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庚金如意剑

  按照张果老叮嘱的修仙步骤,下面开始修炼太上如意庚金剑诀,自己将要无敌于天下,在这个世界上横着走。

  回到石洞,忘忧子拿起挂在墙壁上的长剑,抽调剑鞘,一柄寒光闪闪的如意剑出现在面前,剑身上隐隐放射出金灿灿的夺目光芒。

  哧哧哧!

  那如意剑颇有灵性,竟然从忘忧子的手里挣脱,飘在登真洞正中央,缓缓地旋转着,其放射出的光芒越来越强烈,刺得他都睁不开眼睛。

  半响后,定了定心神,忘忧子瞅准时机一把重新握住。这次一定注意,别再让它给跑了。

  忘忧子握着如意剑耍了一会儿,十分地不称手。这如意剑真是随心所欲,柔软得像根蒿草一样,吹口气也随风摇摆。

  此剑和这一套剑诀,乃是张果老参悟天地五行的变化规律而领悟和制作的,采集天地之金气,按照金木水火土的五行相生规律,如意剑可以任意转化;对待敌人,可化金气为剑芒,杀敌与无形。

  “以气御剑,剑随心动。”

  忘忧子翻开《太上如意庚金剑诀》,被一句话点醒。

  来到书剑学院的试剑池,忘忧子盘腿坐在荷花池边,双手运起《玄天决》,顿时忘忧子的身体犹如一个强大的磁场,令周围的灵气源源不断进入自己五脏六腑之中往复循环,之后,一团团七彩气息从五官——眼、耳、口、鼻、舌以及皮肤毛孔里缓慢冒出来。

  忘忧子随即擎剑在手,将身上灵气注入如意剑,如意剑的金色剑芒更加强烈。假如忘忧子是一个凡人,那么双眼早给亮瞎了!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忘忧子一边念着剑诀,一边随心所欲地操纵手中如意剑。

  咻咻咻!

  一道道五颜六色的七彩剑光将忘忧子包裹在中央,最终转化成一个红色的火球。

  “停!”

  大火球瞬间消失无踪。

  忘忧子喜出望外,这次将使出弹指神功。

  随后,忘忧子凝神静气,将如意剑平放,剑尖直指那个针灸铜人,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合拢,一指将如意剑弹出。

  “去!人中穴。”

  一道金光从脱手而出,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划破虚空。如意剑接近针灸铜人,瞬间变成一根银针,穿过人中穴,**随即激射出细小的水雾喷泉。

  “回!”

  忘忧子凌空虚指,那根银针再度化为一道金色剑芒回到手中。

  “金蛇狂舞!”忘忧子操纵金气,对着如意剑喝道。

  如意剑化为一条金蛇张开巨口,吐出血红的蛇信,在空中完成各种高难度动作,四周空气中激起一波波绚丽的金色残影。

  “收!”

  忘忧子心神一动,金蛇悄无声息地飞回,停留在他的右手掌心上方一尺左右,化为一柄白金色的如意剑。

  左手拿着剑鞘,忘忧子对着如意剑一指道:“进!”

  如意剑乖乖地回到它的老家,宝剑入鞘,忘忧子随手将其斜挂在脊背上。

  忘忧子咧嘴哈哈大笑道:“嘿嘿,没想到我这么厉害!夏蝶衣和水母娘娘也不过如此。看样子该去找我那四叔谈谈心,叙叙旧了。还有,我那弟弟朱允熥和孩儿,不知现在怎么样了?仅此而已,他已经不再想着去争夺帝位了。”

  跳进荷花池,忘忧子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随后坐在荷花池边揽镜自照。

  一头乌黑的长发几乎已经拖到脚后跟,脸颊和嘴唇上有点泛黄的胡须飘洒在胸前,皮肤白里透红泛着动人的光泽,双眸深邃宛如经历过百世轮回,充满了无尽的沧桑感。

  穿戴上那件珍藏已久,须臾不离的龙袍和冠冕,朱允炆离开登真洞,回老家去了。

  京城。

  忘忧子,也就是原来的建文帝朱允炆,大摇大摆地行走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

  “弟弟妹妹,孩子,我回来了!我有能力保护你们了。”朱允炆呢喃自语,他快速地向皇宫方向飞奔而去。

  我走错地方了吗?这不是我大明天下,这好像是边荒蛮夷之地啊!朱允炆心里不停嘀咕,满大街的男人穿着长袍马褂,前额剃得光秃秃的,个个脑门后边拖着一个大辫子,好像猪尾巴似得。

  这的的确确是京城啊,皇宫、城墙、街道、玄武湖,应天府的一草一木,朱允炆都倍感亲切和熟悉。

  “这是怎么啦!为何你们脑门后都留着个大辫子?”

  朱允炆上前,抓住一个上了年纪的私塾先生问道。

  “哎呀,你是大明皇帝?”看到朱允炆这身穿着打扮,那个私塾先生吓得跪地只顾叩头。

  “老先生,起来说话。我已经不是皇帝了!”朱允炆道。

  “反清复明,反清复明!这下有指望看了。”私塾先生自语道。

  “反什么清,难道现在不是大明天下?”朱允炆没有修炼过周易八卦,所以不能够未卜先知。

  私塾先生站起身,顿足道:“你岂不知大明王朝已经亡了,自从吴三桂勾引满清铁骑入关,占领燕京,强行推行剃发易服政策——‘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哦,对了,你可能久居深山老林,不知道这些变故!”

  朱允炆大惊失色,想起水母娘娘的一席话,思索道:难道我在山洞中已经度过了二百多年的岁月?果然如其所言,又改朝换代了!于是问道:“现在什么年代?”

  “现在是大清康熙年间,你是谁啊?可怜啊,我们汉人深受满人压迫。”那个私塾老先生反问道。

  “哈哈,朕乃大明建文皇帝,因为四叔朱棣谋朝篡位,不得已逃亡深山老林!屈指算来,深山修道已经过去二百载。”朱允炆仰天长啸。

  “啊!怎么可能?你是鬼还是神仙?”私塾老先生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梆梆梆!”

  一阵鸣锣开道的声音想起,一顶八抬大官轿,在一对对八旗兵的簇拥下迎面走来,派头十足。

  “快走,这是两江总督的轿子。如果他们看见你的装束,是要被砍头的!”读书人好心提醒朱允炆。

  朱允炆正了正衣冠,手擎如意剑,站在大街上一动不动,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个胆子?”

  “不好了,有人冒充明朝皇帝!”

  “找死,有人要造反!上。”

  “有人活的不耐烦了!妈的,这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啊。”

  ……

  朱允炆被彻底激怒了,他从小到大连一只鸡都没有杀过,对任何生命都怀着一颗仁慈和敬畏的心。可是经过这么多的变故,他已经见识到这个世界血腥和残酷的一面:只有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人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底层的弱者以及心地仁慈的人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他们被强者肆意的侵犯、杀戮和掠夺,凡人的生命真如草芥一般不值钱。《论语》里讲了许许多多的人间至理,可这世间哪里有讲道理的地方?

  如今自己已经强大了,夏蝶衣、水母娘娘、张三丰也不过如此。如今老子就做个货真价实的真正皇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即使把应天府,整个华夏大地杀个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

第三十二章、庚金如意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