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暗道逃生

  建文帝朱允炆在金銮殿内手足无措,宫娥彩女已经逃散一空,只剩下几个心腹太监和近臣,其余的都去迎接新主人进城了。

  “报!陛下,守卫京城金川门的统帅李景隆和谷王朱穗投降了燕贼,打开了城门,叛军现在正杀向皇宫,请陛下早作打算!”守城大将、龙骧将军卢战天手忙脚乱地跑进来禀告。

  卢战天身长八尺,长得虎背熊腰,生的器宇轩昂,浑身透露出一股英武之气,手中握着一根九节钢鞭,有万夫不当之勇。今日面对燕王朱棣的大兵压境,眼中不觉有热泪流出:“陛下当收拾行装,末将保护陛下突围,万死不辞!”

  “这帮混账东西,朕待你们不薄啊,迟早有一天我要诛灭你们九族!”建文帝怒不可遏地咆哮道,他明白了皇爷爷为什么每天都要杀人?人心叵测,死了的人永远不会背叛你。

  李景隆为朱元璋的外甥,曹国公李文忠的儿子,是一个纨绔子弟兼对抗燕军的主帅。战场上,他贪生怕死又不懂兵法,狂妄自大,刚愎自用,导致战场上接连败北。方孝孺骂道:“坏陛下事者,此贼也。”方孝孺以及众臣纷纷要求就地将李景隆正法,建文帝却不忍诛杀。

  但这时建文帝已经无能为力,一时心乱如麻,“我既不是好大喜功的隋炀帝,也不是荒淫堕落的陈后主,我一直兢兢业业为国为民,每天呕心沥血睡不着觉。如今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到底为什么?皇爷爷你在哪里?”

  “报!陛下,燕贼已经四面围城。陛下快乔装易服,躲入百姓之家,徐图良策,或可能够脱离此难!”负责打探消息的锦衣卫都指挥使刘一刀跪在地上,禀报道。

  刘一刀身着彩绣飞鱼服,腰挎三尖两刃秀春刀,后背斜挎着一个锦囊,锦囊里插着五把飞刀。他的面目显得有点清廋,眼神深邃莫测,给人一种精明干练,阴狠无情的印象。他从小练就一把飞刀杀人的绝技,一般人只要一刀就毙命,故有刘一刀的绰号。他的真名反倒被人忘记了。

  “哈哈!没想到我堂堂九五之尊、一言九鼎的皇帝,还要百姓的庇护,我有何面目活在人间?”朱允炆想到伤心处,从身上拔出腰刀欲自裁,追随皇爷爷到阴曹地府。少监王钺在侧拦住说:“陛下不可轻生,从前太祖爷升天之时曾交给我一个密匣,并说,如果皇帝太平无事,不要打开这个匣子;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打开这个匣子。它会告诉你怎么做的。”

  “那还犹豫什么,赶快给我拿来呀!”朱允炆犹如久旱逢甘霖,顿时笑逐颜开,心中不断祈祷,希望皇爷爷的在天之灵保佑你的孙儿平安无事吧!

  少监王钺随即对几个小太监高声喝到:“快给陛下把箱子抬上来!”

  少顷,四个小太监抬着一个铁皮箱子过来,箱子四周俱用铁皮包裹,连锁芯内也灌注生铁。王钺取过大铁锤,将箱子敲开,里面藏有几件道袍、道冠,白银十锭,一副地图和一张密封好的诏书。

  地图上标注出了皇宫后花园地道的入口和出口。

  纸条上写到:允炆、应能、应贤从后花园石门入,余者从水关御沟出行,薄暮可汇集神乐观西房。

  应能,指建文帝近臣杨应能;应贤指近臣叶希贤。

  朱允炆不禁仰天长叹:“难道我下半辈子要做个道士了么?哎!天命如此,还有什么可说的?”继而心中想道:“原来太祖爷早就洞悉燕贼的狼子野心,已为我修建了通向逃亡之路的暗道。”

  几个太监帮助建文帝脱下龙袍玉带,换上道士服装打扮。

  “王公公,你让侍卫把方孝孺找来,还有皇后。我们一起走。”建文帝吩咐道。

  “是,陛下。”

  王钺出去不一会儿,文学博士、帝王之师方孝孺急匆匆走来,看到皇帝一身道服,惊诧不已。王钺上前诉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方孝孺赶忙恭喜,说道:“陛下,事急矣!既然如此,我们赶忙转移到泗州城,泗州城郭险固,周围沃野千里,钱粮充裕,物产丰厚,乃兵家必争之地。太祖预知燕王有不臣之心,恐怕一朝天下有变,命吾和道长王升在郊外建有书剑学院,培养忠于天子的文武双全的人才,我们可在那里积草屯粮并调动东南兵马钱粮,谁敢不从?何况我们还有先帝诏书。陛下,胜负乃兵家常事。谁胜谁负还没定呢?”

