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智商考核

  第二场考核在子时正式开始,害的众考生输了大钱的小家伙虽然被两名仆役拯救回来,但是却依然被所有人一致驱赶到了角落里。

  看着石桌上第二题的考题,小家伙很是无语。

  一颗四四方方五颜六色的魔方,一条缠绕在一起相互纠结的九子连环,一块方方正正毫无缝隙的联方锁。

  这就是第二题的考题,不限时间,规定魔方必须每个面都要颜色一致,然后放回盛放魔方的方框内,才能取出九子连环。

  将九子连环每一根都拆解下来,整齐的摆放在桌面凹坑里,会触发联方锁外的机关,然后取出联方锁,将其分解成六根卯榫结构的木条,再重新组合在一起,形成完整的方块,放回到盛放空间中,石桌的右下角会露出一个红色按键,按下按键红灯闪烁就算通过本轮考核。

  最先亮起红灯的前百名考生通过,其余一律淘汰。

  ……。

  看着手里的魔方,灿生觉得很荒谬,这种孩童玩具竟然也堂而皇之的摆在了神匠的考场上,作为题目,一道必须完成的考题挡在了所有人面前。

  作为玩具几乎所有人小时候都玩过,但是真能按要求让每个面的颜色都统一的却并不多,记得自己小时候最好的记录也只是统一了一面颜色而已,还不是每次都能成功,很多时候魔方在手里转来转去半天,最后上面还是五颜六色杂乱无章。

  如今小家伙就又重蹈了小时候的覆辙,一个魔方被扭来转去每个方块都转战各处,可是却始终无法将颜色统一起来。

  好不容易将一条线上的方块变成了同一颜色,却不想想要调动其它相同的色块过来,却又必须将原本组合好的再次打乱开来。

  如此往复之下,小半天时间小家伙还在和杂乱的小方块搏斗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考生都完美的跨越第一道难关,开始对下一道关卡发起冲击。

  周围的考生一个个开始解锁九子连环的景象,终于让小家伙忍无可忍,用身体遮挡住双手,将魔方揣在怀中乘没人注意自己的机会,飞快的用手指将魔方的每一个小方块都抠挖下来,只是片刻,原本方方正正的九格魔方就被拆成了零件。

  抬起头贼兮兮的观察了一下四周,所有人都在忙自己的考题,并没有人注意到小家伙的破坏行为,而被众人排挤到角落的好处,就是高台上的仆役也看不到他的小动作。

  裂开嘴嘿嘿一笑,雪白的牙齿反射着灯火的微光,小家伙偷偷将怀里的一堆零件又再次组合在一起。

  当组合好的魔方再次出现在石桌上时,一个每一面都是同一颜色的完美作品,被放在了方框里。

  “咔嚓”一声石桌上扣住九子连环的卡键自动打开,困扰半天的魔方难题就这么被破解了。

  贼笑着将九子连环抓在手中,小家伙想的第一件事不是应该先抽出哪根铁条,也不是该套动哪个圆环,而是拆了这东西需要多少时间,该用多大力气。

  其他人都在和铁丝铁条搏斗的时候,唯独他一人偷偷将九子连环放到了石桌下面,一只手握住铁条,一只手抓住铁丝,蛮横的拉扯开来,然后从被搬直的铁丝上将“九子”一个个取下来放到桌面的凹槽里,做完之后,又将被掰开的铁丝又弯成原来形状,放在桌面“九子”上空白的地方,还用力往下按了按。

  “咔吧”卡住联方锁的卡扣松了开来,被放开的小木盒轻轻弹跳了一下。

  小家伙乐的嘴角都快挂到耳朵上了,原来游戏是这么玩的,我真是个天才!~

  一把将小木盒抓在手里,也不去管到底是什么结构,两手各抓一边就粗暴的掰扯开来,前面还会遮遮掩掩的小家伙,现在对最后一道题的理解只有一个——破坏!

  其实他也确实没理解错误,联方锁的规则就是要求将由卯榫结构组合在一起的木条拆解开来,然后再将散开的木条再重新组成原来的木盒就行了。

  但是“拆解”可不代表“破坏”,精巧的组合让木条之间毫无缝隙,整体就是一个毫无破绽的完整体,因此小家伙的粗暴掰扯一点作用都没有,费了半天劲木盒还是那个木盒,纹丝未动。

  小家伙无所谓的撇撇嘴,反正时间有的是,别人大多还依然在和九子连环搏斗,自己有大把的时间打开这块烂木头。

  时间流逝,和九子连环搏斗的其他人,也开始一个个将铁条解锁开来,取出联方锁研究起来,此时有大把时间的小家伙开始着急起来,抓着木头盒子就在石桌上敲打磕捶。

  时间再次流逝,已经有人将联方锁拆解开来,开始重新组合在一起,大把时间可以浪费的小家伙,已经将木头盒子塞到嘴里用牙啃起来。

  时间继续流逝,前十已经诞生,后续破解成功的人一个个亮起代表通关的红灯,拥有大把大把时间的小家伙已经狂暴了,一只脚踩到石桌之上,摁住木头盒子一头用力的跺起来。

  时间仍然流逝,通过关卡的红灯已经亮起了九十多盏,被木头盒子折磨的快疯癫的小家伙大喊一声“老子不玩了!”,一把将木头块又扔回了石桌上的盛放空间里,盒子落回原位,愤怒的一拳砸在木盒上,嘴里大骂“去你妈的!”~

