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枪打出头鸟

  “赵行泉?”观荷亭中,任苏合上礼贴,心里先是一疑,接着思绪转了几下,嘴角浮出一丝诡异笑意。

  “你有没有问过,送请帖的是何人?”任苏漫不经心地瞥着荷池,向面前小厮发问道。这小厮唤作陈质,回府那日任苏询问江仲舒情况,此人表现机灵,颇受他留意。这回搜集资料,小书童恰好在动静之变中有了些许感悟,到了突破气感的关卡,任苏便将此人调到身旁,把事情交由他负责,办得倒也谨慎细心,让人满意。

  这次,陈质也没让任苏失望,听得问话,他轻声答道:“说是长着对吊眉眼,有二十五六的样子,小人认得,是赵胜的长随。”几日相处,他隐约发现,少爷离家许久,对许多人都没了印象,这时需要他主动解惑。

  果然……

  任苏嗤声一笑,赵行泉是虎头帮帮主,虎头帮又是曲山郡唯一的帮派,虽然势力还不及白马门,可单论说话的分量,绝对比白马门在巨野郡要大,由此可见,身为首领的赵行泉权柄之重,他又怎会第一个出手试探?

  退一步来说,就算这赵行泉真有心出头,看他以往莽撞粗犷的行事风格,那也不可能故作交好委婉之态。

  如此一来,也只有赵胜,那位和吴晟有着不少纠缠的虎头帮少帮主,敢借用赵行泉名头,发下此帖了。

  “扔了吧。”任苏立起身来,顺手将精美礼帖扔到陈质怀中,陈质愣了愣,亦步亦趋地跟着任苏来到院中空地,直到锵然一声,寒光耀过双眸,他才似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礼贴,小心问道:“少爷,不去吗?”

  没有回答,在陈质张口之际,任苏已经展开了剑光,而陈质也知少爷练武不喜旁人打扰,默默退到一旁。

  三套基础剑法不紧不慢地演完,任苏定定身子,看着没有表露一点不耐的小厮,笑道:“请宴之事我自会处理,这些天你做得不错,城内资料差不多收集全了,你先退下吧,过些时候,我再找机会提拔你为干事。”

  “多谢少爷。”

  陈质欣喜之余,带着些许失落离了山海院,任苏望着他的背影淹没在假山层岩后,眸光渐渐变得幽深。

  道法显世,个人武力凌驾与世俗规则,即使大陈这般元气贫瘠之地,也免不了受到各方各面的影响,历朝历代对“五大宗”的供奉,天狼门一事中官府的无动于衷,莫不是当权者顾忌妥协的结果。任苏顶着吴晟皮肉强势崛起,也自然而然催生了吴家的扩张之势,这甚至无关乎任苏个人意愿,只是千百年以来不成俗的旧例。

  宴无好宴,任苏却非去不可,不狠狠将这出头鸟打痛,让恐惧牢牢烙印在众人心中,他又如何安心?

  说到底,目下暗潮因他而起,他只能当仁不让,前世任苏对敌阴毒狠辣,肆无忌惮,可也从没有牵连旁人的习惯,好在闯荡江湖,又有一套“不祸及家人”的规矩,否则,他只能对被他占据肉身的吴晟说抱歉了。

  任苏淡淡想着,一边舞动扶风,剑光如匹炼般极速划过,接着又一震,徐徐纵过之前轨迹,仿佛重演般。

  剑影上下左右飞出,随之布满虚空,任苏愈发专注,思绪凝一,全身心推演着剑式,不觉间日头西移。

  临近戌时(晚七点),乌蓝天幕沉淀着异样的安宁,迎着昏暗稀薄的血光,任苏第三次迈过吴府大门,抬首望去,只见街旁灯笼闪耀,一直延伸出空荡的大道,高墙大院幢幢,深沉中不乏肃穆,让人大气也不敢出。

  任苏安步当车,到了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稀落下来,人影三五成团,或在道旁纳凉,或汇作一流向西。

  这是往煜锦湖去的人流,任苏心知肚明,许是当时建得仓促,曲山城着实有些逼仄,勉强保持着正常城池的格局,民众生活娱乐,少有选择余地。任苏也是在随口问了贴身婢女几句后,心里有底,才会独身出门。

  煜锦湖在城西,绕着湖畔小道前行,来到外郭,便能到达今夜的赴宴场所——红叶楼。

  任苏顺着人流而下,听着四周闹哄一片,心里颇为适意,这迥异与废土世界的画面充满着活力,一点点渗入干枯的心田,让他真实地体会到活着的概念,他虽早已习惯了孤寂,却不讨厌这丝由衷涌出的喜悦与感动。

  任苏走了两盏茶,昏暗过后,高楼拔地,飞檐画角上张灯结彩,碧阑轩窗里绫罗缠缎,勾勒一富丽画卷。

  “哟,这位公子,赴宴还是会客?快快请进。”有眼尖的伙计远远望见任苏,面上堆满笑容,热情招呼着他进门,任苏自顾自地环首一望,也不搭话,抬步直往楼上,伙计尴尬地站着原地,耳边响起不忿的冷哼。

  “又是这些狗眼看人低的纨绔,正哥,我们有手有脚,又不靠他们吃饭,干嘛老用热脸去贴冷屁股!”

