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蛰龙伏牛,飞星斗罡

  古语有云: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服气之人神清长寿,经年累月,直至不食,为长生不死。

  这气代指人体元气和天地元气,或淳厚,或至清,或恒常,或衍化,或性灵,服气的诀窍称作法门,后天又名“内功”,先天则称“心法”,至于更上层的仙道法门,常饰之以“经”,有玄奥无穷,阐释大道之意。

  内功之道,内炼元气以行就功体,分作呼吸法和行脉法两部分,对应地正是后天境界第三、第四层次。

  其中,呼吸法提炼真息,主要是为了配合行脉法的运转,一般大同小异,任苏平常打坐所用的“呵嘘”法也是一部唤作《蛰龙伏牛心经》内功的一部分。蛰者,虫也;龙者,善变化;伏牛,力大势浑也,意如其名,这部功法以内气浑厚、长于隐匿爆发为特点,在天狼门数百年来收集的五六十本内功秘籍中,位居前五之列。

  可惜,一部功法的优劣基本全在行脉法,而想行脉运气,非得成就小周天,使之循环往复,周流不息。

  这恰是任苏眼下所做之事,丹田中,一缕乳白似快似慢探出头,延伸到无穷远的昏寂虚空,像一束月光垂落,沟通天与地的界限,却更具穿透力,直破入幽冥大地,仿佛一只耗子般地四处钻寻,又偏偏带着丝温热。

  人体窍穴多如繁星,百脉之走,遍布周身,同样绕不开各种窍穴,常言道:欲开脉,先定窍,便是此理。

  十二正经不同于奇经八脉,联接脏腑内外,沟通上下,是运行气血必经的道路,所以,这十二条经脉看似与奇经八脉一样深藏于血肉之间,实际上,在习武者修习锻体功法之际,或多或少都会锻炼到,这导致隶属于十二正经的诸多窍穴不是严格的蔽塞,而是半开半闭,自然,这开合的程度又与锻体功法好坏有着密切关系。

  境界越高,任苏心中感慨也越深,五大宗长盛不衰,高手辈出只是表象,传承深厚才是令人敬畏之处。

  简而言之,正因为穴窍半开与运行气血的特性,十二正经的冲关是顺着一个个穴窍徐徐进行,不像奇经八脉,独立于脏腑,别道奇行,即使冲开一个穴窍,又会瞬间被一脉相承的其余穴窍中的浊气侵染,再次闭合。

  丹田内气轻震,线团也似,抽出一条微细而连绵的乳白光束,坚定不移地,热耗子般在血肉中穿梭前行。

  四周昏暗,內视所见,仅有内气散发的微光,任苏稳守灵台,看着内气团被抽丝剥茧,渐渐剩下不到原先三成大的不起眼一团,精神忽一振,前方隐约浮出一颗星子,明晦交替,闪烁不定,有着异样灵机从中飘散。

  无疑,这就是任苏要定住的第一个穴窍,或者准确来说,是足阳明胃经中最靠近下丹田的大巨穴。

  (《抱朴子内篇·地真》,丹田在脐下二寸四分;大巨穴在下腹部,当脐中下二寸,距前正中线二寸。)

  任苏擅剑,按理来说,从手三阴经开始破关,更符合他的利益,这次优先选择足三阳经,还是与秦昭留下的步法秘籍《飞星斗罡》有关,这也是任苏无可避免的难处,由于武学进展太过迅速,他对敌手段出奇缺乏:

  原先还有一套撼山步,现在内劲泯灭,便只有两套剑法——无招胜有招的心眼剑术,以及绝剑四式。

  说起绝剑,四式感悟至今已有许久,任苏一直在尝试着推导第五式,可惜,由于要求过高,即使这躺回曲山的旅程后期走乡野小道,借着杀戮山间野兽有过一次顿悟,仍不过将将有了八九分把握,还未正式成形。终究,绝剑不比寻常,这套任苏欲以之凝练剑意的剑法,他日若是其境界足够,载于文字图画,完全有资格……

  成为“五大宗”中任何一宗的镇宗武学!

