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贼人入室,为啥没有锁呢?

  望着这个傲慢冷酷的老女人走出自己的店门......

  刘老板恶狠狠的朝地上‘啐’了一口:“什么玩意儿?!臭娘们儿!......”

  “老板?桌上的匣子怎么办?那......那个女的?是干嘛的?您怎么对她那么客气?”伙计看见自己的老板有点生气的样子,不觉的掏出口袋里的香烟递给老板。

  “哼!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刘老板接过香烟,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猛猛的吸了一口。

  “那个谁?你把那些匣子,挑挑!感觉好的,摆了继续卖,不行的,劈了烧火!”刘老板吩咐完手下的伙计,从柜台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本笔记本,也走出门了......

  ......

  当林雨琴离开古玩街,她没有坐车,而是徒步独自前行......

  她此时的心情没有受到刚才刘老板的商人奸诈而影响、也没有因为难以寻迹的柏木黄心匣子而沮丧......

  她只是一边不停的摆弄着手里的那串项链,一边用手指不住的在项链上的甲片上摩擦......

  她用心的把玩着手里的穿山甲鳞片,心中默默的想念着一个人......

  ......

  突然!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表情一下子凝固了!立刻惊慌的快步走了马路边上,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快速上车,表情严肃!

  ......

  不多时,出租车在她下榻的酒店门口停住了。

  林雨琴下了车,快速的走进酒店、上了电梯、脚步匆忙的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迅速开门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林雨琴慌乱的翻找着什么东西!从桌子到床上、从床上又到地上、由地上再到卫生间......

  最后,她面色煞白的一屁股坐在床边、双眼无神......

  她感觉没错!今天出门的时候,她......

  .......

  她......确实好像感觉有一些异样!

  她感觉自己的行李箱!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

  她还在出门的时候,转身又一次的仔细看了下自己房间里的所有物品。

  她一直......一直......心有余悸的......

  因为......她始终感觉......感觉......少了什么东西!

  直到从古玩街出来!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为何心有余悸?!

  因为!她在出门时再次检查房间物品的时候......

  她没有......没有......没有看见雅苑的绘本!!

  她惊慌失措的回到房间......

  仔仔细细的找遍了房间里的所有角落的时候!

  她现在确信!她确信!她的房间被人翻动过!

  她!被人盗窃了!

  但是?丢失的东西只有......只有......

  那个红布包裹的......

  雅苑的绘本!

  ......

  刘老板走出自己的店铺,不是想要回家,转而去拜访了一位真正的高人......

  他当然知道这位高人的癖好,所以他先顺道买了一些熟食,还捎带了一瓶老酒。

  然后,独自一人,驱车来到了高人的住所......

  “叮咚~~”随着清脆的门铃响动,屋内隐隐传来缓缓的脚步声,同时低沉且有力的一声询问。

  “谁呀?”

  “司徒教授?您儿最近身体可好吗?是我?!刘老三呀!今儿我也没什么事?您瞅瞅这不?刚儿打从街上过儿,就瞅见您最爱的那一口儿,您瞅瞅?猪头肉!还热乎的呢?!”刘老板提着一包吃食和老酒,对着门上的猫眼满脸堆笑。

  “仨儿呀?你没事跑来干嘛?”随着应和,门被打开了......

  只见,一花白头发、面色油红的老者,衣着虽然普通但身形依旧挺拔,手里夹花镜的站在门内......

  “司徒教授?您好呀?给您鞠躬了......”刘老板客气的鞠躬拜见。

  “仨儿?还鞠什么躬?清明还没到呢?......进来吧!”老者微笑的开了个玩笑,示意对方进屋。

  “仨儿?你又买肉!又提酒的?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儿求我呀?”老者一边径直走进自己的书房,一边开门见山的询问。

  “您瞅您说的?没事儿?我还不能来看看您吗?就是想和您喝两杯!没什么事儿!”刘老板并不说明来意,只是继续话语搪塞。

  “你小子?你来?一定没好事!来坐这里!”老者进屋后,示意身后的刘老板就坐。

  “真没事儿!来,我先给您摆上......”刘老板没有就坐,反而先是赶忙收拾了书桌上的书籍,又摆上了吃食,还十分熟悉的打开房间里的立柜,拿出了一对白瓷酒盅......

