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穿针引线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桃叶山外成千上万的人手持木牌排列成一条长龙,井然有序的在一块红色方石之上滴下精血,然后片刻后方石上方的晶石板会显示出或圈或叉的图形。

  然后那两名仆役会指挥鹅蛋头傀儡,将晶石板显示出叉的拜师者驱赶出会场,并引导被显示出圈的拜师者走到考场里一排排石桌之旁。

  仆役们没有对或叉或圈的含义做出任何解释,所有人也只有根据结果的不同待遇揣测只有显示圆圈的人才有拜师的基本资格,被显示出红叉无论任何原因都将被踢出局。

  剩下的人不禁开始暗暗祈祷自己一定要是O型血,千万不能是X血型,这种血不受人待见。

  那些很早就知道自己是A型B型AB型的人开始忐忑不安,心想这个怎么办?万一匠神大人不好自己这口那自己不是要白来了。

  队伍缓慢的向前移动,所有人都怀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在等待自己的命运。

  当好不容易轮到小家伙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上午,怀着一颗悸动的心轻轻咬破指尖,小心翼翼的将精血滴落在红色方石之上,满脸期待的看着眼前的晶石等待显示结果。

  突然只见晶石上光芒大闪,璀璨的让人睁不开眼,半空中一道激动的女声高亢的响起“恭喜你!成为本次选拔的第一千名整数幸运者,你将获得本公司免费提供的双人马尔代夫情侣豪华套餐,以及价值现金10万元的超额奖品!~”

  正在排队的人当时就炸锅了,还有这好事?没听说过啊!~

  后面的人急忙开始数人头,看看自己现在排第几,那些排在小灿生不远的人当即就跑的队伍最后重新排队起来,开玩笑一千整数都马尔代夫双人游了,要是自己正好排在一万号上,那会是什么大奖?欧美敞开游?还是拉斯维加斯忘情之旅?

  正在小家伙和其他所有人一起兴奋不已的时候,两个仆役一脸晦气的伸手按在红色方石的下方底座上,然后小声嘀咕“老家伙又偷懒了,这次不知道是偷工减料了还是直接用了盗版,又出问题了~”,说完转头对还在兴奋激动在心里为自己准备获奖感言,考虑颁奖发言的时候自己应该感谢谁的小家伙喊道“机器故障,再滴一次血~”。

  看着眼前晶石板显示出一行提示语“系统重启中~”,小家伙弱弱的问道“我的马尔代夫怎么办?我的十万奖品还有吗?”

  ……。

  进入场地之中,小家伙被带到一张石桌旁,但却没有半点通过第一层选拔的喜悦,反而脸臭臭的,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在盘旋“还我的马尔代夫!~还我的十万奖品!!~”。

  一直到黄昏第一次筛选才结束,小旗队里只有大壮、皮竹、毛蛋和灿生通过了初选,其他人全部被驱逐出去。

  整个近万人的选拔,最后剩下来的大约只有一千四百人左右,近九成的人被直接剔除在外。

  当所有人都到齐后天空已经彻底漆黑下来,这时场地四周亮起了微弱的灯火,两个仆役走到最前面的高台之上,居高临下的大声道“请各位按下石桌左上角的红色1字按钮,你们的第一道考题就是用匠神提供的蛛丝将绣花针串在一起,时间是戌时到亥时之间的一个时辰”。

  说完话两名仆役转身看向身后的滴漏,等待戌时的到来。

  时间在滴漏的滴答声中慢慢消逝,整个场地之中安静的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在静心等待仆役的发令声。

  当大铜壶里最后一颗水滴滴落,两个仆役转过身来大声宣布“考核开始!~”,然后重新将水注入滴漏后站在高台上监控整个考场。

  轻轻捏起蛛丝团,轻若无物的手感当即就让小家伙整个脸垮了下来,别说用其去穿过针眼,就是自己气稍微喘粗点都能将其吹断了。

  好不容易从丝团中找出其中的线头来,却见被两根手指轻捏的线头在空气里四处乱飘,根本无法掌控指尖。

  另一支手从放置绣花针的方格里取出一根针来,放在眼前一看,小家伙当时就骂上娘起来,这所谓的针比头发丝还细,针眼小的几乎看不见,好不容易在针鼻上找到一个隐约透射出一丝光线的小孔,将蛛丝好不容易送到针眼前一比较,蛛丝到比针眼还粗几分,这东西打死也穿不过去啊!~

  其他的考生也同样在抓狂,别说现在四周光线暗淡整个考场里都昏暗无比,就是艳阳高照光线充沛,也没人觉得自己能把一根随意乱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掉而且比针眼还粗的丝线从那小到几乎看不见的小孔里穿过去,这绝对不是人力所能解决的问题。

