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丢卒保车,我吃了我的手指!!

  此时,大佬车捂着自己的腮帮子,眼睁睁的看着女人跑出家门。

  女人悲号的哭声引得筒子楼里那些为数不多的留守人员的关注。

  他们纷纷的打开房门,一个一个的探出脑袋,好事的观望着......

  大佬车只迟疑了数秒,就不顾一切的,追了出去......

  就在女人跑下楼梯,马上跑出楼门的时候,大佬车飞身从背后环抱住自己的女人,用力的抱起她,转身一步一挪的想要把女人抱回自己的家。

  女人在大佬车的怀里,依旧歇斯底里的胡乱蹬踹着,嗓子沙哑的喊道: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女人双腿在空中乱蹬着,踢倒了走廊上所有能被腿够到的东西。

  一时间,锅碗瓢盆飞散一地、辣子茄子各种蔬菜满地飞舞......

  大佬车深一脚浅一脚的,抱着自己的女人回到屋里。

  他一把将女人扔到床上,转身关上了房门。

  “你这是......要......干嘛呀?你说你......要......干嘛?”大佬车压低声音,面露怒色的气喘的问道。

  女人不说话,只是披头散发的从床上,半支起身体,双眼蒙着散乱的头发,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大佬车,咬着嘴唇,气喘乎乎的不说一句话,就是那样直勾勾、恶狠狠的盯着......

  “你这是......要......干嘛?你说你?恩?发什么疯?说话呀?”大佬车继续压低声音问道。

  女人甩了甩额头的乱发,依旧不回答,继续盯着大佬车,眼神依旧直勾勾的......

  此时,屋门轻轻的被推开了一个小缝......

  透过缝隙,门外都是眼睛和脑袋......

  楼里的人们正切切诺诺的趴在门缝上,向屋里观瞧。

  大佬车余光一闪,一个箭步窜到门口,“咣当”一声,重重的踢上了房门,并插上了插销。

  门外的有些人被屋内突然关门的举动,险些撞到鼻子......

  可就是这样,这些人依旧不死心的纷纷侧耳趴在门板上,朝着屋内偷听着。

  大佬车试探的走进女人,小心的侧坐在女人的身边,继续压低声音,平静心情的问道:“你到底这是怎么了?你说嘛?”

  女人双眼怒视大佬车,依旧一言不发,浑身颤抖着......

  大佬车此刻需要一段谎言,一段能自圆其说解释刚才自己行为的谎言。

  他脑中不停的转动,开始磕磕绊绊的解释自己的道理:

  “媳妇......我给你说......怎么说呢......那双鞋呢?......不是我给你买的......是......是......哎呀!这么给你说吧!我前天晚上出门干活遇见脏东西了!就是见鬼了!我给你说呀......那白天吧,我在劳务市场,碰见一个男的,这个男的就说家里有个箱子打不来,钥匙丢了,你也知道的.....哦......我没给你讲过,我不是会手艺吗?我这两天在劳务市场摆了个摊子,专门给人修车开锁的......那个人就问我,家里有个箱子打不开了,问我能开不?说多少钱都行......然后呢?我就问他家在哪里?他就说白天不能去,他还要上班,没时间,只能晚上去......我就问他那晚上几点去呢?结果他就说半夜去!......当时,我也感觉很奇怪......”正当大佬车努力编造谎言解释的时候。

  突然,女人开口发问了......

  “你!......你刚才......你说谁......说谁是破鞋!!!”女人气息断断续续的,低声问道。

  “你说什么?”大佬车一咧嘴,满脸问号的反问道。

  “你刚才......说谁是破鞋!!!”女人语气中着重“破鞋”两个字,眼神倔强的问道。

  “我......我......我刚才没说呀?!”大佬车继续满脸疑惑的答道。

  “你说了!!你说了!!!”女人抓起扫床用的笤帚疙瘩用力的撸了大佬车三下。

  “哎!哎!哎!你别动手呀?我真没说呀?”大佬车支起胳膊,格挡女人手中的笤帚疙瘩。

  “你说了!!你就说了!!!”女人继续的笤帚疙瘩用力撸大佬车的胳膊,语气比刚才更加的委屈。

  “别打了!!”只见大佬车一声暴喝,“咣当”一声就跪在了女人面前。

  此刻,他知道是他的一句气话,触痛了自己女人脆弱的内心、撕烂了女人最后一件遮体的衣服、捅破了那张搁在他们情感中间的窗户纸。

  此时,所有的解释都不在重要、所有的话语都是多余,他只配这样跪着......