  看起来,刘老板是司徒教授家里的常客!

  “行了!这才刚5、6点钟?就摆上了?”司徒教授面带喜悦的推脱着。

  “不早了,您老儿先尝尝,我给您倒一杯,您慢慢溜着......”刘老板态度谦卑的给司徒教授掌上一杯酒,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不行?仨儿?你先给我说说,你到底有啥事?......你不说!,我着急,喝不下去的!”司徒教授轻轻的举起酒杯,嗅了嗅又轻轻的放下了。

  刘老板见司徒教授稍有难色,也就不再搪塞......

  “您?您看您?没什么事儿?就是请教您一件事情......”刘老板表情略显尴尬的说道。

  “你看!我没说错吧!就是有事儿吗?好!好!你说......”司徒教授听闻一喜,跐溜一声喝掉杯中的老酒。

  “是这样的,司徒教授?您知道什么是柏木黄心吗?”刘老板又给老者添了一杯。

  “柏木黄心?不是就是柏木了?干嘛?你问这个?给我做棺材吗?”司徒教授夹了一片猪头肉,塞进嘴中。

  “您这好身板的!做什么棺材?要做也是升‘官’发‘财’!”刘老板赶忙油嘴滑舌的美言道。

  “呵呵,还是你们北京人会说话啊?!尤其还是你这样的北京买卖人!”司徒教授沛然一笑。

  ......

  “柏木呢?是一种很常见的木料而已,因为质地坚硬,且树种较多,一般都是普通家具的常用材料而已,不过呢?你说的‘柏木黄心’?这个说法就当今来说,已经不是很准确的说法,因为柏木本来就是通体木色泛黄,并非有木心和木肉的区分!这‘柏木黄心’一词的来源只是古籍上的记载而已,是谁给你说的‘柏木黄心’呢?”司徒教授表情疑惑的问道。

  “哦!原来是这样的!是这儿......您帮我给看着这儿个?前些天呢?我店里来了个客户来我的聚宝斋寻物件儿......就拿着这图样儿?!还坚持反复强调什么‘柏木黄心’的?来......您给帮帮忙、过过眼?”刘老板赶忙掏出林雨琴之前交给他的那张图样,递给了司徒教授。

  “恩......我看看......”司徒教授戴上自己的花镜,仔细的观察递来的图样。

  少卿......

  “恩,是这样的......在《汉书·霍光传》中我记得有这样一段话:‘光薨。赐梓宫、便房、黄肠题凑各一具,枞木外藏椁十五具。’说的是关于汉代官员的殡葬制度。后来又由唐朝一个叫颜师古的人,给这一段话做了一段注解......注解中又引用了汉末魏初的学者苏林的解释:‘以柏木黄心致累棺外,故曰黄肠。’所以‘黄肠题凑’中的‘黄肠’就有了‘柏木黄心’的说法......但是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因为‘柏木黄心’是解释:木料的制作工艺,也就是说:剥去外皮的柏木而已,并不是代表一种什么独特的木料材质?!再看看你的这个图样?!画的是个匣子!匣子上的四角都有包角,就这种包角的款式而看,应该是清朝满族人才用的款式......结合那人给你的说法,我认为要不是?那人给你满嘴胡说?那就是这个人也被别人骗了!因为这图样中的匣子只能会在80年代中出现,也就是说这个匣子是现代人的制作品!”司徒教授看完图样,语气坚定的说出了结论!

  ......

  刘老板完全被听傻了,但最后听到司徒教授说这个匣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古物件儿?!他顿时十分的失望!