  时间在滴漏的滴答声中一点一点过去,原本举得一个时辰很充沛的考生们,此时一个个焦急无比,汗珠大颗大颗的滑落脸庞,后背湿的都能拧出水来。

  小家伙感觉自己都快疯了,手中的丝线手指稍微使点劲就断,眼看着那一团就要全部葬送在两指之间,却连一根绣花针都没能穿过去。

  两只手和脑袋完全挤在一起,眼睛都快瞅瞎了,两只眼睛盯着线头和针眼累的通红,泪水哗哗的往下趟,一通折磨下来生生的觉得生无可恋。

  就在此时高台上传来仆役的提醒声“还剩一刻钟~”

  仆役的声音如同丧钟,考场之内一片哀嚎,小家伙倒是没嚎,不过被仆役一催当时就崩溃了,一把掏出身边的匕首,将绣花针往石桌上一放,对着微不可见的针眼就是一刀狠狠扎下去。

  瞪着通红的双眼嘴里骂骂咧咧着“奶奶个熊~给老子把腿劈开!~”

  炼体士的手很稳,一匕首下去绣花针的针身上就被扎出了一个大洞,整根针差点就分成两半,小家伙也不理会,又拿起一个针放在石桌上照样一刀捅在中间,扎出个洞来。

  最后的一刻钟里小家伙尽然成功的将二十根绣花针穿到了蛛丝之上,没法不成功,被匕首通开的针身现在都能捅进一根手指去。

  两个仆役也看见了小家伙在发疯,却没去管他,匠神的命令是只要能把蛛丝穿过绣花针就算合格,其它手段一概不论,是以两个仆役对灿生的粗暴行为视而不见。

  其它考生一见灿生这么粗暴的破坏规则都没人管,当即就效仿起来,这里大多都是炼体士,对付一根针穿不过去难道还捅不过去,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手持匕首和绣花针搏斗起来。

  可惜的是最先尝试的是天才,拾人牙慧的是蠢材,等他们发现小家伙的举动不受限制后,其实已经没多少时间留给他们去慢慢折腾了,很快的最后一刻钟在一片铿锵声中结束,其中包括小家伙的五百名成功将蛛丝穿过绣花针的考生通过这一轮考核,其他的人全部被淘汰,小旗队除灿生外再无幸存者。

  当剩下的五百人在第一回合结束,休整相互交流的时候,小家伙才知道在江南丝纺有种分丝技法,可以将一根完整的丝线经过绣娘的巧手再分割成十份,分割后的每根只有原丝线的十分之一粗细。

  而发给他们的绣花针也不是最细的,竟然还有比这更细三分的穿丝针存在,据说这种针细到能从比头发还细的丝线中心穿进去,还不会撑裂丝线。

  技法娴熟的绣女甚至可以在一张透明娟帕的两面分别秀出两幅完全不同的图案来,而且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会相互干扰。

  两幅图案还都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当地女子出嫁都是自己绣制嫁衣,以此证明自己的心灵手巧,绣工不过关的年轻女子甚至都嫁不出去。

  小家伙心中感慨万千“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没想到这里除了我外竟然都是绣女!~”

  此言一出,立刻招来众怒,五百人众志成城的将小家伙爆捶了一顿。

  当两名仆役再次出现在高台之上时,小家伙已经奄奄一息。

  怜悯的看了一眼被众人围殴的小家伙,两名仆役怒斥众考生“干嘛停手!时间还早的很,继续给我打!~”

  然后两人从考场之中抬上来一张桌子,在桌子上铺下摊子,高声吆喝道“来来来~买的多赔的多~~要发财的趁早啦~~”

  有人问道“赔率多少?”

  二人当即竖起一块牌子,上书“坚持一刻钟一赔一,两刻钟一赔二,三刻钟以上不嗝屁一赔三~”

  众考生当即纷纷解囊相助,全都压在一刻钟上,看小家伙弱不经风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也没可能撑多久,这种结果明显的赌局还压不准那真是白活了。

  可惜所有人都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小家伙是有主角光环的,别说五百人,就是五千人五万人也打不死他,虽然样子凄惨了点,但是人家有自动回血原地满血复活的天赋技能,就是打到明天早上小家伙保证还能活蹦乱跳生龙活虎。

  在众人的蹂躏下小家伙坚强的护住了脸,任由无数拳脚加身而岿然不动,时间缓缓流逝,当两名仆役快乐的收起摊子,分开众人时小灿生已经整整胖了一圈。

  一些输红眼的考生依然不肯罢休,追的小家伙满场乱飞,誓要降妖除魔守护正道。

  …………

第十六章 穿针引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