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渐近

  熟悉的球场,夏廉不耐地擦掉滑到下巴的汗水,无论守备人员还是打者的脸都异常模糊,她只能看清捕手的手套。

  “小廉,为什么要逃,有什么事跟我正面对决啊。”

  突然打者抬起头,那张能牵动夏廉情绪的脸赫然清晰可见。手一滑,直径砸向了打者的手臂

  “触身球,保送一垒。”

  一三垒有人,两人出局,还有机会。夏廉不断跟自己暗示,等着下一位打者上场。另一张熟悉的可爱小脸出现在打者区,彻底让她慌乱。

  “小廉,你为什么要走,田道他一直在找你。”

  别找我,别找我,我已经够累了……

  “小廉,你这个骗子,说好一直看着我打进高中决赛呢。”

  不在你身边也能看到你打比赛……

  “我最喜欢小廉和小田了,为什么你离开了我们?”

  不想有牵扯了……

  “啊——”

  全身一抖,夏廉慌张地推开被子坐立起来。不再是棒球场,而是透着微亮的房间。

  是梦……是梦……

  醒来情绪陷入巨大的落差和惆怅中,盯着已经变得光滑细腻的手掌,眼泪不受控制地喷涌,夏廉收紧单薄到抱不起来的被子,掩声哭泣。

  说到底心里是想念他们的。

  *******

  “老师一句话,我们跑断腿啊。”从校领导办公室回来的严晓佳一屁股坐回自己的位置,手毫不客气地搭在她后桌正在写字的右臂。“半个月后举行一场校际友谊运动会,听说跟什么比赛有关,刚我的耳朵都被念出茧来了。”

  见对方没有反应,晓佳轻咳几声,模仿起了白校长,“严晓佳同学,这次运动会关系到学校的荣誉,夏廉同学需要协调的事很多,做不到全面,你更细心洞察力极强,务必配合好会长做好准备工作。”

  “多好,校长布置任务还顺带夸你呢。你看我,刚上去直接给一沓方案叫我跟老师讨论。”将压在自己手臂的手拨开,晃晃手中的本子。“今天中午通知运动社团的负责人来开会,再加上宣传部吧,一些没有社团的项目需要招揽人员。”

  “你今天情绪不高涨?

  “我这不很有干劲的工作?”

  “校长都夸我洞察力强,你就别挣扎了。”

  看着晓佳挑眉一脸我都知道的表情,夏廉卸下一直挺拔的身板,懒散地靠着椅背,露出无奈的苦笑,“做了噩梦,一直没缓过来。”

  “跟你高中前的事有关?”

  “能不能别这么可怕,把人看透了你就没朋友了。”

  “我当你是朋友才说的,别人什么心思我也懒得看。”不服气地嘟嘴,晓佳学起电视剧的情节,捏着夏廉软软的下巴,像大姐姐般举止带着宠溺,“一年级的时候,你混身都散发着我有故事的气息,我还以为是多乖僻的女生。跟你共事一阵才知道,你内心戏可丰富了,我们夏大会长是一个小闷骚。”

  “你才闷骚!”

  “嗯~还是傲娇……诶诶诶,别打我呀。”抓着夏廉的手,晓佳继续笑嘻嘻地说,“不管经历过什么,希望以后你过了那个坎能笑着告诉我。”

  “笨晓佳……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好啦好啦,上课上课。”

  铃声响,晓佳很自然地岔开了话题,转身准备课本。夏廉收拾着课桌,被晓佳一番安慰,更是心烦意乱,感动和惆怅相互交织,连带她的表情也变得奇怪起来。

  有些事并不是想翻篇就能被遗忘,想去见他们,又不敢见,害怕自己在他们心中并没有想象中的份量。

  *******

  转眼又是最后一拨走的,除了高一没进学生会的时候看过壮观的红蓝人海涌动,夏廉已经习惯了安静的天使街。

  在路边摊买了块手抓饼,一口一口地吃,培根的肉香裹着沙拉酱侵占了味蕾。压抑了一天的夏廉也心情大好,边走边跳地哼起了歌,“看我的任意门!昂~昂~昂~,哆啦a梦……”