  方孝孺,字希直,海宁人。父亲方克勤,是洪武年间一位奉公守法的官吏,在《明史?循吏传》中都有记载。方孝孺年幼时聪明机警,双目炯炯有神,自小便有神童的美誉。洪武十五年(1382年),因为同乡吴沉、揭框的举荐,朱元璋接见了他。朱元璋十分欣赏他做官奉公守法,举止端庄严肃,对皇太子朱标说:“这是一个品行端庄的人才,你应该一直用他到老”。

  方孝孺后来还是被朱元璋放归乡野历练,执行一项秘密而艰巨的任务——为仁爱幼弱的建文帝凿个备用的安乐窝——筹建泗州书剑学院。

  “报!陛下。皇后走不了了,已经舍身殉国,投缳自尽了!”王钺哭着跑过来说道。

  “苍天在上,保佑我卷土重来,为你誓报此仇!皇后安息吧!”建文帝暗中发誓,随后急忙和亲信锦衣卫将领刘一刀和将军卢战天尾随方孝孺,来到皇家后花园的一处假山前,四人按照地图标示终于在一扇古朴的石门前停下脚步。

  看着石门,久在江湖飘的刘一刀会意,知道这是机关术。刘一刀和卢战天同时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将手掌贴在石门左边上,往里用尽全力猛推。

  “轰隆隆!”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嘎吱嘎吱声,石门缓慢往里移动了几个弧度,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潮湿发霉的气味,穹顶上噗嗤噗嗤地掉下很多灰尘和一些鸟粪,还有深不可测的无边黑暗……

  方孝孺看到这个隐秘的地道,激动万分地说道:“等到燕贼住进皇宫,如果派十几个顶级剑客刺客从这地洞钻出来手刃此贼,这也免去天下苍生受苦。这是引狼入室、关门打狗之计也。我不走了,我留下来作内应。”

  众人纷纷翘起大拇指:“妙!妙!燕贼篡位逼宫,迟早会有报应的。”

  少监王钺领着近臣杨应能、叶希贤也正好赶到,建文帝对大家说道:“我们就一起从这里走吧,要死我们一起死!”于是辑别方孝孺:“老师保重,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后会有期!”方孝孺一一向众人辑别,将洞口恢复原貌,来到后宫。皇后马氏此时仰面躺在地上,面无血色。房梁上挂着三尺白绫,几个宫女跪在旁边嘤嘤啜泣。

  “你们几个追随皇后一起到阴间,做个伴吧!”

  方孝孺随即关闭皇宫大铁门,拿过火把,点燃皇宫的帐幕和木质门板。

  众人拥着建文帝鱼贯而入,卢战天高举火把前边开道,杨应能、叶希贤继之,朱允炆和太监王钺在中间,刘一刀断后。地洞初始曲曲弯弯,狭窄难行,有的洞口只能让一个人爬过去。走了约莫两个时辰,视野逐渐开阔。地道好像变成甬道,地面用齐整的鹅卵石铺就,洞顶和两面墙壁都是花岗岩凿成。众人衣冠不整,又冷又饿,但总算走到地道的尽头——一堵厚重的青石门。

  刘一刀对着青石门用脚猛踹了几十脚,没有一丝反应。

  卢战天仰头看去,岩洞顶部,一个四方形的石板清晰可见,上面还雕刻着一只翩翩起舞的仙鹤图案。

  仙鹤为道家标志。莫非地面上就是先皇所说的神乐观?卢战天猜测道。

  刘一刀蹲下,卢战天站在刘一刀的脊背上,用手中的钢鞭猛砸石板。不一会儿,石板被一个小道士搬开了。小道士放下梯子,众人陆续来到神乐观内,而神乐观的前面正是一条长江水道。

  天空中雾气弥漫,水汽蒙蒙,江面风平浪静,水天一色。

  不远的江面停泊一艘小舟,舟中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道长,头戴紫金莲花冠,背背古朴长剑,身材瘦削高大,犹如一根竹竿一般。在舟中,道长举手向众人招呼,停舟上岸见到朱允炆,急忙叩首:“陛下,微臣乃王升,神乐观主持兼泗州书剑学院的院长,道号青丘子。昨夜梦见太祖皇帝,言说陛下有难,特命臣来此守候。快快随我上舟,不可耽搁!”

  数人于是登舟往泗州方向而去。

  朱允炆不禁留恋地回望自己居住了二十多年的皇宫,只见烈焰腾空,火光四起,金碧辉煌的皇宫化作一片焦土。想起了殉国的马皇后以及这么多无辜的阵亡将士,朱允炆不禁热泪滚滚,泪眼婆娑。

第三章、暗道逃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