍,袍上绘几株秀竹,与主人一般挺拔俊朗,他右手执着一柄铁骨扇,行走间环佩叮铃,犹如一位富家公子,却是步履稳健,眉宇一派朗清,气度翩翩,令人倾慕。

  “‘铁扇公子’方凝之?”李奇眸光一闪,见这翩翩公子行到青袍中年身旁,心底也升起一丝莫名期盼。

  任苏头上新插了根鸟首木簪,半披散着尚显湿漉的头发,一挥手,制止了小书童擦干发丝的举动,眼眸细眯,“这便是方凝之……”他慢慢挺直身躯,感受着越发靠近几乎不逊色与自己的浑厚气机,嘴角微微勾起。

  秦昭此来,看似张扬随意,事先倒也在天狼山有过两三天探查,而此人,正是其中最值得关注的一个。

  “铁扇公子”方凝之,不止功力远超同辈,身世也颇为奇特,他本身是青袍中年之侄,却因根骨上佳,被常州宣景派一位路过访亲的长老看中,收为关门弟子。无巧不成书,这位长老又恰恰是七牙帮上代帮主之兄,也是七牙帮如今最大的依仗,一来二去,倒使得这巨野郡以白马门和七牙帮为首的大小帮派势力渐渐和睦。

  换句话说,四帮之所以能抛弃以往恩怨联合,江湖上称作“沅州六公子”之一的此人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又或者往深里想,也许背后还有着宣景派的隐隐撮合。

  任苏心念起伏,耳边已回荡起嘈杂呼喝,无不是请这方凝之出战的话语,显示出此人在四帮的莫大声望。

  任苏也不去理会,提剑上前几步,那边方凝之与青袍中年低语,正摇头苦笑着,似有所觉地一抬头,微微点头,又低头动了动嘴唇,引得身旁数人面上略现不甘,方才朗笑步出:“在下宣景方凝之,见过任少侠。”

  任苏一拢拳,目露奇芒:“不敢当。沅州六公子之名如雷贯日,今日能一战也算不虚此行!”

  方凝之听罢,却是直摆手:“任少侠说笑了,方某方才见你大发神威,剑锋无匹,至今还有些胆战心惊,哪敢妄论一战!”顿了顿,声音倏忽拔高三分:“不过,且容方某冒昧一问,任少侠可是习有攻伐步法?”

  这话一出,本来因方凝之坦承不如任苏而引起的些许骚动立时沉寂下来,任苏微微一笑:“正是。”

  一石激起千层浪,转瞬人群再次发出嗡动,任苏神色平淡,天狼磨砺时他增长了不少见闻,倒也不奇。

  寻常人一说江湖风光,莫过于两样:一,便是任侠使气、快意恩仇的豪迈;二则是那如浮光掠影一去数里的潇洒纵横,只是不入江湖,哪知这般轻身功法的意味,即使是粗浅的腾挪提纵也非得一口内息蕴生才可使得,而想达到身若游龙、来去如风的境地,更是得成就小周天,一身内力通达十二正经,如臂挥使。

  也正因身法轻功太过遥不可及,一门上好的攻伐步法便成了大多数江湖人的追求,不过,内劲既不似内息般缥缈轻盈,也不似内力般刚柔并济,其直来直去、霸道刚猛的性质也决定了相应层次攻伐步法的稀少。

  这稀少也决定了习得者高出旁人一筹的优势,而这不是空言妄谈,是数百年来江湖争斗无可动摇的明证。

  方凝之心知肚明,见任苏坦承下来,惋然叹道:“步法攻伐,独步武林,齐护法和李兄弟可惜了。”

  他倒不似四帮之众那般缠身俗事,早早便起身在另一座山头练功,下来时,正好是遇见齐则两人出战。

  任苏不置可否,也不点破他那点爱惜羽毛的小心思,只轻笑道:“不然,却也未必能拿下方兄。”

  “任少侠又不是只会一门步法,”方凝之打了个哈哈,忽而目光一闪,“方某若是下场一战,非得再叫齐两名兄弟不可,否则,难挡任少侠剑锋之利啊。”任苏抬眼,似笑非笑:“若能与方兄一战,未尝不可。”

  方凝之一征,过了好一会,方正正衣冠,接着其面色一谨,肃然拱拱手,扬眉昂然发声,如激流清越。

  “任少侠,还望不要取笑方某了,此次在下虽自认下风,却也不会就此服输,待异日蕴生内息,自当回返常州宗门之中,向恩师请教更高深的武学,两年后,方某必将重临天狼,再向少侠请教,到时请勿推辞!”

  话毕,方凝之一对星眸凝视着任苏,面容洋溢着无比自信,任苏也不答话,微微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方凝之点头,转身欲退回人群,可未行几步,便听见后方传来一声泠然剑吟:“下一场是哪两个?”

  任苏弹剑叱喝,猛然大步上前,习武者当心怀猛虎,他却没心思顾忌那等为名声所累的朽物,眸光掠过方凝之明显一僵的身形,挨个扫向十数名在四帮之中说一不二的风云人物,终是顿在一脸坦然的青袍中年身上。

  目光一触,青袍中年洒然一笑,蓦然迈出,在一众惊疑的目光下,向着车辇那边微躬,语不惊人死不休。

  “三圣前辈,晚辈斗胆请求与任少侠一战,不论输赢,我白马门皆心甘情愿退出此次比斗!”

第十五章 白马门(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