  “噗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时候最尴尬,大概就是你在放飞自我的时候被人看见。故作镇定地收回步子,回头看向后方,没想到又是莫晟。

  今天的他头发修剪了不少,刘海不再阻挡会说话的眼睛,依旧胸前放着随身听,或许是因为莫晟,夏廉觉得这样听音乐的男生特别有气质。

  “又见面了,每次总是不经意看到小廉有趣的一面。”

  “嗯……我也总是在最尴尬的时候碰到莫会长。”

  夏廉很快收住了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然而嘴角的沙拉酱故意跟本人唱反调,显得尤其突兀。莫晟偏头从包里拿出纸巾,俯身凑近夏廉,好笑地帮她擦掉。

  面对突然凑近的俊脸,夏廉大脑一片空白,空气在那一时刻凝固了。眼神游走在清秀的五官上,最终落在了浓密却不夸张的睫毛上。莫晟突然抬眼与她诧异的眼神对视,琥珀色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心一怔,夏廉轻推开莫晟,接过他手中的纸,自己粗暴地擦起嘴角来。

  “莫会长,你的上半身越界了。”

  “别这样生疏,叫我阿晟吧。总觉你好像很排斥跟崇阳的人打交道,两个学校也没有那么敌对吧,有不少两边的学生相互吸引的。”见夏廉脸都红透了,莫晟也不再戏弄,一本正经调着随身听的音乐,“其实明文规定是不准跨过换线,没说不能在黄线上传递东西。”

  “是这样没错……”

  夏廉不可否认地点点头,心里开始认真琢磨着莫晟这句话,想法越来越明了,突然停下脚步,兴奋地叫住不停切歌的某人:“莫会长!”

  “嗯?”

  莫晟侧头发现娇小的她仰着头看过来,无法抑制的喜悦神情连带她整个人都生动不少,微启的嘴唇一颗俏皮的小虎牙偷偷探出来,让他有种揉头的冲动。

  “你们运动会准备如何了?”

  “学生会长带头刺探军情啊……我们可是很有信心打败你们的。”

  “我才懒得找你问,只是运动会后两边学生会要组织的活动,莫晟你有什么想法?”

  “你们老师不是过来跟我说按照以前的传统来就好?我们就准备把一些提案作为崇阳自己的小活动。”

  “拜托你们再加一个趣味马拉松吧,你想从体育馆到我们学校还是有一定距离,在沿途中设置一些小机关,到了这条街明德跟崇阳的学生站在黄线两边,如果号码一致两人三足地跑到校门口就能获得相应的奖品。”

  “有趣,实施起来不难,不过你忘记那几天黄线是解除门禁的吗?”

  夏廉一脸你太天真地晃动手指,继续手舞足蹈地阐述,“其实重点不是这条线,是大家会想在黄线那边跟自己配对是的怎样的人,会期许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人,说不定也会结交到更多的朋友。你说的两个学校也没有那么敌对,尽管如此,明面上能跟对方学校的人一起并肩跑本身就是一件刺激的事。”

  “这么好的提案被我用了,不会不甘心?”

  “谁叫我们学生会是老师把关,很羡慕你们总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策划节目,我很期待这个活动!真的!”

  “一定是有什么你感兴趣的事在里面吧。”

  “有这么明显?”

