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此时不名誓,会当凌绝顶

  奇石块垒下,曲径盘潺潺,小桥与流水,尽处通幽碧。

  北风过境,百草摧折,曲山郡的冬天要比往年来得更冷,偌大的吴府中,成片花木凋敝,画楼秀阁依旧,遮不住萧瑟的肆意蔓延,倒是紧挨着山海院的仙人园,整日里寒风呜咽,竟更显出高处不胜寒的闲隐幽情。

  云桦却是感受不到这份趣意,娇小妇人目视前方,即使从未缺席,一双柔荑仍不自主互握,显露出不忍。

  不大的平地上,吴昆穿着短打样式的冬衣,挺胸收腹,沉腰坐马,小脸紧绷,颇有几分巍然如山的架势。

  “听说,前阵子少爷夸赞了阿昆?”清脆的询问声惊醒了云桦,这是在她身边做婢女的小表妹,昨日才探亲归来,她怜惜地望了望幼子,转瞬浮出抹骄傲,笑道:“是啊,晟儿说昆儿天分不错,还答应教他剑法。”

  “哇!曲山现在谁不知道‘断魂剑’,这是绝学啊,貌似少爷那个鼻孔朝天的小小跟班还说过,……”

  少女惊叫出声,云桦摇头苦笑,“也是晟儿爱护兄弟,当时这孩子说要晟儿教他剑法,我可吓了一跳。”

  面上如此,云桦语气实则欢快无比,出身于一般农家的她自无法理解武学的高低,不过,这并不妨碍她明白任苏愿意教幼子剑法的意义,尤其是她通过交好的大管事知晓其丈夫护院队长的惊讶之后,心里越发满足。

  “那也是咱们阿昆争气。”少女嘿嘿一笑,忽的压低声音道:“表姐,据说少爷无心家业,是真的吗?”

  云桦脸色微变,旋即叹了口气,有些不自然地开口:“晟儿打小便痴迷武学,如今脱胎换骨,又……”

  娇小妇人声音越说越低,渐渐没了话语,而在不远处的楼阁,也有人登顶凭栏,俯瞰间恨恨叹着:“你说,他这是想干什么!初娘精心张罗的婚事他推了,新任郡守的宴席他不去,就这么个七岁孺子,他……”

  “他倒是煞费苦心,大张旗鼓地招罗先生学文,又手把手地教着学武,我吴广源还没老糊涂呢!”

  高处不胜寒,吴父身着大氅,不知是冷的还是气的,脸色泛青,眸子少了几分光彩,瘦削中透着丝枯槁。

  一旁,护院队长无言以对,半晌,方以着他特有的木然语调回道:“兄友弟恭,这不是好事吗?”

  吴父嗤笑一声,抬指点向下面山海院:“两日前,吴安的卖身契约被取走了。”说着,又似激起了怒火,声音猛地一拔:“再说数月前赵胜之事,他倒出尽了风头,可这般一意孤行,他心中究竟是置吴府于何地!”

  “还有昆儿……三弟临走前也同我说过,眼下虽是这逆子带着习武,真正锻体,还是拜托了他来教导。”

  吴父嘴角挂着冷笑,毫不客气地戳破了护院队长的说辞,护院队长眉毛微垂,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虽然木讷于言,却也不笨,甚至由于巨野郡照顾了任苏大半载的缘故,比起吴父的认识,他更能理解任苏的想法。

  说到底,任苏也从没掩饰过什么,就好比如今,将吴昆当做吴晟的继任者来培养,一切做得光明正大。

  就怕少爷的心思还要……护院队长暗叹,却见吴父仰面朝天,双眸合起间,嘴唇翕动,身躯隐一颤,“陈老弟,说来可笑,我一直希望晟儿能长大懂事,可……现在,我竟然觉得他很陌生,甚至还有点感到害怕。”

  护院队长知道吴父这仍是在说影响甚大的赵胜设宴一事,不得不说,任苏当时表现的确太过出格了。

  当然,吴父不是怪任苏下手残忍,他吴广源白手起家,能铺开这么大摊子,品性说不上坏,至少不是良善之辈,他是震惊于任苏的老练、理智和冷漠。在他眼里,自家嫡子就像个局外人般,一剑挥下去,抬手功夫,将一茬儿冒头和未冒头的全给拾掇得干干净净,偏偏还没有人敢吱声,没看,人赵行泉也主动请宴和解了。

  老实说,任苏杀鸡儆猴的办法不算多高明,但他选的出手对象实在巧妙,将整件事给拔上了一个高度。

  这正是吴父诟病的——

  任苏没有通过一声气,就将虎头帮和吴府放在天平的两端进行衡量,虽说因为江湖和朝堂有两位结义兄弟帮衬,吴府隐形势力不比虎头帮小,他也不担心赵行泉此人,可换做是谁,被亲生骨肉推到前台都不会好受。

  此外,通过一些手段,知晓了红叶楼内所发生事大致细节的吴父,无由来地使他这种心情又加重了一重。

  无论是折磨赵胜使之屈服,还是回府后自信地面对自己,亦或悠然地应付赵行泉的宴席,任苏表露出的对人心的把握让他陌生之外,染上了一层无法脱去的恐惧,要知道,离府出走前,吴晟还只是个娇惯的大孩子。

  就算是险死还生,之后大半年也全在山村苦练武艺,如何来得玲珑心,去观察和学习人心的变幻!

