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黑风山上(修)

  磨砺近月,任苏对这天狼故地还算熟悉,比起数月前带些荒凉的景象,地上多了绿意点点,还有十几颗特地移摘的绿柳垂髫,显出几分葱茏春色,然而,他没有半分意趣,身负天狼传承,心中只越发觉得世事无常。

  “人世唯艰,安有长盛不衰?究竟到何等地步,才能真正逍遥纵横,与世超脱。”

  任苏想起那块将自己送来此界的残碑,即使那般无比威能,也有沉寂破败,不得已依靠他一个凡人之时。

  行了约一炷香,任苏见得废墟之中一人怔怔独立,看着是负手望天,但日光倾城也掩不住那满脸的萧索。

  当即,他快步上前,唤道,“秦大哥!”

  “你来了。”秦昭点点头,抬手指了指脚下那一足有三四丈深的幽深大坑,笑道:“你可知这是何故?”

  任苏默然,这样大坑在这方圆十数里的天狼镇废墟上可以说是处处可见,浅的丈许,深的有五六丈,宽广更是有比一间小院还大的,甚至在靠近的山野上也被掘了不少坑道,这也是四帮盘踞天狼数月来主要的举动。

  任苏斟酌着道,“据传天狼门与当今皇室不和,所以,不少贪官都在此置了宅院,并将财富深埋地下。”

  这是曾盘恒天狼的江湖人的趣闻,虽不知真假,倒也确实寻出一间密室,金银财宝如山,引来争抢厮杀。

  “随我走走吧。”秦昭摇头轻晒,不置可否,两人并肩行了片刻,他忽然开口了,“当年陈太祖于丰州起兵,天下英豪群起响应,麾下人才不胜数,更有“三虎四星”七大股肱之臣,其中之一则是我天狼门那代掌门。当然,春秋争霸,逐鹿中原,还得要非凡财力,而陈太祖便是得了当时天下第一富商沈百万的支持。”

  “沈百万?”任苏讶然,此人乃是历朝中唯一封王的商人,可谓千古独一,只是开朝数载后便突然失踪。

  秦昭继续道:“自古天下争龙,一旦定鼎,狡兔死、走狗烹,从无例外,这沈百万也是如此。不过,此人与我天狼门那代掌门相交莫逆,心里也知陈太祖忌惮自己,那会,一听得风吹草动,便举家迁到天狼山上。”

  “陈太祖龙颜大怒,令门中交人不得后,举五万大军兵围天狼,十天十夜,最后无功而返。”

  “五万大军如何抵挡?”任苏眉头微皱,秦昭笑了笑:“这世上,又并非只有一家仙人。”

  他心里不想将任苏太过牵扯到天狼灭门一事之中,只是轻轻一点,没有多说,

  任苏若有所思:“这么说,天狼镇上的宝藏之说也是缘此事而起?”

  “不止如此,”秦昭摇摇头,面上略显无奈,“那沈百万感念门中恩义,起大半家财在山上修筑塔楼宫观,上下富丽,出入锦衣,这也致使下代掌门心慕繁华,公然接纳权贵孝敬,更庇护此辈,至数代方绝。”

  秦昭一顿步,轻叹过后,再不发一语,任苏随着其站定身子,一阶阶石梯次第铺在眼前,这是入山道路。

  “入山之前,我需得先祭过诸位师长同门,吴老弟,随我回去,看看那班青皮收拾得怎样了?”

  任苏自无不可,两人回转,一直待到日近昏黄,方携了数个篮子,和小书童回到山道前。

  此时,这偌大的废墟之上只剩他们三人,秦昭屏退想要帮忙的主仆二人,亲手将篮内的香烛贡品一件件摆上早放好的桌案,这桌案是小书童从一间木屋内搜罗出来的,看着方方正正不大合用,却已是最好的一张。

  盏茶功夫后,几缕缥缈轻烟直入高穹,秦昭端着三根线香,凝视着烛火跳动,一边拜祭,一边凝眉沉声。

  “列位祖师在上,不孝弟子秦昭久沐师恩,大难不得以身殉门,却侥活于世,心中哀盛,今告天地……”

  三拜而后,秦昭恭敬插好线香,退后三步,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后,望向任苏二人,面色微舒。

