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玄天决

  朱允炆自知失态,只好转移话题,和青丘子寒暄起来:“王师傅,这世上果真有神仙么?这人如何才能延年益寿?”

  “陛下!信则有,不信则无。”

  “道长,这话怎么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为何却说信则有,不信则无?”

  “修仙之路不可捉摸,而且遥远又艰辛,几千年或有一个人能够修炼成仙,故一般人还是不信的好。一般人通过修炼功法、服食丹药来追求延年益寿还是可以的!”

  “那如何才能延年益寿呢?”

  “这要掌握阴阳变化之道!即生与死的转变法则。”

  “《黄帝内经》云: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这个本就是阴阳变化之道。”

  “什么是阴阳?”

  “阴阳者,一分为二也。宇宙万事万物都可划分为对立统一的两个方面,如天地、日月、昼夜、动静、刚柔、男女……水火。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水性寒凉、下行、湿润和阴暗,故水性为阴;火性温热、升腾、燥烈和明亮,故火性为阳。”

  “那阴阳和人体、长寿也没有什么关系啊!”朱允炆穷追不舍。

  “气血充足是任何生命生存的必备条件,气无形且不断运动,推动血液循环,故属阳;血有形可见,滋润与濡养全身器官,故属阴。人如果要活着,就必须气血充足。血液来自饮食补充,气来自呼吸吐纳的修炼。气主导人的生死,不是有一句话叫:气聚则生,气散则死。”

  朱允炆撇撇嘴,但还是有一事不明:“紫气出而圣人现,是怎么一回事?那人如何能与天地同寿?”

  “此乃道门修行秘诀《太上洞玄灵宝天地日月度人妙经》,简称《玄天决》,即通过药浴、斋戒、叩齿、念咒和内丹养生方式,诸如存思、吐纳、打坐、站桩、导引、引气,将天地之气引进体内以打通大小周天。”

  朱允炆被青丘子说得云里雾里,眨巴着眼睛表示自己不理解修仙练道的世界。

  青丘子只好命弟子拿来一本泛黄的小册子,朱允炆如获至宝细心研读。上面写道:

  道言。行道之日皆当香汤沐浴,斋戒入室。东向叩齿三十二遍,心拜三十二过。闭目静思。身坐黄青白三色云气之中。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狮子白鹤罗列左右。日月照明洞焕。室内项生圆。光映十方……

  青丘子解释道:“道门修炼养生的第一步就是香汤沐浴;第二步就是斋戒,即戒酒色财气,戒贪婪痴爱之心,戒杀伐盗窃之行;第三步为叩齿;第三步为心拜,心拜即收拢心神,意念唯一;第五步即为存思三气之法。”

  ”什么叫存思三气之法呢?丹田分为上中下三气,即为炼化丹田之气。“青丘子继续解释道:

  “人体腹腔内有五脏六腑——心、肝、脾、肺、肾、胆、膀胱、三焦。青龙指肝脏,肝脏属于五行之木,其开窍于目,练吐纳功时存思肝中有青气从眼出,吐纳用嘘字诀,使青气化为青龙侍于左目。白虎指肺脏,肺脏属于五行之金,其开窍于鼻,练吐纳功时存思肺中有白气从鼻孔出,吐纳用四字诀,白气则化为白虎侍于右鼻;朱雀指心脏,心脏属于五行之火,其开窍于舌,练吐纳功时存思心脏有赤气从舌头出,吐纳用呵字诀,赤色之气则化为朱雀导于前舌;狮子色黄,指脾脏,脾脏属于五行之土,气开窍于口,练功吐纳时存思脾脏有黄气从口出,吐纳用呼字诀。玄武指肾脏,肾脏属于五行之水,其开窍于耳,练吐纳功时存思肾脏有黑气从耳中出,吐纳用吹字诀。白鹤指三焦,存思白气上下洗灌,吐纳用嘻字诀。这一套吐纳功法可归结为六字诀,即吹肾、呵心、嘘肝、四肺、呼脾、嘻三焦。

  “行吐纳功法后,再修存思日月法。其法以左目为日,右目为月。存思时以日出左目,呈现紫赤之气,以月出右目,呈现黄白之气。”

  “紫气最为尊贵。紫气出,意味着人体的大小周天已经打通——天人合一,这样的人距离与天地同寿不远了!”青丘子对答如流。

  朱允炆感叹连连:“你说的这些让我大开眼界,我长这么大都闻所未闻。《四书》《五经》上怎么都没有说呢?看样子圣人说的不全对。王师傅,我也要和你修炼功夫!”

  “修行需清心寡欲,弃绝红尘,每日暮鼓晨钟,很艰苦的,你能坚持吗?太祖爷当年也欲修仙,就是牵挂太多割舍不下而放弃了。”

  “我生在帝王家,可没有过一天舒心日子。父王走了之后,我就生活在诸位叔叔的阴影之下,时刻担心皇位不保。如今解脱了,已经不是帝王了,也没有什么割舍不下的!”

  青丘子望了望朱允炆,身形瘦削,年纪不大却有白发生出,显得老气横秋。这都是心事重重,忧虑所伤啊。

  “好吧,先给你服食一颗丹药。”青丘子命侍童取来一颗中药大蜜丸,看上去熠熠生辉,闻起来香气四溢,蜜丸周身云烟缭绕。

  “此丹药排毒养颜,有伐骨洗髓之效。要不陛下你先尝尝?”

  朱允炆毫不犹豫,一口吞下,顿觉香甜可口,齿颊留香而意犹未尽。

  随后,便是香汤沐浴。

  药浴用五香汤,即白芷、青木香、白檀香、沉香、甘松香五味药煎水沐浴。这五味药材都是行气的。

  浴盆旁边点一炷香,朱允炆以手佛香入鼻,入脑顶门百会穴及泥丸。

  少监王钺为建文帝朱允炆宽衣解带,并找来几套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具。

  朱允炆迈步进入浴盆,摆出五心向天的姿势坐在盆内修炼功法,为了排除杂念,口中开始念起静心决:冰寒千古,万物犹静,心意气静,忘我独神……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不一会儿,朱允炆进入老僧入定的状态。

  上有焚香,下有香汤,内有丹药,药性一起发作起来。朱允炆感觉一股股气流涌入五脏六腑之内,气流在急速地四处涌动,如同波涛汹涌的海浪冲刷着脏腑内的污秽之物。

  “什么东西如此腥臭?”恢复了神智的朱允炆突然闻到一股腥膻的怪味儿,赶忙四下观望,发现自己上半身黏黏糊糊的,毛孔、五官都向外排放出油腻腻的东东,浴盆里水的颜色也变得灰暗无比了。

  难道我做到了传说中的伐骨洗髓的境界?朱允炆兴奋无比地用药水将浑身上下洗了个遍,又用清水美美地洗了个澡,赤身裸体躺在床上,顿时感觉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一个月的修炼结束后。

  朱允炆整个脱胎换骨,浑身上下焕然一新,皮肤白里透红富有光泽弹性,发丝乌黑泛光,骨肉匀称,剑眉星目,皓齿明眸;气质上神采奕奕,散发出男子汉特有的阳刚之气,不经意间已经一个貌比潘安的标准美少年,与先前判若两人。

第八章、玄天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