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鸿运当头,告别苟且的生活......

  这一夜杜鑫不但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痛快的热水澡;也踏踏实实的作了一个安逸的美梦......

  今天杜鑫要回城了,又要独自一人蜗居在那间小屋里泡面过生活、又要回去独自面对红唇老女人的怒骂......

  但是,今天的他内心格外的阳光,虽然想像着回去之后的苟且生活,但是他却露出一丝笑容......

  这种笑容中好像带着某种不屑......

  也许是因为三叔的那句话:“你看你现在的额头都亮了很多呀!我估计你的好运气就要来了!!......”

  杜鑫对着房间里的镜子,一遍一遍的看着自己的额头,不时的变换着各种姿势和表情......

  最后表情定格为:自己咧嘴大笑的样子。

  他觉得他自己笑的样子很好看、很阳光、很迷人......

  ......

  借三叔的吉言,杜鑫真的是好运气都回来了......

  他回城后的一切都过的顺风顺水的。

  其中,因为这次道歉工作做得十分出色,得到了红唇老女人的表扬,进而受到提拔,调职到采编部;又因为他讲述了自己的诡异遭遇,让采编部的头儿感觉他想象力极其丰富,又被分配到了报社的一本副刊的编辑组;自然而然,他自己的工资也涨了两级.....

  现在的他,工作状态不一样了......

  开始喜欢和同事们在一起喋喋不休的聊天;

  开始喜欢在小组里勇敢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开始喜欢主动的走进红唇老女人的办公室,和领导沟通工作。

  同样,在他眼里的红唇老女人,也不像以前那样的尖酸刻薄了,甚至他有时会觉得这个老女人也颇有几分姿色......

  他也变得挑剔了......

  开始不喜欢,以前灰不溜秋的穿着;

  开始不喜欢,以前毛发邋遢的样子;

  开始不喜欢,以前蜗居小屋的苟且生活。

  逐渐的......

  他卖掉了那台沾满自己龌龊的电脑,转而新购了一套不错的音响;

  他扔掉了抽屉里一叠叠的XXOO的CD,转而整齐的摆上了一摞摞的书刊;

  他丢掉了蜗居里的所有污浊之物,转而将小屋装饰的十分小资。

  这些改变让熟悉他的人们,都感到吃惊......

  “咦?杜鑫换风格了?没发现你一收拾还是蛮帅的?!”女同事们一边咯咯笑着、一边调侃着杜鑫。

  “哎!老杜?你是不是吃伟哥了?哥们儿都跟不上你的节奏了!”男同事们目露羡慕的开着玩笑。

  “小杜,工作就要像这样!好好干!小伙子不错的!”红唇老女人鼓励着,目光中略带挑逗。

  ......

  他坚信他不再是个废物!

  他坚信他不再霉运缠身了!

  他坚信是他的好运气已经来了!

  ......

  不同的只是......

  以前他一直达拉着脖子,低着头!

  现在他总是挺直脖颈,昂着头!!

  ......

  这一天,正当杜鑫衣着笔挺的走进报社。

  只见‘滚水’一脸紧张的追着杜鑫跑了过来......

  ......

  ‘滚水’是杜鑫这位同事的笔名,因为他常年办公桌的久坐,又不愿意运动,一致于身形肥胖,再加上个头不高,所以看起来滚圆滚圆的!又因为他在副刊编辑组是负责写‘水文’的,(‘水文’:为了填充副刊,而写的无聊文章,比如什么小道消息呀?什么古林精怪呀?什么男盗女娼呀?都是一些无稽之谈。)所以,他被同事冠以‘滚水’的外号,但他觉得这个外号很不错,却是因为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中的那句歌词:“滚滚长江东逝水.....”

  ,并引以自豪的解释说:“滚滚长江东逝水!我就是滚水!”。

  ......

  “老杜!?老杜?你慢点......,老板找你......”滚水一面气喘着费劲快步挪动着笨重的身体,一边冲着杜鑫的背影招呼着。

  “老板?这大早起来的,找我干嘛?”杜鑫轻转身形,依旧的昂头回答着。

  “老杜!你别走了,听我说嘛......”滚水站住身形气喘道。

  “说......好好,你先说......别喘了!”杜鑫停下脚步,转身扶住滚水的肩膀头。

  “哎!就是乐器厂道歉的事儿......3个月前,你那时还没调过来,我不是灌水......在副刊上写了一篇《惨无人道,亲生父亲禁锢亲生女儿16年......》的水文吗?”滚水叹了一口气说道。

  “恩!这事我知道......不就是因为你乱写,害我倒霉的,去挨骂道歉的。”杜鑫语气平和的继续问道。

  “对对对!现在,那个......那个......给我爆料的人,来了,不愿意了......怪我们为什么要收回报道!!”滚水语气紧张。

  “收回就收回呗?!确实是乱写的!干嘛不收回!!”杜鑫义正言辞的回答道。

  “哎......你不知道,这个爆料的人......有背景的!!!咋们报社主版上的大部分的广告收入都是这个人给的!有钱、又有背景,现在正在老板办公室的发彪呢!嚷着要退广告呢......老板也很无奈......”滚水紧张的压低了声音。