  “你说正事的时候整个人在发光,稍微明白在你手下做事的心情了,真的会忍不住跟随你的步伐走。”

  小廉无论何时在人群中间领导着大家,我总是羡慕甚至嫉妒一直围着你的人。

  藏心底的记忆一闪而过,明明不是相同的话,却撩拨到敏感的神经。夏廉看着莫晟有些失神,耸耸肩故作轻松地道别:“那我先走了,希望隔几天能听到你的好消息,再见。”

  “注意安全,再见。”

  *******

  一场暴雨阻隔了校门外的世界,大雨砸落地面带来的阵阵冷风让夏廉忍不住哆嗦几下。蹲在教学楼门口,等待可以顺路的好心人一起撑伞走到车站,可是她忘记了自己总是最后一拨走的人。

  “夏廉学姐?你还没走啊。”

  背后突然出现一个还没有经历变声期的男声,充满男孩子气的声线总能激动女生的保护欲。夏廉听声音就知道是最近才加入学生会的肖云拓,很有才的男竹,她跟部长商量把他放在了文艺部当下一任部长培养。

  “小肖怎么这么晚,不是最近文艺部没事吗?”

  “啊……嗯……有事耽搁了。”忍不住用充满慈爱的目光看着支支吾吾的男孩,肖云拓几度想开口,又脸红地合上了嘴,最后憋足一口气将伞塞进夏廉手中,头也不回地冲进了雨帘,“学姐,伞借给你!我先走了!”

  “慢着!小肖你回来!!我们可以一起打伞走的啊!!!”

  用尽全力喊着冲出去的身影,也没见他返回,夏廉又心疼又好笑,撑开红色的雨伞慢慢走出校门。

  ***

  雨很大,街上的积水已经把棉袜打湿,夏廉强忍难受的黏湿感小心翼翼地走着。镜片被雨水布满水珠,一不留神绊倒小石子,脚底一滑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被摔蒙的夏廉趴在地上失神地看着被抛到很远的雨伞,雨水无情地打在脸上生疼,大脑却不紧不慢地思索自己什么时候能爬起来。

  没思索几秒,被人拦腰抱着扶起来,一股兰花洗衣液的香气袭来。这才回过神的夏廉看到莫晟把自己的包挎在他的肩上,正在用手绢擦拭她身上的污水。

  “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谢谢……我刚刚没看到,就摔倒了。”

  “你拿着伞。”没管夏廉勉强的解释,不容拒绝地把伞柄递她的手里,一脸严肃地解开衬衣扣子。

  没想到莫晟会当着她的面脱起来衬衣,尽管里面有一件修身的米色体恤,夏廉还是不好意思地别过头。不一会儿,衬衣就批在了她的身上。

  “这……明天你穿什么上学?”

  “别问这么多,快穿上。”

  “可是……”

  “笨蛋,非要我明说么,你看看你胸前。”

  死机的夏廉现在几乎是莫晟说一句她动一下,低着看着自己的胸前,因为是趴着摔,校服已经湿透贴在身上,隐约出现粉色内衣的轮廓。

  轰——

  意识到莫晟指什么的她,羞得耳朵都染红了。抬头看别过头的莫晟,也是红透了耳朵,收紧身上的衬衣,小声地回了一句,“谢谢……”

  “走吧,我送你回家。”

  “嗯……到家我把衣服甩干还你,很快的。”

  “总之先让我跨回去,虽然雨大看不到,会长过黄线还是大新闻。”

  终于智商上线的夏廉才意识到,莫晟是跨过黄线把她扶起来的,小碎步把人推到黄线外。

  “走吧,这样就不怕了。”

  夏廉头埋得很低,将落在地上的红伞收起,手指勾着伞柄上的细绳,跟上莫晟的步调。

  “那个方案通过了,我也说服了你们学生会的老师,或许隔几天我们会会谈一次。”

  “是吗?辛苦你了。”

  “主要是你的提案受学生会的欢迎,之前还觉得你说的过于理想化。不过像这样隔着黄线比肩走,大抵是明白了那种刺激感。”

  夏廉干笑着,一时间无法接话。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直跳,那么尴尬的处境能帮她解围,尽管明白这是莫晟这样做,没有其它意思。回想起刚刚,她的嘴角还是不可控地轻轻勾起。

  有一句没一句地隔着黄线,打同一把伞走出天使街。路程感觉比以往更短,讨厌雨天的夏廉第一次觉得下雨天其实也不是那么难受。

米屲说
我会玛丽苏坚持到底的,嗯!

第二章 渐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