  “咔吧”石桌右下角突然弹出一个红色按键,小家伙傻了,所有围观小家伙发疯的人都傻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声音在飘荡“这是什么情况?规则可以这样的吗?~”

  小家伙还是很机灵的,在愣了一秒不到就醒悟过来,当即飞身扑向红色按钮,人还在半空中,手还差一大截,一脚就踩在按钮上。

  红灯亮起,第一百名诞生!~

  考场里安静片刻,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整齐划一的“我~靠!!!~”~

  两个仆役见小家伙这么通的关,两个人嘴角直抽抽,可是没办法,老头发布的规矩是只要红灯在一百内亮起就算通关,估计老头都没想过会有人根本不去拆解联方锁,而是怎么拿出来的又怎么放了回去,想想也对,这一关的要求确实是把完整的联方锁拿出来,然后再将完整的联方锁放回去就行了。

  可问题是,在这一拿一放之间还有个拆开再组合的过程好嘛~

  可惜现在谁也没办法证明小家伙从来都没有经历那最重要的过程,代表结果的红灯已经亮起,再否定他的获胜资格就是等于否定匠神的考试规则不完整,制造的机关考桌有重大疏漏,作为老头的家族仆役,老头的老脸还是要顾全的,更何况刚刚才因这小家伙赢了一大笔钱,正所谓拿人手短,规则又不禁止,睁只眼闭只眼也算给他的回报了。~

  二人却不知道,考桌的疏漏何止一点半点,在小家伙的“神之手”下,这一关的考试规则简直漏洞百出,被蹂躏的惨不忍睹。

  当小家伙被当众宣布通关成功后,被刷下去的四百多人当即就狂暴了,这真不能忍啊!太侮辱智商了!~

  四百人拉起横幅举起木牌,组成游行队伍就在考场里抗议起来,口中喊着“要民主!~要人权!~”、“净化考场腐败!~”、“抵制舞弊获胜!~”,和仆役组织的傀儡人墙对峙起来~

  双方先是口角相向,继而发展到彼此推搡,最后演变为拳脚相加,然后不知谁将场地四周用来照明的落地灯油挖出来,装进酒瓶里塞上布条点燃。

  当燃烧瓶飞舞,烈焰蒸腾,做为当事人的小家伙却坐在石桌上嗑着瓜子,一边围观暴动现场,一边声援被傀儡一个个扔出场外的四百考生~

  作为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战士,小家伙的阶级觉悟还是很鲜明的,永远站在被压迫者的一方,是他坚定不移的政治信念~

  ……。

  当场内暴乱被镇压,所有落榜者都被扔出考场,两名仆役再次回到高台之上,狠狠瞪了一眼在一旁为失败者愤愤不平的小家伙,开口说道“为了维护考场次序,现在宣布最后一轮考核禁止一切舞弊行为,任何不依照规定的行为都将被定为投机取巧,从而赶出考场~”

  小家伙小声嘀咕道“我可没有舞弊,我是在正大光明的作弊~”

  似乎听到了小家伙的自言自语,又狠狠瞪了小家伙一眼,仆役继续说道“为了防止再出现意外,最后一场考核现在就开始,考核内容是临摹画图,在我说开始后,这里将展示一副匠神绘制的《炼器万用图》,此图只会展示一个呼吸,然后你们各凭本事将自己记忆出来的部分按原样画出来,能画出多少算多少,谁临摹的最多最准确谁就是最后的优胜者,下面都回到自己位子按动3字键,等我喊开始~”

  一百来人乖乖的回到自己的位置,按下石桌上的按键,石桌桌面当即翻转过来,一张洁白的宣纸方正的铺在桌面上,在石桌的上方摆放着砚台、石墨和一根架在笔架上的毛笔。

  见众人都已准备完毕,仆役严厉的说道“再重申一遍,禁止一切舞弊行为,投机取巧者取消资格!~”停顿了一下见众人没有异议,大声宣布道“考核开始!~时间是两刻钟,请各位抓紧时间~”

  一张巨大的画图从高台上升起,只看了画图一眼灿生的脑子就是一阵晕眩。

  画图上少说也有上万的符号遍布其中,无数的文字注解穿插其内,中心处是十八般兵刃以及各种傀儡图形,所有的一切以九宫八卦方位有规律的分布开来,由无数线条连接在一起。

  很明显这是一张炼器引导图,光凭这么一张图放在外面就能让人抢的头破血流。

  一个呼吸的时间没人能把整张图都记忆下来,好在考核要求也只是比谁记得多记得准确而已,否则众人恐怕要怀疑神匠是不是打算找个神仙来当徒弟。

  一息时间转眼即过,画图呼啦啦的被收了回去,考生们无不满脸遗憾,这么宝贵的东西能多看一眼总是好的。

  灿生也同样遗憾不已,刚在画图里发现一个光身子舞女,画图就被收了回去,太遗憾了!~

  众人埋首按自己的记忆临摹其画图来,只是对一闪而过的画图每个人能留存记忆的都很少。

  小家伙记住的东西也不多,隐约中看到一把剑,剑的旁边是一把刀,到的旁边是什么就想不起来了,在剑之上小家伙记起有一堆符文,虽然没记全但还是想起来其中的一两个长得什么样。

  刀上符文只记住了一个,而记忆最深刻的还是那个光身子舞女,舞女在画图中心的偏右下的地方,身上有一条透明丝带,长发上有一根金簪,整个身上只有一件肚兜,漏在外面的身体部分画着一些或红或绿的线条,至于舞女相对符文却没记住一个。

  …………

第十七章 智商考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