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明陵地宫

  话说建文君臣乘船来到泗州地界,弃舟登岸,坐上马车直奔明祖陵。

  明祖陵,为朱元璋祖父、曾祖、高祖的衣冠冢。一条宽阔笔直的神道直通明祖陵大殿,在神道两侧,21对精雕细刻的石兽、石人、石马、石柱依次站立,显得高大威猛,给人以强烈的心灵震撼。陵园内的石像随处可见,水道交错纵横,天空中的飞鸟时起时落,而亭台楼阁则隐没于花草树木之中。

  车马转入一条林木婆娑的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一座清幽雅致的园林院落呈现在前方。园林院落中有一个小湖,湖边林木参天,湖心有一片纵横数亩的绿洲小岛,岛上有几座典雅精致的小楼房舍,一道长桥连接州岸。绿洲小岛上假山瀑布,飞泻而下,溅起漫天水雾。房舍之间栽种奇花异草,芳香扑鼻,蝴蝶、蜜蜂徜徉其间,流连忘返。长廊四下环绕,蜿蜒曲折,和曲径通幽的小径相映成趣。

  这里俨然就是大明帝国皇帝孝陵祭祖的行宫。

  行宫内一应设施俱全,宛如缩微版的皇宫。

  车马走过长桥,穿过两三个亭台之后,终于在一座林中楼阁前的空地上停了下来。

  这座阁楼以巨型花岗岩打地基,中间为青砖,楼顶是黄色的琉璃瓦。

  朱允炆和众人走下车马,少监王钺为朱允炆更衣,褪下道服,换上龙袍玉带。

  步上登楼的石阶,楼阁内有一件偏房供客人摆放衣物和随身携带的物品。四名面貌清秀的婢女由楼内款款出现,跪下向建文帝行三跪九叩之礼。

  “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建文帝问道。

  “回陛下,我**燕,其他三个依次叫夏竹、秋桐、冬梅。”那个唤作春燕的婢女指着其他三个婢女说道。那春燕生的玲珑剔透,云状的发髻高高耸起,薄如蝉翼的裹体轻纱丝绸内,雪肌玉肤隐约可见。修长的眉毛下,一双明眸顾盼生辉,脸颊边有两个迷人的小酒窝,未笑已经让人沉醉其中。姿色绝美,体态婀娜多姿。春燕的容貌显然更胜夏秋冬三婢女一筹,而且她还不断扭动腰肢,媚态横生。

  朱允炆看的发呆。少监王钺明白主子的心里,连忙喊道:“春燕姑娘,准备今晚侍寝!”

  “谢陛下!”春燕喜滋滋的应道,并跪下谢恩。

  四位婢女端来茶果吃食,朱允炆和群臣简单吃了一点。

  “我四叔不会想到我们到这里了吧?他会不会派人追踪而来?”朱允炆心有余悸地追问王升道长。

  “陛下不必担忧,燕王知道了又如何?他难道敢在祖宗孝陵前大开杀戒吗?”王升道长拱手说道。

  ”是啊,是啊。王道长言之有理!“群臣一起附和道。

  “哦,这我就放心了。今夜我可以睡个好觉了!“

  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在人生最灰暗的一天,还有这么多的人不离不弃,建文帝朱允炆那受伤的心灵感到一丝宽慰。从今日起,自己和这些忠贞之士打交道,再不能用三跪九叩的君臣之礼,而是用平等的朋友之礼。

  次日,护卫明祖陵的朱安世也来叩见。

  朱安世是明祖陵附近的朱家庄人,原本并不姓朱。这个村庄的三百户人家都被朱元璋赐姓朱,负责守护明祖陵的,称为陵户。这些陵户,除了不交皇粮国债、不服徭役之外,还享有一定的特权。

  斋戒沐浴之后,朱允炆换上朝服,在朱安世带领下前往祖宗三代的衣冠冢,跪地祭拜祖宗在天之灵,祈求自己一路顺风顺水。

  明祖陵最令人神往的还是地下宫殿。

  休息了几天之后,王升王道长带领朱允炆畅游了明祖陵的地宫。地宫天穹之上,一盏千年松脂油熬制的硕大的白玉古灯放射出幽暗的白色光芒,宛如月亮。地宫顶部雕刻有完整的二十八星宿图,二十八颗古星座也闪闪发光。星月交相辉映,构成一副绝妙的夜空天体图。地宫四面墙壁则绘有神州各地名山大川的壁画,此外还有伏羲创八卦、女娲补天浴日、夸父逐日、后羿射日等上古洪荒的大事记,无不栩栩如生,精美绝伦。

  地宫中央大厅和四周墙壁的柜子里,到处堆满了不计其数的黄金珠玉、珊瑚玛瑙以及各种数不尽的奇珍异宝,甚至还有名人字画和兵器铠甲。

  这些大概都是皇爷爷从富商大贾、功臣宿将哪里抄家抄来的吧!特别是江南富可敌国的沈万三,聚宝盆也被朱元璋所抄没。

  朱允炆想到,这灯油如果烧完了怎么办?没有梯子,这么高怎么加上去灯油?不由得向王道长发问。

  “这些灯油是用千年松脂油配以人鱼膏熬制而成,至少能保持一百年不灭,至于人吗,都是杀死的俘虏!”

  地宫还有两条砖石砌成的甬道,一条向东南方向延伸,通往泗州城区;另一条向西北方向延伸,通往泗州书剑学院。甬道每隔十丈远,洞壁上就镶嵌着一盏青铜古灯。

  王升指了指那条狭窄一点的甬道,说道:“这就是通往泗州书剑学院的甬道。”又指了指那些黄金珠玉、奇珍异宝说道:“这些都是我们书剑学院的经费,太祖皇帝替天行道,劫富济贫。此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愧千古一帝!贫道佩服之至。”说着竖起大拇指。

  朱允炆看了这些不禁瞠目结舌,嘴巴久久不能合拢……这要花费多少人工和财力啊!

第五章、明陵地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