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再次遇到背叛

  当紫滕一行人回到阿尔克城时,发现了一个大新闻-小鹿星被非法的科研活动研究白洞技术而摧毁,官方发布了一段视频还承诺会找出这次严重事故的幕后主使。

  紫滕心中存有困惑,这次不是联合任务吗?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影响?难道有人派我们……

  当掠夺者停到阿尔克城外时,紫滕只想快点结束这事情,但没有想到仿生人在此死机同样也是人为的。没有了仿生人对掠夺者的控制开启舱门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为了防止上一次的事情再次发生紫滕把人召集在餐厅,想一起探讨下一步该怎么做。

  当所有人都来到后,莱德给在场的人倒水喝,估计是朗多口真的渴了直接拿起莱德准备给紫滕的水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莱德知道朗多是这样的人下面按照往常的剧本发展就是莱德放下心中的事对朗多一顿有力的拳头。

  但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让本来就存有问题的事情更加的看不透!喝下水的朗多首先感到自己有点头晕和四肢无力然后就一头栽倒过去,瞳孔没有扩散呼吸平稳。看不出有什么潜在问题的众人把朗多送到了医务室进行彻底的检查,发现朗多中了神经毒素没有生命的危险只是脑部的神经活动只能维持生命。

  莱德一脸的呆滞,不知道的会以为是他中了神经毒素。莱德在回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自己到底干了什么?所有等着莱德给自己做出一个解释,莱德看着一双双眼睛大脑一片混乱为自己说不出一个字。

  紫滕:“我相信莱德,我相信你们也相信莱德。”

  莱德:“谢谢!我想回自己的房间静静。”

  紫滕:“去吧!不要想那么多。”

  莱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其他人也回到自己的房间。紫滕觉得分开不好,也许藏在其中的内奸会有其他机会下手,紫滕只希望每个人小心防范。紫滕看着一个个离开,自己也在此检查一下朗多的情况,发现跟原先的情况一样自己也回到房间想一想有什么好的办法找到内奸。

  等紫滕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时听见了,咚咚咚的敲门声,紫滕不知道是谁这个点回来到自己的房间,带着疑惑紫滕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打开门后嘉文站在紫滕的面前,精致的容颜有了原本不属于的担心。

  嘉文:“紫滕我很害怕。”

  紫滕:“我看出来了,你要进来吗?”紫滕把身体往里面一斜给嘉文足够的空间进入房间。

  嘉文:“紫滕我今晚可以留在你的房间吗?”

  紫滕:“我有选择吗?”

  嘉文笑了一笑将好把脸上的阴天一扫而尽,原本让人看了心疼的脸换成了一副让人走不动的。

  原本嘉文自己要睡在沙发上,紫滕会允许她这么做吗?紫滕没有理会嘉文的话和动作,一双手抱起了软弱无骨的嘉文,两个人的脸都快要贴在了一起,紫滕呼出的气让嘉文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心脏的极速跳动让嘉文脸红的想让人一口要下去!

  就是在这么暧昧的时刻,门外又听到了求救声,这不得不让这暧昧的时刻终止。紫滕把嘉文放到了床上安顿好,自己又跑到外面看看到底又有什么发生了!

  等紫滕赶到的时候该来的都来了,这次在此中毒的是莱德,这次是有人直接把毒素注射进了莱德的身体里,在莱德的右臂上有明显的注射器的痕迹。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件好事?大家对莱德的存在的误会解开了,莱德也倒下了不知道下一个是谁?

  现在还有行动能力的有紫滕嘉文盖伊三人,紫滕知道内奸必定在其中在内奸没有露出任何破绽的时候,任何没有理由的怀疑都会把自己陷入困境之中。刚才嘉文和自己在一起,注射毒素的应该是很近的距离,所以嘉文没有时间来做这一切,剩下的只有盖伊了,虽然结果很明显但是紫滕不愿相信这一事实。还有一种理论上不存在的假设,有人躲开了仿生人的扫描偷偷的藏在了飞船上,在把握好时机就可以做到这一切他想要做到的。

  为了缓和尴尬的局面紫滕提出来自己的假设,让尴尬的局面有所缓和。没有卡的三人只能拿着枪挨个搜查飞船的每个角落,试图找出那个假设存在的人。三个人抱团搜查完飞船中各个可以藏人的地方,结果根本没找到那个假设存在的人。

  三人重新回到了出发的地方,都在站着心中想着自己的接下来的行动。嘉文把枪对准了盖伊,盖伊同一时间也把枪对准了嘉文。

  嘉文:“紫滕我们刚才在一起,我们已经到过飞船的每一个角落,你因该也猜到了是谁了对不对?”

