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一息入腹观命海

  任苏回到白溪村,没有急着引导内息入丹田,起初十几天里,他继续修习着指剑术,使内息搬动纯熟,直至如臂挥使,甚至他将最后一颗命元赋予体质,淬炼体魄,以强化内息,直到五月末,他才开始习练呼吸法。

  此外,翁成宫那里还搜出一本唤作《纯元功》的练气功法,秦昭留下此书,小书童也正式走上修仙之路。

  时间飞逝,一晃眼,便到了任苏与白千骏约斗的日子,任苏如期前往铸人山庄,却与当事人缘悭一面。李奇在知晓比斗后早早离去,白千骏也平和了不少,比斗虽如常进行,场面看着倒更像场指教,任苏获益匪浅。

  在铸人山庄滞留了三日,与白家兄弟叙过情谊后,任苏打道回府,再度埋头在内息入丹田的准备中。

  六月中旬的某夜,一轮玉盘高悬天幕,银河横空,素华如水,谷中夜阑人静,清冷寂寥,仿佛不在人间。

  白溪村南,烛火通明,窗纸后隐约有轻烟缭绕满屋,清香扑鼻,任苏置身于床,半坐半卧,姿势古怪。

  内息搬运是内息蕴生一境的大关,但内息本身虚无缥缈,氤氲散漫,要入丹田,也并非轻而易举,所以,稍大点的宗门中,都有着“导息式”传承,旨在以各种架势催动全身气血,影响人体元气流动,辅助呼吸法。

  当然,即使没有“导息式”,只要呼吸法炉火纯青,多花费些时日,一般还是能安然突破的。

  宁神香燃起,任苏以天狼门流传数百载的导息式坐于床,默守丹田,无思无虑间,呼吸越发悠长起来。

  “四长一短,周而复始,呵嘘一气。”

  任苏静心调理呼吸,但觉百窍生机勃发,如汤浴暖融,令人飘飘欲仙,这月余时光下来,他早已将内劲收拢一体,归于己身,如今一凝神,再无异样炙热,如婴抱胎,溶溶兮不可量,纯然致一,忘乎心、忘乎形。

  任苏只稳守灵台,思虑无邪,呼吸渐生出一般道不清的韵律,这时,一缕热息自丹田下方的窍穴升腾起。

  “呵。”

  任苏自然而然地一呼,如推波助澜,气血汨汨涌流间,似有清风凭空催生,裹住这缕内息往前一撞。

  嗡!

  虽是初次尝试内息入丹田,任苏只感到内息微微一滞,接着小腹处一震,立时感应到一方天地开辟出来。

  随着内息落入这处无名虚空,任苏顿觉一声轻响震荡心间,接着丹田处有洋洋暖意扩散四走,可不及细细感知,他忽的神思一个恍惚,下一刻,身子莫名一轻,便见云气成海,弥天塞地,邈邈无涯,竟似腾入了一方鸿蒙界域。任苏展眼四观,神色无比宁和,在遁入这方天地时,有七点灵光显化心头,将天地外像映照进来。

  这是?

  任苏惊疑,此时他虽作外界打扮,身形有如一抹光影,带着几分虚幻感,这正是他进入仙术界域的模样。

  任苏又循着心头灵光望去,只见鸦青的天幕泛着琉璃色泽,大小星子如棋,五彩纷呈,居中一团清亮莹莹,似皓日当空,一份不漏地遍洒任苏浑身,里内更有两条游鱼也似的剪影追逐不休,比夏时霄汉更显灿烂。

  不止如此,混蒙云海中,五道庞然人形剪影游曳,如巨山浮空,却似乌云滚滚,给人风雨欲来的压抑。

  任苏定睛细看,更能从剪影上察觉出微弱至极的各色灵光,闪烁不定,似随时都会泯灭般,他微一低头,似观望着云海,可不过片刻,面上闪过一丝惊异,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这是人体……元气之海!”

