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霜天剑客

  一息斩岩,风刃唳鸣,任苏逞剑追击,身如疾风,看似威风凛凛,里内已是强弩之末。

  一息指剑术名缀一息,却不仅是说内息一缕,更是指代第一缕内息,当任苏挥剑牵动臂间五窍中的第一缕内息,如风流云动,他体内所有未曾消散的内息齐齐一晃,似百川入海般呈争流之态,浑融一体,形成如江河决堤般锐不可挡的大势,浑身精气神为之一凝,甚至还隐隐勾连出神行符中一分气机,奔涌入剑,一气斩出。

  这一剑之威是诸般巧合所缔造,一分在剑,五分在于神行符,还有两分则是时机恰当之功,也只有内息初动,人体元气之海方生变故,才能凝聚这浑然无匹之势,可以说,不成先天,任苏再难斩出同等威力的一剑。

  纵使如此,剑斩下仍是抽去浑身力气,让他瞬间脱力,可未免那两人察觉他虚张声势,他不得拔腿急追。

  噗!

  神行符运转,任苏赶上一人,手起剑落,大好一颗头颅冲天抛起,但另一人速度陡然一快,似使出了什么秘法,瞬间掠出十丈,留下一条黑影远远晃动。任苏蹙眉顿步,不料一抹霜光倏忽闪起,过后,黑影倒地。

  风起、枝叶拨动,一袭白袍飘然浮现,不见动作,幻出重重虚影,眨眼来到他近前,却也是个年轻剑客。

  任苏惊疑,只见来人面如傅粉,唇若涂朱,生得俊美异常,却是冷面寒目,神情犹如万载不化的寒冰。

  “少爷!”

  这时,小书童拉着一名十五六岁的黑衣少年小跑过来,不妨见了此人,暗自一惊,正要悄悄退到任苏身后,这白衣剑客冷淡颔首,“你很不错。”他似很少说类似赞许话语,语气僵硬生冷,神色也略带不自然。

  任苏受了这一赞,心思镇定下来,认真打量了眼白衣剑客,心中不禁一动,下一刻又是眉头一皱。

  粗犷的喊叫声自下方传来,任苏和白衣剑客齐齐往山下看去,三团火把在昏暗中飘动,如鬼怪乱舞的枝丫下有五六道人影沿道前进,步伐匆匆地往半山腰赶来,显然,巨石晃动那下再次惊动这些上山救火的村民。

  任苏看向白衣剑客,此人倒是果决,一把扯住小书童旁的黑衣少年,道了声“走”,身子疾速掠向山下。

  任苏目光闪烁了一下,向着小书童点点头,把他抱在怀里,追着白衣剑客而去,他到底比不上先天高手,身法大半是借助神行符,无法做到提人疾行,不过,白衣剑客有意等候,身形看着飘忽,始终在任苏视线中。

  未多时,四人一前一后下了回苍峰,白衣剑客速度不减,一拐后往旁边蹿去,任苏抬头,面色有些古怪。

  因为,一旁赫然是肖家庄院所在的那座山峰。

  果然,不一会,任苏主仆在庄院门前停下,早到片刻的白衣剑客回头看了他一眼,长剑出鞘,寒光如霜舞,咔嚓一声,丈高大门一刀两段,砰然坠落,劲风横扫,府外高挂的两盏灯笼猛然摇动,空照一地狼藉。

  这……

  任苏哑口无言,两少年俱是张口结舌,而白衣剑客一挥袖,清开灰尘,面无表情地踏着残门迈入庄院。

  “你是谁?来人啊!有……”

  白衣剑客才闯入庄院,一声惊叫划破夜空,又很快止息,想必是出来查看情况的门房被他打晕过去。任苏拿下灵光黯淡的神行符,抬脚踏过大门,头一侧,便见地上烛台半倾,旁边躺着一老者,却不见了白衣剑客。

  “咦?人呢?”小书童探头探脑走进来,惊疑一声,快步跑到任苏身旁。

  那黑袍少年亦步亦趋,过来看了眼地上老者,面容有些复杂,哪知小书童抓住他肩,撇撇鼻子:“斗九,这就是我家少爷了!我早说,我家少爷会来救我的!你放心,我家少爷人很好的,到时我叫他收下你。”

  听得这话,任苏才注意到黑袍少年,待一看之后,更是一惊,眉山眼水,灵秀自生,好资质!

  到如今,任苏也不是对仙道一无所知,小书童被掠走后,秦昭为他补了一番修仙者的常识,其中,关于修仙者资质的划分更是重中之重,修仙者凭借灵根高居凡人之上,资质自然也是以灵根来决定:

  其一,是灵根品质,根据感应和炼化天地元气的能力,灵根分作上中下三等九品;

  其二,是灵根属性,人体阴阳五行俱全,灵根倒也不一定只有一个属性,不过,通常来说,属性越驳杂,资质也是越低劣,此外,除去一般的五行之属外,还有如风雷冰暗等奇特诡异的特殊属性,只是极为少见。

  似这黑袍少年,乍看眉眼寻常,可神色展动,立时有清光闪现,眉宇间一团灵气氤氲,翩然不似尘中人。

  这却是尚未练气修仙、顶级灵根外显所致,当然,若是已入仙道,常年受灵气滋润,或许又有另一番出尘姿态,相反,同样有资质的小书童无甚出奇,面容较常人俊秀,眼眸间满是机灵劲,却与寻常世俗少年一般。

  任苏再凝神感知,若有所思,忽而衣袍微微振响,白袍剑客提着两人,踏着屋檐,自庄院深处飞掠而来。

  砰!砰!

  他随手将手中两人扔在老者一旁,向任苏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又自顾自地向前行去,前方越过中间花圃,自是一面厅堂,此时一片漆黑。任苏无言,默默捡起地上那盏烛台,以袖掩护,小心翼翼地进了厅堂。

  任苏端着烛台,将厅堂上早备好的灯盏一一点亮,方步上前,向着坐在左首第一把椅子的白衣剑客见礼。

  白衣剑客手轻轻一摆,似是示意他不要在意这些虚礼,眼眸依旧微闭冥思,看上去有些拒人千里之外,任苏倒也不恼,完完整整作了个揖,带些恭敬:“不知可是‘霜天剑客’陈师兄当面?峰上还要多谢相助。”

  白衣剑客眼眸一睁,露出一丝诧异,接着道:“我和秦师兄约好在此会面,安心等待吧。”算是默认了。

  任苏笑了笑,见白衣剑客没有交谈的意思,识趣走开,此人乃是天狼门此代唯一能与秦昭相提并论的弟子,只是比起秦昭的交游广阔,这陈师兄在江湖上以冷面寡言闻名,行事独特,直来直往,可谓人如其剑。

  眼下一见,江湖传闻倒也不全是虚妄。

  任苏来到小书童旁边,询问了一些情况,才知那黑袍少年唤作洪斗九,本是一名乞儿,三年前无意被翁成宫相中,收做关门弟子,随身伺候,原本听闻天狼门的消息,和师父两人自云州急忙赶到沅州,这大半年都居住在此,却不想大半月前,外出半载的翁成宫带着小书童归来,便突然身份大变,被他一起囚禁在了山上。

  “不过,这老家伙把我们抓起来,除了不能四处走动和天天得喝那些难吃的汤药,也没拿我们怎么样。”

  小书童说完后,嘀咕了一声,眸中有些后怕,他是个机灵的,自然知道越异常,对方图谋得也越大。

  任苏拍了拍这家伙的脑袋,沉吟了会,将一切合盘拖出,从修仙者到五行大丹,乃至那座度旭峰。

第二十八章 霜天剑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