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激战

  楼渊眯着眼睛,危险而又疏离【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周围笼罩着漆黑的邪气,扰乱了视线,重玄睁着闪着红光的赤眸,可是周围的一切还是漆黑一片,在夜里这样明明是可以看清的,但重玄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漆黑一片的原因,这不是自然因素所致,而是楼渊的邪气所致!

  重玄竖起狐耳凝神听着周围的动静,可却什么也听不到,忽然,周围空气流动变的诡异,邪气幻化成利爪摩擦着空气如闪电般向重玄背面袭来,感觉到背后的异样,重玄猛地侧身避开,虽然躲过了利爪,但重玄还是被利爪的爪风抓伤了手臂,血肉淋漓,白色的衬衫已经被血浸透,血液顺着衣角流到黑色的牛仔裤上消失不见,汗水打湿了重玄的头发软软的贴在额前,重玄就像从水中捞出来一样,他紧紧用手捂住伤口,警惕的盯着四周,慢慢后退【不错嘛,在这种情况下躲过‘暗影’的,你是第一个,不过,下一次,你就没那么幸运了!】楼渊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重玄辨不清方位,【可恶!】重玄暗骂一声,突然,四周出现了很多个‘暗影’,飞舞着,如同一只只黑暗中的蝴蝶,令人眼花缭乱,重玄瞳孔一缩【不好!】然而,逃跑已经来不及了!暗影穿透胸腔将重玄钉在地面上,重玄的身体就像靶子一样,蜂拥而至的暗影接连穿透了重玄的身体【呃啊啊啊啊啊……】重玄扬起涨满血管的脖颈惨叫着,血浸入了重玄身下的地面,染红了一大片面积,他无力地偏着头呛咳,血从嘴角不断地划落。

  楼渊从暗中走来,姿态优雅的舔着沾满鲜血的利爪【果然是半妖的血液,真是恶心!接下来……该说再见了!】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楼渊举起利爪划向重玄的脖颈,重玄勾勾唇角认命的闭上了眼睛【会死吧……这样,就不会痛苦了……】【叮!】冰朽带着劲风削断了楼渊的利爪,冰冷的剑气把楼渊震到十米开外,花薇薇亚麻色的头发被风扬起,甜美的脸蛋上布满泪痕,一双含泪的美目痴痴地望着重玄,重玄心下一痛,都是他的错!都是因为没用的自己她才会伤心!想到现在自己不堪的模样,重玄只觉得恶心和羞耻!

  楼渊冷冷的看着自己被削断的指甲,剑气擦伤了脸颊,几粒血珠渗出来,好像在诱惑,勾起朱唇【看来这次收获还不小呢,花灵主和冰朽都出现了……】花薇薇无视楼渊,匆忙跑到重玄身旁用手臂轻轻托起重玄的身体【呃……】重玄惨白着脸呻吟出声,血滴滴答答沾在了花薇薇的裙子上,她忍住眼中的泪抱住重玄【不要死……求你不要死!】重玄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模糊不清,他无力地笑笑【傻……】

  忽然,暗影袭来,重玄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用力推开了花薇薇,后背就这样被暗影再次穿透,血溅在花薇薇脸上,她这辈子再也忘不了今天的这个场景,重玄笑的凄美,口中的血喷涌而出弥漫在空气里,他张着嘴无声的说【快跑!】然后重重的落到地上再没了声响,花薇薇愣住,楼渊戏虐的看着花薇薇,一脸鄙夷,生命在他手中的价值如同蝼蚁!他一步步的靠前,花薇薇却没有发觉,她疯狂的晃动着重玄,泪如泉涌,她不要他死!他不要重玄像她的亲人和奶奶一样死!

  终于,楼渊拿到了冰朽,他毫不留情的向花薇薇和重玄砍去【这下,你们就可以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吧!】【咔!】一道闪电劈向楼渊,楼渊闪身避过,邪气消散,一个带着黑色斗篷的老头出现!楼渊瞳孔紧缩【这是……!】雷电密密麻麻的落下来,让楼渊无处可逃,撑起邪气结界布满周身,可是楼渊还是被震的口吐鲜血,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老头,楼渊化成一阵黑烟散去……

第九章 激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