  云气袅袅腾起,比作凡俗轻烟,却带着有若内息般的纯粹氤氲、溶溶勃发、缥缈又无所不容,迥异寻常。

  这一刻,任苏灵光乍现,直如醍醐灌顶,他终于悟了:“原来,仙术界域便是人体元气之海,难怪……”

  元气之海,顾名思义,乃是人体元气源泉,不少上古流传的经典中,更明说是阴阳之中枢,性命之根本,又因此方世界武风盛行,达官贵人皆长于益气养生之道,也导致此说流传广泛,颇受认同与探讨,然而,无论哪家言论,都言明元气之海实是虚指、泛指,多为托合人体元气变化之重,并非人体真正存在这等奇妙之地。

  许是大宗传承的惯例,秦昭也有意地引导任苏去诵读琢磨类似书籍,正因有所了解,任苏才敢如此断言。

  不过,秦昭讲到时,也曾说纵使上界那些有移山填海、捉星拿月神通的大能,也无人有法力显化一见。

  天碑……

  任苏目光闪动,哪知身形一晃,突如水面般泛起涟漪,涣散开来,再睁开眼,见得烛火摇曳,轻烟婀娜,意识竟是回到了本体。任苏面上波澜不兴,缓缓垂下眼睑,心神再次默守丹田——他还有猜测想要验证。

  任苏沉心静气,调顺呼吸,很快,又一缕内息生在丹田下,他不急不忙一呵,立时有清风裹住这气上冲。

  一息入腹,任苏再次感受到一丝暖意洋洋蔓延,让人飘飘欲仙,可惜,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异样发生。

  见此,任苏只好彻底放下心思,呼吸法运转,呵嘘一气,一缕缕内息升腾,破入丹田,渐渐地,丹田处催生出一丝丝异样温热。任苏置之不理,随着丹田中内息越发壮大,他心境也发越沉入。恍兮惚兮,不知过去多久,任苏蓦地精神一振,一缕清凉凭空从杳杳冥冥之处垂下,丹田洋洒温热一敛,全凝作一缕纯正绵厚之气。

  内气!

  任苏凝神感应这一缕醇厚元气,恍惚间,似也落入一方空落天地,不知广、不知宽,昏昏寂寂,一缕乳白元气游曳其间,大不过发丝,却仿若潜龙升渊,气机招展,辐射整个天地,但见白芒一束,化成这天地唯一。

  毫无疑问,这正是下腹丹田所在。

  念头又一挣,任苏从这仅有的內视之地回归,他平复下心境,而后阖开眼,盘腿坐起,重又运转呼吸法。

  这一运转,再不同以往,内息升腾,非但没有半分滞涩、阻碍,更比乳燕还巢,追星赶月似地扑入丹田。

  任苏觉察居中内气的吸引,回想起方才四十九缕内息凝作一缕内气,喃喃着往日秦昭提及最多的一句话,若有所思之际,只觉回味无穷:“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其一遁去,逍遥天地外,不在五行中。”

  这缕内气一成,人体元气不再全消散天地,延年益寿是小节,往大说,更代表凡人夺天地造化的开端。

  也即,长生之路的起点!

  任苏又整整凝结了三缕内气,直到精神显出些不济,方念念不舍地作罢,休息了会,他忙遁入仙术界域。

  云海混蒙,清月当空,星子盘坐如棋,远天数座巨影浮沉,如任苏猜测的一般,仙术界域果变得与第一缕内息入丹田时见的元气之海一模一样了。任苏也没太出奇,只是稍稍扫了四周眼,便定定望向高空清亮光团中多出来的两抹剪影。素光洞破混蒙,照遍浑身之时,带来熟悉的奇异清凉,随之渐渐萦绕心头,任苏猛一震。

  “性为魂,命为魄;性命双修,长生不死。”

  任苏眉头舒展,脑海中闪过读到某本典籍时记下的一句话,彻底明白了这炼灵仙术到底是何等的大机缘。

翰跃说
这大概是修改后的第一章吧,虽然此前发过半章,仍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或许这书看得人已是极少了,当然,一开始看得人也不多,不过,我还是想说,即使更得不快,甚至算得上很慢,但除非不可抗力,这书绝不会烂尾。

第三十一章 一息入腹观命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