  吴父低头看向山海院,双手猛地抓住栏杆,指节苍白,这眉眼,这熟悉感,不是自己嫡子,又能是谁?

  “晟儿出来了,我们避一避吧。”

  吴父平静地收回目光,和护院队长转身下了层楼,仙人园那边,当任苏带着眼圈红红的小书童走出山海院,正聊得开心的表姐妹住口不言,少女垂首恭谨退到表姐身后,云桦则拘谨地笑迎上前,气氛古怪地一凝。

  任苏加快了下步伐,和云桦并肩而行,打趣道:“云姨,昆弟习武是苦,我看着却不及你一分辛劳。”

  云桦征了征,连忙回道:“来来回回有人伺候,苦什么苦,只要昆儿能跟着你这兄长学些本事就好了。”

  娇小妇人掩嘴轻笑,眸中流转着几分惊异的光彩,府中谁不知道任苏身边有个好夸夸其谈的小书童倍受信赖,本以为是发生什么坏事让青年大发雷霆,以致这位大红人也受到了斥责,不想任苏竟是兴致出奇地不错。

  也就她这种接触多了的人才了解,面前青年看似跟以往样总是一副笑脸迎人的宽厚模样,实际呢,……

  “昆弟的确有天赋。”任苏随口笑了笑,浑不在意云桦眼中的探询,连他也没察觉到,刚才他当着小书童的面烧掉那一纸契约,说着此后小书童自由了,小书童却突然红着眼指天发誓时,他心底一下子轻快了许多。

  或许,从任苏夺舍重生,接管吴晟这个身份开始,他已经注定无法做回一匹彻头彻尾的孤狼了。

  “兄长!”两人说着话,来到吴昆身前,小童中气十足唤了声,脚下马步不见动摇,乌黑的眼珠闪闪发亮。

  任苏点点头,摸摸小童脑袋:“休息会,马上练剑。”吴昆收了马步,抱着母亲臂膀嘻嘻直笑,云桦心庝地掏出块绢布,细心地替儿子擦着汗,任苏抬腿走开,拿起放在旁边假山的木剑,自个慢条斯理地展开剑光。

  练了盏茶时间,任苏提醒小童休息时间结束,“兄弟两”各拿柄木剑,一招一招基础剑法对拆起来。

  吴昆是任苏请江仲舒摸得骨,大致中上水准的资质,以后机缘到了,也有突破内息的希望,看着超过一大截江湖人士,对任苏而言,却没多大了不起,之所以答应教剑法,不是因为吴昆勤奋乖巧,而是他悟性较高。

  常人要扎个一年半载的马步,他两个月就得了神髓,这不,仅学半月的基础剑法,斗起来也是有声有色。

  不远,小书童无聊地打起了哈欠,他虽然爱看自家少爷使剑耍酷,甚至打心底想要将少爷的威名宣传到天下皆知,眼下又是一回事。巧的是,还有个人一样乏味,少女看了看平地内外的三人,偷偷摸到小书童身边。

  “喂。你没事吧?是出了什么差错?少爷没责罚你吧?”

  少女张口直道心中疑惑,这不仅是她性格使然,还因为小书童自身机灵,不恃宠而骄,在府中很得人缘。

  这话落下,小书童回想起方才哭鼻子的一幕,不免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就一瞬间,随着这念头回肚一转,他挺了挺胸,带着平常和婢仆们拿着任苏那点事吹牛的神气,嘿嘿低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说完,他咧着一口大白牙,眉眼耸动,笑得十分开心。

  就像誓言中说的那样,小书童真正见证了名为任苏的这个传奇在诸天万界的崛起,并在不知不觉间,他也成了别人口中的传说:大辟神朝的不败王爷,元司星天的劫主,太玄宫的副掌教,直至“鸡犬升天”,超脱寰宇,不死不灭。

翰跃说
嗯,我又回来了。说明下小书童,可能有人看着这种配角莫名其妙随着主角鸡犬升天之类的剧情不大喜欢,我也不喜欢,但是,我想说,小书童不是花瓶角色,而且前期的剧情里,也就开头才有小书童的戏份,算是起个润滑剂的作用吧,毕竟任苏一个人也太闷了,拿游戏里的话来说,小书童应该是个中期英雄。

第四十三章 此时不名誓,会当凌绝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