  “这可不是一般富家公子,曲山城怕也只两三……阿鲁,你太鲁莽了,祸从口出,虽说是出于好心……”

  窸窸窣窣的声音清晰地从背后飘来,任苏面色不变,心里同样无奈,吴晟的确长得俊逸,加上来之前,吴母特意命人给他打扮过,束银冠,着白袍,腰悬扶风,一面翩翩如玉,一面孑然出尘,一路吸引了不少目光。

  话又说回来,自江仲舒之事后,吴父吴母就没再干涉过他,看似放任自流,任苏暗地里却感到有些异动。

  任苏也没猜错,事实上,早在他一年前被护院队长找到的那刻起,得到消息的吴母为了收掉儿子的心思,苦心积虑给他谋划了一门亲事,如今逢他归来,此事正式提上日程,派去通知他未来岳丈的家仆已出发两日。

  二楼上,八块屏风隔出个个雅间,红烛照影,映出娇躯玲珑,丝簧声声,又闻谈古论今,确是清雅幽静。

  红叶楼号称曲山城第一酒家,高有三层,一层是大堂,招呼的自是庸人俗客;二层唤作雅间,来往的不是达官贵人,便是饱读诗书的才子;三层专供包场之用,可随客人心意布置,小间功能齐全,格调又要高数分。

  任苏踏上二楼,视线尽头立时出现两名壮汉,他们杵在往上的楼梯前,手提环刀,凶神恶煞,门神一般。

  “小子!止步!”当任苏长袖飘飘地走近楼梯,左边那名壮汉大眼一瞪,瓮声瓮气地喝道,“楼上被我家少帮主包了!”说话间,环刀叮当乱响,似乎任苏再往前一步,他就要砍将过来,任苏不以为意,淡淡一笑。

  “赵胜请得不就是我吗?”

  两名壮汉面面相觑,盯着任苏瞧了半天,最后还是左边那位将信将疑地问道:“你是吴晟?请柬呢?”

  看得出来,这两人对吴晟并不熟悉,任苏虽与吴晟气质截然不同,面容依旧保留了七八分,只要稍有些印象,要认出丝毫不难,放在这楼梯口,多半是赵胜的下马威,当即,任苏一挑眉,不再言语,大步迈了开来。

  “站住!”

  两名壮汉心中着恼,齐声叱喝,身子微微前倾,似要暴起,可接着又见任苏一脸风轻云淡,不闻不问地继续前行,摸不清虚实之下,不敢出手,只是愣在那里,这样犹豫着,很快,任苏到了楼梯口,拾阶欲上。

  这时,两人想起楼上那位少帮主的狠毒,浑身一个激灵,慌忙伸手,拦住了面前的白衣公子,“慢着!”

  “嗯?”

  任苏应了一声,“不高”的身影像一瞬拔高了数丈,遮天蔽日般化作庞然黑影,狭着无与伦比的气势横压心头,两人蹬蹬后退,踢响了台阶,之后骇然地互看了一眼,到嘴的强硬话语变成了讪笑,“吴公子,我们少帮主设宴,是想把酒泯恩仇,带着兵刃赴宴,实在有伤和气,还望公子能将宝剑暂时交给小人们保管。”

  “可笑!”楼上近二十道气机冷冽冰寒,如箭在弦,任苏又怎会被蒙蔽,甩袖斥罢,自是泰然抬脚登楼。

  两名壮汉见此,目光交汇,已决定付诸武力,手腕一震,环刀晃动,不料任苏眼眸一眯,一缕寒光一闪而逝,半声锵鸣先声夺人。两人只觉脖颈一凉,望着不知何时被任苏左手拇指顶出一小截的削薄霜刃,冷汗滴落,僵在当场。

  任苏收剑,施然越过两人,不一会,有酒香扑鼻而来,接着琳琅满目的佳肴,而后是道讥讽玩味的目光。

  它来自一名黑衣青年,四肢粗壮,浓眉大眼,面上带着丝木讷,给人一种憨厚感,但任苏清楚地知道此人为人,所以,他只看着青年身前摆着一双碗筷、多数外观精美菜肴被破坏的席面,恨铁不成钢似地摇头一笑。

  “子不教父之过,想来赵帮主平日事忙,有心无力,也罢,赵胜,就让吴某代替你父好好教你礼仪。”

第四十章 枪打出头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