  女人看见自己的男人端端正正的低头跪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在她双眼中忍着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她哭的是那么委屈、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悲凉......

  她曾近那么的信任自己的男人能义无反顾的爱自己,无怨无悔的接受她的一切。

  她也为了眼前的男人,每天忍辱负重的生活着......

  就为了让这个愿意接受她的男人能原谅她曾经的一切......

  但是这个男人骂自己的时候,会骂的那么的轻松、那么的自然、那么的顺口......

  一句“破鞋!”

  打破了她心中的一切,她无力再去负担这样的结果,此刻她看着他,心如刀绞......

  大佬车跪在自己女人面前,内心充满歉意......

  此刻,我们相信他是真的后悔了......

  他已经把自己的肠子都悔青了;

  他清楚明白女人内心的一切;

  他知道这个词对于女人是多大的刺激。

  于是乎,他开始扇自己的脸!

  是真的用力抽自己的脸,左一下右一下的......

  他抽的很重,每一下都用尽全力的去抽......

  只两下!!自己的嘴角就渗出了鲜血,而之后的每一下抽打,都甩起自己嘴里的鲜血,甩的自己的白色跨栏背心都印成了血红色......

  女人看着自己的男人一下一下的抽打自己的脸颊,一言不发的只是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男人的脸颊红肿,满嘴是血......

  他双眼布满血丝,眼泪飞快的在眼眶中打着转。

  不是因为自己脸颊的疼痛,是因为自己的心在痛,痛彻心扉就是这个样子......

  就在他自己抽了自己无数巴掌之后......

  他内心已痛到了极点,再也无法背负心中的悔恨......

  无限的悔恨让他又做出了不可思议的举动......

  只见大佬车就在自己女人的眼前,张开被打的满嘴是血的嘴巴,一口就咬住了自己左手的小拇指头......

  “你!你要干嘛!!”只见女人浑身一颤,触电般一把抓住男人的左手。

  “别这样!!!成光!!!我原谅你了!!!你别这样!!!你松开!!!”女人发疯般的拽着男人的手臂,指甲在男人的脸上和手上抠出了一道道深深的血槽......

  此时的大佬车血灌瞳仁,浑身上下鼓足了力道,像一尊石像一样,毫无反应......

  随着,男人嘴里“咔嚓”一声,男人的小拇指应声而断......

  “啊~~~~”只听女人一声翻江倒海般的尖叫,女人电击般的抱着男人的左手,发了疯的嚎啕大哭。

  大佬车的断指的部位,血如泉涌,呼呼的往外冒着......

  可是他毫无反应,喉头一动,“咕嘟”一声,就把口中的断指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女人也心灵相通一般的忍住哭声,双手捧着自己男人的脸颊苦苦的哀求着:“成光!!你别咽呀!!!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这间10多平方的小屋里,此刻只留下女人悲悲切切的哭声,这哭声中五味杂呈......

  他和她为了幸福的生活都承载了太多太多的负担了。

  “咣当”一声,房门被邻居们合力撞开了......

  涌入的人群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

  床前跪着一男和一女,浑身都是血,床边和床头也都是血.......

  一个胆大的男子冲上前来,一把搂住大佬车问道:“这是怎么了?你说话呀?”

  此时的大佬车的断指的鲜血还在呼呼的冒着,他眼皮搭了着,嘴角露出了一丝微微的笑容。

  “快!!快!!!来几个人,都搭把手呀?!都傻看什么呢?不嫌热闹吗?”胆大的男人一手扶着大佬车,一面冲着傻看的人群喊道。

  众人这才如梦方醒般的涌了上来,合力把这对夫妻送到了厂里的职工医院......

  ......

  众人散去的房间里,满地狼藉,一阵冷风透过破碎的玻璃窗把那条粉色窗帘吹的上下摆动。

  真的也不知道是哪位热心的好人帮的忙......

  只见!那双被大佬车摔出窗外的红皮鞋,此时此刻......

  正好被端端正正的摆放在桌子上面......

  那小红鞋的鞋尖就正正的对着满是血渍的床!!!

炸药先生说
这是一本适合反复阅读的灵异悬疑小说,请注意文中的每个细节,这些细节会带您进入一个前所未见的迷局,隐隐的恐惧,如影随形.......

第二十一章 丢卒保车,我吃了我的手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