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异变【二】

  血,洒落一地,胜负已经注定,奶奶伏在地上喘息着,血沾在银白的发丝上,苍老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楼渊缓缓走到奶奶面前,利爪上的血珠一滴滴的滴落到白色的地板上,周围静的几乎能听到血珠砸到地板上的声音【你还是不肯交出来吗?】楼渊居高临下邪笑着【你以为你能坚持下去吗!?】楼渊癫狂地大笑起来,利爪飞舞着,鲜血飞溅,雪白的墙壁吸食着血液,苍凉而惊悚,房间充斥着苍老沙哑的惨叫声和浓郁的血腥气味……

  学校里,重玄注视着手中随意转动着的笔,不知为什么,他总有种不安的感觉,数学老师还在滔滔不绝的的讲解着他认为‘有点难度’的数学题,无视花薇薇想要吃人的可怕眼神,继续听课,忽然,心脏传来一阵淹没意识的痛楚【呃……】重玄脸色变得苍白,紧紧地用手攥住胸口的衬衫,课桌上的书本文具被挥落一地传来巨大的声响,数学老师慌乱地推了推眼镜【这位同学你怎么了!?】全班同学的目光齐齐射向重玄,花薇薇盯着苍白的重玄眸子里写满了焦急与担忧,冷汗滴落,重玄睁大眼睛【这个感觉……不好!】重玄猛地站起身快速的冲出教室,花薇薇心下了然,随着重玄也冲出了教室,只留下处于痴呆状态的数学老师和交头接耳热火朝天议论着的学生……

  重玄不顾周围人群异样的眼光,纵身一跃在居民楼房顶上疾驰,花薇薇皱眉【这个白痴!】她默默地在心里鄙视着重玄,但她还是紧紧地跟着他,完全无视了楼下拿着手机猛拍的无聊群众,重玄的汗水打湿了额前的头发【快一点……再快一点!】,他不断的加速,花薇薇吃力的在后面追着,终于,重玄赶到了家,但是结界却阻隔了重玄的前进,血腥气刺激着重玄的神经,他疯狂的攻击着结界,尽管自己已经被反弹过来的力量伤的血迹斑斑,这让他怎么冷静!那血腥气是他奶奶的啊!!!

  花薇薇气喘吁吁地赶到,她也料到了事件的不妙,可是当看到重玄不要命似的攻击着结界时,她不禁怒火中烧,他这个样子只会伤了自己啊!花薇薇左手一横,一根藤蔓紧紧地捆住了重玄,重玄一边挣扎一边大吼【放开我!!!】花薇薇看着这样的重玄鼻子一酸,大声吼道【你是白痴吗!就算把自己打死了!你能进去吗!?】重玄停止了挣扎,剧烈的喘息,花薇薇心下一痛,用手结印念动咒语,光芒乍现,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冒着寒气的木剑,冰朽,冰木所造,珍贵异常,乃天下至宝,据说可以解除一切结界,花薇薇咬紧嘴唇,为了重玄她把家族至宝都掏出来了,她觉得自己绝对是疯了!不再多想,双手握紧冰朽狠狠地插进结界【喀吧!】结界破碎闪耀着消失在空气中,花薇薇收回藤蔓和重玄一起冲进屋内!

  忽然,重玄脚步一顿,气浪涌动,眨眼间重玄变得像地狱修罗一般,嗜血的红眸散发着寒光,黑发长及腰间,随着气浪的涌动凌乱的飘动,尖尖的獠牙露出嘴唇,一双狐耳和身后的九条尾巴早已出现,奶奶的封印已经被重玄强大的妖力冲破!重玄几乎失去理智的扑向浑身浴血的楼渊,那是他奶奶的血啊!!!花薇薇冲进房间,眼前的景象让她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她几乎是爬着来到奶奶身旁,泪水滴落,双手沾满鲜血颤抖着【奶……奶奶!?……】

  重玄陷入癫狂不停的攻击着楼渊,全然不顾自己破绽全露!【你就是重玄?呵……真是弱爆了!】楼渊一边闪躲一边嘲笑着重玄,重玄嘶吼着,睁着赤眸速度加快了一倍,楼渊戏虐一笑,结印定住了重玄然后抬腿狠狠一踹,重玄被踹到墙壁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墙壁上裂开无数条缝隙,剧烈的疼痛加深了重玄的仇恨,他吐出一口殷红的血,张开利爪以雷电之速袭向楼渊【就算是死!我也一定要杀了你!!!】

第八章 异变【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