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门徒

魔教门徒

晕血 著

武侠
类型
2016.12.28
上架
3002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雪夜

  大雪纷飞的寒冬。

  一间不大的小店里,七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小二忙完,倚在厨房门口的门框边一边留意客人的招呼,一边听着隔壁桌子跑江湖的汉子吹嘘的江湖趣事。

  最近谈论最多的依旧是县城里善家家主善博大侠遇害的事,虽说是善博遇害已经半月有余,善家在县城属于大户,出了此等大事,自然备受关注。天天有人谈论此事,小二还是留心听着不同的江湖豪客的不同版本。

  兴许是多喝了几两浊酒,讲话那汉子黝黑的脸上泛着微红,嘴角一颗黑痣,说的兴起,声音不知不觉的越来越大,借着酒劲,猛的拍了下桌子,竖着大拇指,大声说道:“要说凤阳这边帮派名家不少,俺穆老五最佩服的还是善老英雄!锄强扶弱,行侠仗义,当得大侠之名!”。

  同桌一人附和道:“不错,说来俺田七还得过老英雄的救命之恩!”。

  穆老五一听田七也受过善大侠的恩惠,打了个酒嗝,瞪大了眼睛,问道:“老七,咱俩认识这么久,怎么没听你说过这事?快来说说!”想要听听细节。

  田七端起酒碗,小口的抿了一口,沉声说道:“十二年前,俺刚刚出师,跟着几个结义兄弟一起押镖,眼见得要进入淮镇,被文家四虎盯上了!”

  “咦?文家四虎?”同桌的另外一人不由的惊呼道:“他们四兄弟成名已久,名声不大好,手底下的功夫是没的说。没看出来老七有一手啊!”。

  田七脸色一红,惭愧的说道:“俺哪里是文家四虎的对手,没接下一招,胳膊差点给文家大狗撕下来!”说到这田七轻轻一顿,心有余悸,不由得又想起当年遇险的情形。

  另外一人听他直接称呼文家四虎的老大为文家大狗,吓的酒醒了三分,急忙压低了声音说道:“老七,你喝多了,文家四虎咱们可惹不起!”。

  田七冷哼一声,说道:“什么文家四虎,早已经变成文家四鬼了!”说罢,他仰起头灌下一碗浊酒,大声说道:“他们作恶多端,哪里知道善老英雄正巧路过!在善老英雄面前,四人联手,也没能走下六个回合,就给祭了刀!”。

  “好!”穆老五大声喝彩,说道:“都说文家四虎作恶一方,突然消失了十多年,原来是被善老英雄铲除了!”。

  “不错!善老英雄不是沽名钓誉的人,除了四虎,也不声张!”田七一下子变得颓废,哽咽的说道:“老英雄来晚了一步,可怜我的几个结义兄弟已经惨遭毒手啊!”。

  穆老五刚要劝说田七不要悲伤,却听到有人大声说道:“哈哈哈!可笑可笑!”。

  气得他“噌”的一声站起来,发现是邻桌长脸汉子发出的笑声,那汉子笑完,像没事人一般,拿起盘子里的鸡腿,大口吃了起来。右手边放着一把精铁斧头,放着寒光。长脸汉子对面坐了一个两百多斤的胖子,一手拿着半个鸡架,一手拎着酒坛,嘴里塞满了肉,费力的嚼着,身旁放着一把鬼头刀,浑然不把穆老五等人放在眼里。

  穆老五一个健步想要冲到长脸汉子面前教训他一番,没想到身子忽然遇到极大的阻力,原来旁边的胖子不知何时伸出一只油乎乎的左手,拦住了穆老五的去处。穆老五不由得吃了一惊,自己百十来斤加上冲劲不下二三百斤,被这胖子轻轻一拦,这冲劲没有影响对方,连对方右手中的酒坛都没有丝毫晃动,暗附道这两人功夫了得,自己根本不是对手。退后一步,抱拳说道:“敢问这位兄弟为何发笑?”。

  田七和另外一个人也是一惊,无奈惹到硬茬子,只能随机应变。

  长脸汉子也不在乎,扔下鸡腿慢吞吞的说道:“文家四虎和善博恩怨已久,四虎抢过善家数次,手上至少有善家十几条人命。善博杀他们不过是报仇而已!”。

  田七闻言不服,涨红了脸,站起身来,争辩道:“田某不管他们恩怨,这条命是善老英雄救下的做不了假!”。

  “哼!”长脸汉子冷哼一声,突然问道:“不知道你们护送的那批红货是怎么处理的?”。

  田七几度要张嘴辩驳,却没能说出口。穆老五看出田七的窘境,急忙拉着他坐下,说道:“不说了,咱们接着喝!”。

  长脸汉子摇了摇头,低声嘀咕道:“鲁莽汉子!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说罢用手轻抚放在手边的精铁斧头,陷入沉思。