  可惜,后来任苏下界,虽有心传承,奈何后人有眼不识,流传下了另一套先天剑法,却使绝剑成为绝唱。

  闲话不提,且说任苏感应到昏暗中星光浮现,当即念头一凝,光束化作箭矢,嗡的一声,似有似无震颤心间,随着元气向前而延伸的內视场景中,一圈沾着浅灰气的半透明薄膜笼罩天地四方,赫然已突入大巨穴中。

  穴窍结构颇为特殊,介于虚实,说是半开半闭,并非真正会有缝隙,实则是指穴窍对元气的亲和程度。

  任苏见状,丹田内气震动得越发厉害,顺着这束光桥,源源不断有内气涌去,竟似要在大巨穴重新汇聚!

  定穴之后,为蕴穴,先以炼化的内气驱逐穴中浊气,保证能种下内气种子,再以穴中散发的内息蕴养内气种子,反过来同化穴窍,这个过程快者十数天,慢者数月,全看习武者内息强弱,绝无任何可以取巧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蕴穴”能够在数个穴窍间同时展开,不过,任苏方定穴,还不会急哄哄去定第二个穴。

  任苏催动着内气不断转移,不一会,便填没了狭窄穴窍空间,挤压向周边纱雾似的朦胧窍壁,只见窍壁不住颤抖,泛开圈圈灰色涟漪,潜移默化中,声势“浩大”的内气缓缓浸入窍壁,一点乳白微光在薄膜上晕开。

  这刻,灰气剧烈波动,隐隐要做出反击,不料乳白微光倏忽狂暴奔涌出,其瞬间溃退,被轻易压制下去。

  内气河水决堤般地席卷整个窍壁,从外观察,好似拭去灰尘般,星子蓦然明亮了数分,但任苏以意念呼应内气內视,所有瑕疵纤毫毕现,他清晰地看到窍壁某个角落聚集着浓墨般的黑,与乳白泾渭分明,陷入僵持。

  大约还剩两成……

  任苏默默对比着两者的力量,心里暗暗颔首,这是个十分可观的数据,平常习武者初次定穴,能驱逐五到七成的浊气,他有这般收获,除了十灵逐荒拳的功劳,大部分还得算在命元那没有限制的强化体魄之能,这不仅仅使他的穴窍对人体元气亲和程度远超常人,长远来说,之后蕴养穴窍,强大的内息也会减少他不少功夫。

  任苏凝神守一,稳住心境,内气浪潮似地舒卷,拍打向黑气,要以滴水穿石的韧劲,将之尽数消磨。

  正常来说,要种下内气种子,窍壁浊气在一成以下即可,可任苏野心更大,他打算将浊气压制在最少半成以下,再种下内气种子,到时,蕴养窍穴成功之时,一举将壮大数倍的内气种子燃烧,便能将剩余浊气驱走。

  这样,虽说是在浪费蕴穴后涨大内气的机会,而且与先天后洗经伐髓小半类似,有些多此一举,但……

  习武一道环环相扣,不同的境界需要打下不同的基础,对于此时此刻来说,任苏要做的就是将穴窍蕴养到尽可能完美,为冲击玄关一窍做好准备,况且,秦昭还说了,这步对超脱最后那座武人的关卡也有确实助益。

  要知道,先天三境,破碎虚空不过是踏足第三境,有机会越过“仙凡”界限,真正的难关还在后头!

  为了这最终目标,些许内气的损失实在微不足道,积息化气、积息化气,自忖内息远比旁人强大的任苏可谓家有余粮心不慌,这归家途中后期小半月凝练出的两颗命元强化体魄后增加的内劲,他还没有炼化殆尽呢。

  任苏又逐去了两三分浊气,见着结构精妙却略显脆弱的窍壁颤颤巍巍,有着破碎的迹象,连忙鸣金收兵。

  内气复归丹田,任苏调息了下,将稍有些涣散的内气稳固了一番,精神已有不济,当下就着宁神香,合衣睡去。一夜无话,任苏早早起床,凝练了半个时辰内气,待用过早饭,打了一刻拳,又回到书房翻阅起资料。

  时间到了午后,任苏小憩罢了,走出房门,正欲演练剑法,一熟悉小厮走进山海院,递过一张烫金礼贴。

第三十九章 蛰龙伏牛,飞星斗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