  ......

  “老爷子?您怎么就这么确定呢?这个图样中的盒子是现代人制作的呢?您都不用看看真东西?就只凭看了这张图样?您就能确认吗?”刘老板继续不解的问道。

  “呵呵,行!我帮你缕一缕......你看我说的对不?首先,先说这个‘柏木黄心’的说法,‘柏木黄心’就是‘黄肠’了?!对吧?‘黄肠’又来自于《汉书·霍光传》中‘黄肠题凑’的殡葬方式?对吧!但是,‘黄肠题凑’的殡葬方式是在1972年我国发掘长沙马王堆汉墓和1974年发掘的北京大葆台广阳王合葬墓的时候才被发现殡葬方式,后来经历史学者的整理和查询,‘黄肠题凑’的说法最早也是出现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了,那时候也只是仅仅从事考古研究的人员才知道‘柏木黄心’就是‘黄肠’的说法!所以?你想呀?那个人坚持这样讲‘柏木黄心’是图样匣子的材质,你说这个匣子能是个古物吗?再说了,一般的柏木如果不做任何防腐处理,就这样一个匣子!你说又能有多古?“黄肠题凑“是一种葬式,始于上古,多见于汉代,汉以后就很少再被使用过......你说说?这匣子也肯定不能是汉代的了?再看看这图样的款式!跟汉代的纹饰完全不是一脉!不是我们汉人的纹饰形式......所以我不需要真的要看到这只匣子的制作工艺,我就都能肯定的说:‘这是现代人所为的!’。刘老三听着司徒教授耐心的解释,不住的点头认可。

  ......

  “不过呢?仨儿?我问你呀?你说这......匣子?是干嘛用的呢?”司徒教授语气神秘的又问道。

  “干嘛用的?......那谁能知道是干嘛用的?!按您这样一说?一只破盒子能干嘛?”刘老三被问的不知如何回答,不悦的回答道。

  “你这个笨蛋!匣子当然是装东西用的了!我猜想啊?......就是只是猜想!......当时,制作这只匣子的人,一定也是从事考古工作的或者和考古专业相关的,他制作这只匣子的目的,绝对不是因为‘柏木黄心’的说法!很可能是被装进匣子里的东西!也许匣子里的东西才是那个人想要的......”司徒教授微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匣子里的东西?老爷子?您怎么能判断这只匣子里面装的东西很重要呢?”刘老三好奇的追问着。

  “呵呵,你看看......我再给你分析一下啊?!首先你看这图样......画的十分的准确,严谨的标示出匣子的大小和尺寸,又认真的临摹出匣角的配饰和花纹,可见画这个图样的人首先是非常重视这只匣子;其次这个人也是态度认真、性格严谨的人,但就是这样认真严谨的一个人,却少画了一样东西!你看看?你能看出来了吗?”司徒老爷子又让刘老三仔细的看了看图样......

  “少画了?我怎么没看出来呀?”刘老三还是两眼一码黑的不解道。

  “呵呵,我刚才不是问你了吗?‘匣子是干嘛用的?’!”司徒教授继续提示道。

  “您不是说了吗?当然是装东西用的了!”刘老三坚定的回答。

  “对呀!你想想?这样让人重视的一只匣子装上某些东西之后,难道就不挂一把锁,用于防盗吗?你再想呀......你再仔细看呀?这样一个严谨、认真的画图人!为什么不给图样中的匣子,也画一把锁呢?”司徒教授眼神突然一亮!

  “啊!?对呀!对呀!真的是?!装东西的匣子,为啥?没有锁呢?”刘老三如梦方醒的、双眼圆睁着盯着桌上的匣子图样!

  ......

炸药先生说
本章之后,需要积极筹备本作品的上架事宜,可能会延缓更新章节的进度,还望体恤见谅......

第三十二章 贼人入室,为啥没有锁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