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改头换面的生活

  江都自古便是南方大城,四周水道通畅,港口发达,又曾几度为都,所以当一艘插着“贾”字旗的青蓬小舫驶近江都城西的码头时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甚至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如蝇头小楷般列于江面的船只中,有一多半上面都插着这样的“贾”字旗。从人类文明诞生之日起,便有了物品交换,有了商贾之道,敢用“贾”字做标志,这家商会野心不可谓不大,势力不可谓不雄厚。船舱内,李中道看着面前的白须老人安安稳稳地坐着看书,听着舱外鼎沸人声,急的抓耳挠腮坐立不安,“金爷爷,我们到了。”

  老人随意应了一声,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似乎是看的太过入迷。

  “那我们什么时候进城啊?”

  “不急。”

  见老人没有应允什么的意思,李中道虽然竖着耳朵时时听着舱外的吆喝声、号子声、叫卖声,试图想象外面的热闹场景,却始终没有掀起窗子或者出仓观望。半月前本来说是两天后离京的,谁知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李中道就被扔到了这艘小船上,见到眼前这个据说当初在母亲家里做帐房的老爷爷。从船出发之后半柱香开始,李中道就悲剧地发现自己晕船,吐了两三天瘦了一圈之后又花了七八天才恢复精力,所以大半个月的旅途里,其实他有精力抓耳挠腮的时间不过就五六天而已。不过出于对老人身份的尊重,再加上晕船期间老人对自己精心的照料,李中道也就听话地乖乖待在船舱里不出去露面。只是因为走得太过匆忙,不仅没能见上小萱最后一面,甚至都没知会一声,心里很担心小萱会不会气恼自己不告而别,随即又想到小萱会不会跟自己一样每天都变得很闷,闷的时候说不定会想到自己。想到此,窗外的声音仿佛对李中道再没半点吸引力,转眼间他便静静地坐了下来,露出一脸傻笑。对面老人见状,回想起李中道一路上唠唠叨叨话里话外从没离过的“小萱”,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一顶青色小轿被抬至码头。码头本来熙熙攘攘略显拥堵,但是看到这顶轿子,不管是忙着搬货的工人还是谈论生意或者监工的商人都主动往两侧让路,一些外地商绅多有不解,旁边立即有人上前低声解释。船舱里李中道刚刚听老人安排换了一件绛蓝色短襟,本来南方水乡服饰跟北方就颇有不同,再加上颠簸半月有余消瘦了一大圈,李中道看上去跟半月前模样迥异。老人放下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换好衣服的李中道,摸着胡须满意地点了点头,终于发话:“走吧,该出发了。”

  出发时京都还春意未浓,到了江都却已是初显暑意。李中道跟在轿子后面匆匆而行还出了一身薄汗,再加上一身金老准备的打扮,十足的一个资深长随。不过此刻,这些他都已经无暇顾及,眼前的新鲜景色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看惯了京都的大气粗犷,江都虽然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城,道路宽阔,但是布局以及路旁店铺的摆置却处处却透着清洁秀气,更不用说对李中道来说不计其数的陌生商货。京都也有不少江南人,但是只有在江南之地才能明显地注意到南人明显娇小些的身材,清秀灵动些眉眼,干净细致的穿着打扮。虽然自打小已经离开这里十二年,来时也多少有些不情不愿,但在踏进江都城的那一刻,李中道却莫名地有种回到故乡之感,不知是否因为阔别多年,这份喜爱甚至有些难以自禁。

  “自明日起,你就随我住,对外会介绍你是我一个远方外甥,我会带着你先看看这江都城的鱼、米、绸、布、盐、铁生意,他给你的目标就是这一年内把我这半辈子攒下来的东西学到一成,所以你别想着过的太轻松。”虽然是贾氏商行大本营江都的实际掌权人,金老住的宅子并不大,由于早年一些原因,他没有亲人,这些年来一直独居,只有两个负责整理打扫的老妈子,所以虽然只是个里外两层的小院子,还是时常能感觉到暮气和冷清。有一刹那,看着面前心不在焉的李中道、庭中明媚的阳光和清凉的芭蕉叶,再听着耳边不知何处啾啾的鸟鸣,金老恍惚觉得自己日渐衰老的身体里突然有了一股生气。“阿辉,过来”金老冲侍立旁边的一名青衣小厮招了招手,对李中道说,“这是阿辉,之前在城西米行做了两年伙计,这两年我身体越来越差,看他生的顺眼,又勤快孝顺,便让他搬过来照顾我起居出行。阿辉啊,中道刚到江都,这两天你先陪他出去转转,年轻人多交流交流。”

  金老刚挥挥手示意他们俩可以走了,却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士农工商,商为末道,虽然你父亲当年也是名商人,但今时毕竟与当日不同,为免谣言议论,今后出门你便将中道二字反过来,自称李道中,我跟阿辉便叫你阿中。千万记住了,好了,出去玩吧。”

改头换面的生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