  “上山吧!”秦昭拿去额上白布,正正衣冠,顿显出一种不同往常的风范,这刻他虽去了“三圣老祖”的伪装,倒也不是平常那番懒散打扮,宽袍大袖,高冠束发,腰间三箫并列,姿容英武不凡,气度沉凝。

  不愧是名门弟子。

  任苏暗赞,小书童看得一呆,心里却有些嘀咕,不妨秦昭忽然回头,对他轻声交代,吓了他一大跳。

  “小安,你去收拾出三间干净屋子来,我有事要单独与你家少爷交代,如果饿了,你可以先用晚饭。”

  说罢,秦昭向任苏挥挥手,后者示意似地看了小书童一眼,连忙跟上,小书童看着两人登阶而上,擦了擦额头的淤青和泥灰,嘴巴撅得老高:“不让去就不让去。”以他的机灵自然听懂了秦昭不让上山的言外之意。

  小书童做了个鬼脸,转身走开,而任苏两人沿着石阶往上,越过两峰,忽然阶上突起一块不大平地。

  这平地也是以与石阶一样材质的打磨成,纵有三丈,左右皆堆着几截焦木,上面隐约能看出残留的繁富漆饰雕刻,似是牌楼遗迹,还有三小段数尺厚的汉白玉残石倾塌在右,积满黑灰,有一面更透出半个“狼”字。

  “这里便是天狼门以往的山门所在了。”秦昭抚摸着残石,面色平和,说出了任苏心里的猜想。

  “我上山时,尚在八九冲龄,眨眼往过,如今功成先天,师长皆故,山门归寂,唯昨昔笑语犹在眼前。”

  任苏张张嘴,却见秦昭猛然连跺两下脚,三块残石轰隆堆叠而起,他以手代笔,罡风流转,如龙飞凤舞。

  黑!

  风!

  山!

  岩屑飞舞,铁画银钩般的字痕先后刻在了三块残石向着山外的一面,大小仿佛,皆有两尺,深凹醒目。

  “秦大哥!这?”

  任苏急呼,心底莫名也沉重了数分,毕竟风卷山林、漫天黑灰的景象,他在去年狩猎时不止见过一两次。

  秦昭洒然笑道,“名称只是噱头,我这一现身,恐怕两三天内,便会有好事人过来查看,因此,这黑风山暂时只能占个名分,只望你日后功行深厚,替我真正夺回这山门。实在不行,你把这身武艺传承下去也好。”

  夕阳余晖尽数洒在秦昭脸庞,如鎏金闪烁,镀出一抹坚毅无比的弧度,他眸子中似有种奇异神采涌动。

  这一瞬,任苏心里隐隐有了些想法,沉默半晌,低头重重应道:“小弟必会竭尽所能!”

  秦昭嗯了声,两人继续上前,过了会,再次停下,任苏顺着秦昭手指向看去,百步外有八根木桩露出头。

  “那里应是我和几个师弟偷偷搭建的草屋了,当时还在十二三岁,最耐不住练功的枯燥,烦闷了,便会偷偷躲到这,总会让师傅师叔们寻个大半天,别看现在光秃秃的,以前这块最茂盛了,真正是阴翳如云啊。”

  “不过,现在想来,师傅他们都是先天高手,知觉敏锐过人,又怎么会真察觉不到这草屋?”

  天狼山不大,高不过百丈,峰头六座,可两人行来,秦昭不时驻足,指点左右,直到天色暝合方到主峰。

  此处尽是断壁残垣,纵目观去,其间还依稀坦露出一两具尸骨,显然,这里才是天狼门活动所在了,只是秦昭到了这,脚步反而快了数分,任苏随着他快步穿梭,很快,来到了任苏初次观望此山便见过的大校场。

  这校场纵横足有四五十丈,任苏站在校场旁,看着倾塌在上、足有合抱粗的十数根石柱都渺小得像蝼蚁。

  一年来的风吹雨打显出了校场底石的灰青,漫漫展开,顿时只觉人也似孤立于荒野,天高地厚令人俯首。

  这时,秦昭跳上校场,任苏抬头,见他顿脚叹道:“便在这下面了,我天狼门数百年所积蓄的一切。”

第十七章 黑风山上(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