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百章注生,其利在西

  天下元气十分,玄元界天独占九分,下界中洲先有半分,再到四极,以元气疏密依次为西、东、北、南。

  原先东洲靠近中洲,元气最盛,到数千年前,一场惊天大战爆发在其上,偌大的一块洲陆生生碎成无数岛屿,元气浓度剧降,才屈居大陈所在的“西原”下,饶是如此,如今的东海群岛元气仍要超出南北二洲数倍。

  南北二洲,并称仙道荒漠,元气流失严重,非但修仙者完全绝迹,连小小一名先天境都是百年难得一见。

  这其中,南荒环境又比北漠恶劣要许多,山林遍地,莽莽无涯,人烟罕至,望去如原始洪荒,正是如此险恶之地,在它南部号称有入无回的十万大山深处,一半空有数百凶鹰唳鸣盘旋的高崖上,盘坐着一半百老者。

  他头戴白玉冠,眉须皆白,浑身笼在袭雪白光洁的罩纱道袍中,仙风道骨,灵气盎然,又见两仪图简单两笔勾勒在胸口,灵光隐隐,流转出说不出道不明的韵味,无形中透出种高深莫测,本来该是一副世外高人风范——当然,对于这世上大多数庸碌人物来说,此老也的确称得仙人再世,奈何他微乱的发髻破坏了这份气质。

  他肩上还趴着只尺许高的白毛猿,眉心长独角,黝黑的四只爪映衬雪色道袍,鼾声起伏,同样大煞风景。

  这种种细节结合起来,加上老者那张愁苦脸庞,不止没有半分超凡气象,倒更像是接头卖艺的窘迫流民。

  老者却没心思去在意此刻形象,他的目光全放在身前圆盘,这圆盘有三个巴掌大,古拙黝黑,非金非玉,非木非石,触手时暖时寒,形似司南,上置一汤勺,又不伦不类地依序刻满了五行八卦天干地支等等字迹。

  此宝唤作“司命”,说来奇妙,虽是老者这一宗的镇门之宝,他继任掌门两百多年来,还未动用过一次。

  但眼下,不得不依靠此宝了,他这一宗自古都是一脉相承,若是他不幸入灭,宗门道统也将烟消云散!

  老者暗叹一声,眼底划过一丝颓丧,袖袍一挥,只听得叮铃叮铃脆响,光华迭起,串连成片,如霞光般浮荡开来,五光十色,不失柔和,定睛细看,却是百根玉筹,三四寸长,一寸宽,高低不平地悬在司命盆上方。

  这些玉筹形制方正,面无纹饰,乍一看,普普通通,可若是任苏在此,怕是会立刻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众多玉筹虽散发出一模一样的气机,竟是百人百样,各自流露出截然不同甚至相反的意境,有衰老腐朽,有欣欣向荣,有锐气难挡,也有安乐无忧,更有贫、饥、达种种无法形容的抽象意境清晰辐射出去。

  老者稍稍敛去苦色,元丹一转,缕缕法力精准涌出,他掐动法决,十指翻飞,如行云流水般熟稔自然。

  叮!叮!叮!

  不见任何异兆,霞光中,一根玉筹倏忽腾挪而起,旋即脆响连连,漫天飞花幻化,百根玉筹上下左右疾速变换位置,异彩大涨,争奇斗艳般闪耀,渐渐地,化作统一的纯白之色,连带种种意境也悄然无息消弭归一。

  当霞光仅留纯白一色,纯粹而浓郁的生机随之弥漫,老者睁目,口中暴喝:“百章衍算,一命注生!”

  话音落下,他又是一道法决打出,法力转化,凝成小指粗细的青白光柱射入已形成了莫名阵势的玉筹中。

  嗡——

  百根玉筹剧烈颤动,气势狂飙,如风卷残云,直扫向八方,随后群鹰惊飞,乌云般滚滚远去,又见一道乳白晶光自玉筹阵中笔直落下,笼罩整个司命盘,盘上晶莹一闪,只见点点星芒亮起汇成星图,眨眼剔透如镜。

  “敕!”