  穆老五被长脸汉子一句话堵的再无说笑的兴趣,说道:“不喝了,明天还要赶路”。同桌两人也觉得无趣,跟着他一起向后堂走去。

  三人刚走出几步,小店的门被人推开,夹杂着一阵寒风,走进来两个人,为首一人十八九岁,身材有些消瘦,就算外面寒风刺骨,走进来时依旧昂首阔步。后面紧跟着一个身材矮小,面如锅底的汉子,看模样分不清年龄,说三四十岁也行,四五十岁也像的。

  那青年看到穆老五坐过的桌子没人,大步走了过去。大马金刀的坐下,大声说道:“伙计!有什么吃的?”。

  后面矮小的汉子把门关好,板着脸坐在青年对面,好像青年欠了他多少钱似得。

  小二麻利的把用过的碗筷收拾走,把桌子擦干净,热情的说道:“后厨刚蒸出来一大锅肉包子,酱肉还有些,要是吃鸡鸭得现杀!”。

  还没等青年说话,矮小汉子大声说道:“先来二十斤酒!”。

  青年摘下帽子,掸了掸身上的积雪,说道:“要喝你喝,给我来六个肉包子!”。

  “好咧!二十斤酒、六个肉包子!”小二满口答应,真身去取。

  矮小汉子被青年轻视,也不恼火,“咚”的一声把手中的铁棍放在桌子上,坐等小二拿酒来。

  铁棍放在桌上发出沉重的声音,引得旁边长脸汉子的注意。那铁棍鸡蛋大小粗细,五尺多长,生铁铸就,至少四五十斤。没想到这貌不惊人的矮小汉子,手劲却不小。

  小二现送来的是青年点的肉包子,青年拿起一个也不怕热,大口咬了一口,大个的肉包子一口被吞下将近半个,包子里的肉香瞬间传到对面矮小汉子的脸前。矮小汉子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大声说道:“亏你还是行走江湖的汉子,不是说好了要比喝酒么!怎么现在害怕了?”。

  青年把剩余的包子塞进嘴里,含糊的说道:“我饿了!一会儿比!”他又拿起一个大肉包子,咽下嘴里的东西,忽然说道:“熊真,要不咱们比吃包子吧?!”他指着盘子里的包子说道:“我吃点亏,刚才吃的那个不算!咱们看谁吃的多!”。

  熊真瞪大了双眼,真的不敢相信青年会和他比试吃包子,缓了片刻,指着青年怒声说道:“凌封!你少给我耍赖!和我比掷骰子,牌九你说我用内力作弊!我不和你说道,你要说比喝酒,我也同意,现在你要和我比吃饭?!”

  凌封闻言,摇摇头,满脸鄙视的说道:“亏你还是老赌徒,自称赌了二十年,原来只停留在掷骰子、牌九那些初级玩意!”。

  熊真听了怒极反笑,一下跳到凳子上,说道:“好!好!那你说说什么是赌的高级境界!”他指着眼前的包子怒声道:“难道赌吃饭就是高级境界?要是比能吃,你怎么不和猪比呢!”。

  “嘿嘿,我还真和猪比过!”凌封挑衅的看着熊真。

  熊真真的发怒了,大喝一声:“奶奶的!你敢骂我是猪,老子劈了你!”。

  凌封扔下包子,站起来退后一步,摆了个防守的姿势,也不意外,冷笑道:“行啊!比不过,开始比武啊!来啊!没有内力,我也能打趴你!”。

  刚要出手的熊真,听了气的哇哇大叫:“我说了一百遍了,不是我下的毒!哼!老子要赢的你心服口服!”说完,却再也不提比武的事了。

  凌封看到已经要爆发的熊真,慢悠悠的说道:“是不是有人忘了前几天我和猪比定力,某人输给我一百两银子的事了!”。

  熊真刚要反驳,想起来前几天路过一个村子,自己用语言刺激凌封,偷偷用蒙汗药毒翻了一头公猪,让凌封和猪比定力。也不知道凌封用了什么手段,隔着公猪几步远,什么都没做,沉睡的公猪突然发疯似的跑了,这事到现在熊真也没弄明白。

  想到这不由得脸色一红,还好,他本就是面如锅底,再红也不明显。

  旁边的胖子听到凌封把瘦小的熊真比作猪,忍不住哈哈一笑。

  熊真正有气没处撒,也没见他如何,一道残影,人已经来到胖子身边。双手一伸,原本反应灵敏的胖子还没反应过来,身子一麻,不受控制,人已经被矮小的熊真甩出四五米远,滚了两滚,才停了下来。

第一章 雪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