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两人的“第一次”被解决

  下课后白皓和宫羽珊准备去食堂吃饭,路上宫羽珊问白皓:“刚才文明说的那个比赛你们准备参加吗?”白皓疑惑的看着宫羽珊说:“他开玩笑呢,你还真信了?再说了就算真有比赛,我们几个这水平充其量也就是打酱油。”宫羽珊微微皱眉看了白皓一眼说道:“以我对文明的了解,他从来不说不靠谱的话,而且你知道吗,他们家……”“他们家怎么了?还以你对他的了解?你有多了解他?你怎么不多了解了解我?”白皓直接打断了宫羽珊的话,生气的说道。这时宫羽珊停下脚步盯着白皓,白皓发觉后也停下转过身来。“白皓你是不是有病呀,首先我和文明可是三年的高中同学,我了解他自然比了解你要多。其次看你现在畏畏缩缩,小肚鸡肠的样子,以后能成什么大事?新生篮球赛时的那股拼劲儿和闯劲儿都哪去了?你知道什么是担当吗?知道什么是责任吗?这些如果都不懂你永远是个小学生。”宫羽珊并没有大喊大叫,十分平静的向白皓说道“午饭我不吃了,你自己去吧。”说完宫羽珊转身向宿舍楼走去。

  小东北几人从后面走了上来,和宫羽珊打了一个招呼,走到白皓面前说:“咋滴了,吵架了,你还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呀,小珊妮这样的女孩你都能吵起来,我服了。走吧,她不陪你吃不是还有我们呢。”在食堂角落的一个桌子上,四个人买完饭菜开始吃。三人明显看着白皓兴致不高,小东北调节气氛说:“你俩咋回事呀,说出来哥几个给你分析分析,多大点事呀,还是个老爷们儿吗?”白皓抬头看了小东北一眼,低头迅速的把饭吃完,放下筷子说:“没什么事,你们吃吧,我先回去了。”白皓站起来出了食堂向宿舍楼走去。徐月丹还想说点什么被小东北拦下了:“没事,甭管他,咱吃咱的。”

  小东北三人回到宿舍后,看到白皓躺在床上,脚穿着鞋搭在护栏上。小东北碰了碰白皓说:“哎,下午没课,下来撸两局。”白皓没动,躺着说:“你们说人活着为的是什么呀?”李经纬不着调的说道:“如果按照电视里的剧情,说这话的人十有八九有了轻生的念头。”徐月丹扶了扶眼睛说:“这可难回答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想,不同的理想对应着不同的人生,不同的人生有不同的意义,不同的意义……”小东北不耐烦的冲徐月丹摆手道:“你可拉倒吧,别整那些文绉绉的了。”然后看向白皓说:“跟谁过不去都别跟自己过不去,自己咋想的就咋干,不过有一句话我可说前头,我感觉中午小珊妮说的有道理。”白皓坐起身来说:“凭什么文明那小矮子说什么她就信什么,我说的她就不信。”“到底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凭心而论,如果换个人说有比赛你指定会相信,很明显你对文明有偏见。”小东北义正言辞的回答道。白皓也明白自己当时头脑发热,乱了分寸,向三人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办?”李经纬嘿嘿一笑说:“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取做一名合格的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前辈的光荣传统。”李经纬不着调的竟然唱起歌来。小东北站起来踢了李经纬一脚说:“虽然我们农村出来的孩子没你们见识广,但我一直认为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只要不违法不犯罪,想干什么就应该大胆的去干,现在不去追梦,等老呢?青春在手这尼玛是最大的资本,怕个毛呀!经纬,到你了。”李经纬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唱到:“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从头再来~再来~~。”徐月丹笑着对白皓说:“估计宫羽珊可还没吃饭呢,你说新生篮球赛我怎么就没好好表现表现呢?”白皓这才明白了他们的意思,连忙跳下床来准备找宫羽珊去吃饭,刚跑到屋门口,小东北指着床上说说:“不打电话,你准备靠嗓子喊。?”白皓又折返回来拿上手机。李经纬故作叹气的说:“不省心呀。”徐月丹笑着拿起书对正准备玩游戏的小东北说:“我去上自习了,你们玩吧。”

  徐月丹路过女生宿舍楼门口,正好看到宫羽珊从门口出来。“为了说通这榆木疙瘩,我中午的能量可都消耗光了。”徐月丹向宫羽珊说道。宫羽珊轻轻的打了白皓一拳娇哒哒的对徐月丹说“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那我哪敢开口要,不挑食,好养活。”徐月丹随口一说然后跟他俩到了个别走向了自习室。

  两人来到了一家距离学校不远的小吃店。一路上一言不发像乖宝宝一样走在宫羽珊后面的白皓轻车熟路的点了一些两人想吃的东西然后找了一个角落位置两人坐了下来。宫羽珊从白皓手中接过她的小包,双手撑着下巴用满含笑意的眼神看着白皓。一直感觉十分尴尬的白皓被她看的更加浑身不自在,左手摸摸脸看手指上没东西,右手抓抓头发也没什么异样。“噗~”宫羽珊实在憋不住笑了出来,“你这抓耳挠腮的要干什么?”宫羽珊笑着问白皓。白皓哭丧着脸故装可怜的说:“哎呀别闹了好不好,我错了还不行。”虽然小吃店里的人不是很多,但是白皓还是低声的向宫羽珊说道。宫羽珊坐直了身子说:“谁跟你闹了,你说你错在哪里了?”白皓右手抓了抓头说:“我太小心眼了,总是吃文明的醋,但是……”宫羽珊打断了白皓的话:“别但是了,懒得听你说。我告诉你,最让我生气的是你作为一个男人空有一身皮囊,年纪轻轻的竟然不敢闯不敢拼,害怕失败,以后能有什么出息。”宫羽珊看白皓被自己“训”的一愣一愣的,说:“这些话都是我爸当年训我哥的时候说的,我也记不全了,反正男人要有责任感,要有担当,有的时候不要太在意别人的言语,自己强大了才是根本。还有一句是我爸对我们兄妹说的,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如果你自己都选择放弃,别人还有什么理由帮你。”这时服务员把白皓点的饭菜送了上来,宫羽珊看白皓直勾勾的盯着桌子,用筷子敲了敲碗说:“喂,走神儿呢?”然后拿起桌上的饮料对白皓说:“快,干了我爸做的这碗鸡汤,赶紧吃饭吧,饿死我了。”不知是比往常吃饭时间晚还是其他原因,一边吃饭一边对白皓进行人生教育的宫羽珊吃的竟然比白皓还多。直到最后桌面上盆干碗净,宫羽珊站起来走向点餐台。白皓吃惊的望着宫羽珊说:“你还要吃什么?”宫羽珊对点餐员说:“我要一大份鸡排,带走,谢谢。”然后转身对白皓说:“过来付账。”

第七章 两人的“第一次”被解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