  终于,老者打出了最后一道法决,星图涌现光芒,尽数聚往上方汤勺。亮芒爆发,抱作一团璀璨光球,老者身上缓缓显出些许异变,先是眉间皱纹加深,不一会,满头乌发染开一丝霜色,须臾间两鬓斑白,脸上皮肉也松弛下来。好在这时光团散去,异变一顿,莫名波动扩散,已经与下方盘底一样晶莹的汤勺猛然旋转起来。

  “其利在西。”老者满是疲劳的眸子看着勺柄徐徐停下,望着其指向,若有所思之际,眉头轻轻蹙起。

  南荒往西,是天地尽头,所以,这“西”最有可能,是指西方洲陆,平时也罢,现下这西原着实不是好去处,那五大仙门之一天狼门的下宗便在那处,上界虽说大势将定,可留仙谷那三位谷主并非好相与的角色。

  若是留仙谷在西原还另有布置,……

  老者面上悲苦之色越发浓了,追逐在他身后的那人来自一方与留仙谷交好的势力,两者关系颇为紧密。

  “罢了!”老者一展袖,收回司命盘和百章筹,显是已有决断,他抬指摸了摸正在肩上酣睡的小猿。“阿大。”一声轻呜,小猿有些迷糊睁开双眼,感受到老者手指温度,它亲昵地蹭了蹭,一翻身,跳上老者右肩。

  “啊呜!啊呜!”

  小猿在老者肩头欢快跳动,口中连连叫着,似乎难得的熟睡后很是喜悦,但接着,它看到老者双鬓,立时发出急切的呼声:“头!阿尔(二)!头!白!阿尔!”它慌乱扒拉着老者白发,灵动的眸子溢出点点波光。

  老者苦笑,拍了拍小猿,轻声安慰道:“没事的,不用担心我,我们耽误够久了,该启程了,去西原。”

  自古术士算人难算己,他虽有宗门秘传道术,也有镇宗之宝相助,要想窥见自己的一线生机,仍免不了削去二十载寿元,这也是没办法的,换作寻常,他以术士特有的心血来潮能力就足有躲避,身后那人却不同:

  不仅仅是一方大势力的传人,更是他曾经倾囊相授的好徒儿,天资聪颖,在某些方面,已是青出于蓝。

  老者安慰好小猿,起了身,正欲架起法云,肩上小猿忽的咆哮一声,跳下肩头,摇身一变,足有三丈高。

  “阿大……”老者语气微颤,便见小猿咧咧嘴,伸手往眉间一摘,伴着一片银霞,它头上那根独角脱落下来,飘到老者身前。下一刻,小猿四臂挥动,电光火石,爪子闪烁铁芒,飞快撕扯下老者身上最外层的薄纱。

  老者征然方醒,飘身急退,“阿大,你要干什么?”他呵斥着,天地间响起轰然雷鸣,血光当头罩来。

  砰砰!

  小猿两臂擂动胸口,一大片泛着银芒的精血喷向老者,老者匆忙凝出的法力光罩被瞬间打了个七零八碎,自身闪避不及,同样浇了通透,说来也怪,这些精血似有灵性般,一沾身,就着银芒一滚,一点不拉地渗了下去,全没有弄脏衣物,随精血彻底与老者相融,老者气机一变,狂暴中夹杂一丝妖异与诡秘,竟与小猿一致。

  “西!”小猿一臂抬起向西,一臂抬起向北,又两臂拿着纱衣,往大嘴里塞去,眯眼笑道:“北!”

  老者没有再阻拦,老眼滑下两道泪水,看着小猿气机变换,驾着法云,消失在天际,一切尽付作一声凄啸。

  高崖上又腾起一道青白法云,急转间,飞速向西闪去,山风清寒,天地重归寂静,凶鹰还巢,声声厉啸回荡天地,教人胆寒,但没过多久,两团白色法云簇拥着一团足有两三丈的金色法云,从远天飞来,停在上空。

  “断鸿子确在这里停留过一小段时间,不过,……”

  当头那团白色法云散去,露出一名高冠赤眉男子,他探手往崖下一抓,一缕缕无形气机慢慢波动凝聚,如微细旋风在他掌中盘旋,同时磅礴霸道的气息横压下去,无孔不入,鹰巢中,群鹰哀鸣,纷纷爆成一团血雾。

  “往北追。”

  金色法云中,升起一驾精致玉榻,有霞作凤舞,虹作龙飞,粉纱罗帐里,倒映出一抹无限美好的背影。

  “是,山主!”高冠男子一听,忙低头应是,先起了法云开路,而后两道身影飘起,法力连亘,重又催动金灿法云,美轮美奂,托着玉榻疾速跟上,最后一团白色法云亦步亦趋,整个队伍井然有序,透着说不出的威严。

  也是,堂堂元丹之尊如此谨小慎微,甚至甘做“车夫”的贱活,又怎么能不让人感到压抑敬畏!

第四十二章 百章注生,其利在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