  盖伊:“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指我?但是我相信你紫滕,我希望你也同样相信我!”

  就在紫滕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在他们四周的门突然放了下来,紫滕看到此情况立马人二人先冷静下来。有了紫滕的劝说再加上突发的情况,二人放下了枪。紫滕到门跟前试图把门开起,没想到紫滕把密码输入后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催泪弹,把致晕的气体溢满这小小的空间。没过多久三人全部到了下去。

  等待紫滕有意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他人已经被绑好在舰桥上,坐在对面的就是早就昏迷不醒的朗多。

  朗多:“看你们的表情就知道为什么是我?我是那边的人有人让你们背锅我只是按照命令办事。等一会就有人来押送你们。”

  众人对朗多的背叛真的没有想到,他不仅是第一个中毒倒下的还是一起生活学习那么久的人。每个人都有颗私心,只是大小问题,每个人都会自私自利,只是利益多少问题。每个真正的朋友之间可以存在这些,但是朗多这般赤裸裸的背叛真的很伤!

  世界上总有些人那么的虚伪,以华丽丽的伪装包裹那颗丑陋肮脏的心。既然如此,非真心,非实意,何必再虚伪做作下去,玷污纯洁的友谊?

  人生过客匆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我也不少。

  谁在背后导演一出阴谋没安好心?生命太过潦草,猖狂一季终被烧!

  那些从我生命中经过的人,时间会证明一切,是露出你的尾巴,你的棱角,还是你那颗火红炽热的真心。

  看透了虚伪,我便不会和你真心以待,伪装着自己和你玩你所谓的“游戏”!

  此时此刻,在众人的心里面前的朗多已经不是他们过去所认识的那个了,他们过去的情谊只存在在过去的那个朗多身上1

  人呀,总是太善良了,就会被人玩于股掌,那些虚伪到了极致的朋友,其实才是真正伤口上撒盐的人,更甚者,当面是兄弟,背后捅刀子的就是他。虚伪的人性,涂鸦出虚伪的世界,让人无法超拔。无论虚伪给自己带来多重的负担,只要能拥有自己想要的虚假的融洽,也是何乐而不为,人性就这样把真实伪装,在虚伪中徘徊,也会活得其乐融融。

  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我们谁都无法以自己的心性活得舒贴,为了适应外在环境,在生活中我们不得不充任多重角色去迎合世味的浓淡。

  生命的成长本来就简单而纯粹,所有的虚假都来自人为。在烦嚣中,我们便心怀几许应对的机巧,埋藏心爱,却因顾左右而言它;一颦一笑,谁都难以明其真意;用微笑掩饰内心的伤悲;用强蛮遮掩了灵魂的脆弱;行为就这样背叛了自己的真实意愿,无论故意还是随意。

  紫滕:“朗多我们不求你放了我们,但至少告诉我们他们为什么会找到我们来当替罪羊?”

  朗多:“告诉你们也无妨,他们马上就要来了。”

  这次任务根本就是为了你紫滕准备的,有人买通了关系让你不以非正常的方式死去。其余的人就是为你陪葬的!

  紫滕:“那你心中有过一丝后悔或者说有一丝迟疑吗?毕竟有些人的关系还跟你不错!”

  朗多:“关系好能当钱化吗?你们也不要怪我背叛你们,你们只能怨自己跟紫滕染上关系。”

  紫滕:“既然你连一丝悔意都没有我也就不留手了。”

  朗多:“资料上说你很厉害,但是请你搞清楚现在你的处境在说话。”

  朗多还有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紫滕就从右眼放出死亡之力把大意的朗多的生机抽干了。变成干尸的朗多倒在了紫滕的面前,朗多手中的到也掉在了紫滕脚下,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救所有人都解放了。紫滕不想坐着等死立马利用自己的权限把自己的神经和掠夺者的系统进行链接,好在紫滕的精神力不错勉强能控制掠夺者飞回天府。

  回到天府的众人不在提起朗多这个名字,在考辛斯的一再追问下紫滕只说朗多在任务中不幸身亡,这估计也是朗多最好的结局。

  其他人也对紫滕的任何事情闭口不提,这也是他们保护自己的方式。

第五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