  “无奈就无奈,我有什么办法?你去给他解释解释,又不是真事儿,你又不能乱写!”杜鑫撇了撇嘴。

  “刚才,老板可给我说了,让我叫你过去,说就现在的事情,只有你能搞定!谁让你现在是我们的楷模、老板的红人、报社的明日之星呀!!你说是不是?哎呀!!求求求你了,再帮帮我,日后您就是我滚水的老大!您让我干嘛?就干嘛!好不?我的亲哥呀......”滚水哀求着。

  “你说的是真的?老板真的这样说了?报社的明日之星?”杜鑫面带傲气的,整理了下衣领。

  “恩啊?!......当然了!我听的真真的,老板就是这样讲的......快、快,我的哥哥,救命了......”滚水语气稍有停顿的,继续恭维着。

  杜鑫心满意足的拍拍滚水,转身向红唇老女人的办公室方向走去。

  ......

  不多时,杜鑫就来到红唇老女人办公室的门口,只听见屋内传出不绝于耳的怒骂声......

  杜鑫走到门前,自信满满的敲了下门,随着一声:“进来!”,他就身形笔挺的推门而入了。

  他一进房间,那位怒斥的人,也安静下来,一扭身坐在红唇老女人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眼神歪斜的盯着窗外。

  “哦!小杜呀!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广告公司的黄总!”红唇老女人客道的给杜鑫引荐着。

  “哦!您好?黄总!”杜鑫也非常客道的半躬身子,伸出左手,示意友好。

  黄总衣着高档,虽然应该50多岁了,但脸上油光油光的看不到什么皱纹,应该是生活颇为优越。

  此时间他坐在沙发上,双手环在胸口,无视面前的杜鑫,嘴角只是一撇,轻轻的发出:“哼”的一声。

  杜鑫尴尬的收回自己的左手......

  “黄总.....您别生气呀?您刚才说的事儿?是这样......让我们小杜来负责好不?我安排他再去收集收集证据和素材,然后呢?我们再商量怎么报道?.....您看怎么样?”红唇老女人安慰黄总说道。

  但是,黄总还是不说话,继续斜眼看着窗外,双手环着,鼓着气......

  “黄总?您是不是害怕我们小杜处理不好?那您要放心......小杜,您别看他年轻,他可是我们这里副刊编辑组的组长,年轻有为......是我们重点培养的人才!”红唇老女人眉飞色舞的推销着。

  此时,杜鑫听见红唇老女人的话,心里瞬间乐的心花怒放!!!

  他忽然自信且勇敢的插话道:“黄总!请您相信我!我一定会办好此事的!请相信我们领导的推荐和眼光,我是不会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并对着沙发上的黄总恭敬的一个90度鞠躬。

  红唇老女人见状,满意的冲杜鑫点了点头,眼里都是感激......

  “恩......那也就只能这样了,你们先弄,搞好,我们再谈!”黄总听完杜鑫的保证,缓缓的从沙发里站起,潇洒的从口袋里,用食指和中指夹出一张自己的名片,神态骄纵的递给了杜鑫。

  “你呢?有什么问题要咨询我,随时来找我......先就这样吧!我走了......”黄总站在门口说道。

  “黄总?我替我们主编送送您,您这边慢走......”杜鑫赶忙接了名片,一欠身,表亲恭维的拉开房门,客气的说道。

  “好好,让小杜送送您,您放心,黄总,那您慢走呀,我就先不送您了......”红唇老女人给了杜鑫一个眼神儿,也客套的说道。

  ......

  少卿,杜鑫送完黄总,再次来到红唇老女人的办公室。

  ......

  “小杜,好样的,我还真的没看错你,这事儿就交给你了,黄总的安抚工作您一定要做好,我看呀,你还是很擅长对外的这些业务吗?以后呢?没事儿你就请黄总吃吃饭、喝喝茶、唱唱歌,什么的,只要把他搞定就行,费用我这里给你报销,平时也不用严格考勤了,只要把她搞定,我让那个谁?那个谁?帮你打卡就行了,你看你还有什么想法吗?”红唇老女人激动的给杜鑫安排着工作。

  杜鑫听完红唇老女人的安排,自然是满心欢喜,然后,怯怯诺诺的试探道:“老大?您刚才说的组长?这事儿......恩......恩......?”。

  “你这个小伙子?世界都是你们年轻人的!这里当然以后也都是你们年轻人的!着急什么呀!!”红唇老女人借用毛爷爷的语录对杜鑫安慰道。

  “哎!我知道了!那我出去了,您放心,我明天就约黄总......”杜鑫心满意足的点头答应着,转身出去了。

  当杜鑫走出红唇老女人的办公室时,他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名片,只见名片上赫然写着:“黄兵,皇都广告投资公司总经理。”

炸药先生说
这是一本适合反复阅读的灵异悬疑小说,请注意文中的每个细节,这些细节会带您进入一个前所未见的迷局,隐隐的恐惧,如影随形.......

第二十五章 鸿运当头,告别苟且的生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