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府兵统领

  “不让我进府?为什么?”狼君看着那少年不解道。

  “神督使大人说了,再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你去年打麻将输的钱还没还清,今年要是再来输了又得欠着,所以大人说年关之前你要是还不上钱,就不让那进府。”那少年义正言辞道。

  狼君听了这话顿时就很不服气了,这式微还在眼前呢,自己岂不是很没面子?他只能尴尬的苦笑了笑,然后反驳道:“喂!喂!喂!我是那种欠钱不还的人吗?我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之前老夫人管家时他怕我乱花钱就不让我管钱,后来他又把账给我夫人管,现在家里的钱都管在我夫人手中,我每月就两百两月俸,剩余的我不都还了吗?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今年打麻将我还会输啊!”

  “这我管不着,反正神督使大人不让你进去我就不能放。”那少年丝毫不理会狼君。

  式微看了看那少年,又看了看狼君,然后小声问道:“狼君,这人是谁?”

  狼君一脸无奈道:“圣君府的府兵统领梅若虚,梅千雪的骨灰级跟班,惟梅千雪命是从,只要是梅千雪说过的话,他都当成圣旨一般供着,别人的话一概不听,身手不错,就是脑子不太好使。”

  式微看了看眼前这少年,倒也不觉得他哪里不正常,便上前搭话道:“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梅若虚看了看式微,然后道:“只要不是狼君,都可以进去!”

  狼君听了这话连忙跑上前来,看着式微坏坏一笑,小声道:“看我的!”然后看着梅若虚道:“喂!你刚刚说只要不是狼君都可以进是吗?”

  “对!别人都能进,就你不能。”梅若虚异常肯定道。

  狼君得意一笑,然后就打算绕开他往府内走去,梅若虚见状连忙上前拦住他:“喂!不是说了你不能进吗?”

  “你说的是狼君不能进,又没说我不能进。”狼君丝毫不理会他,继续往前走去。

  梅若虚满脸困惑:“你不就是狼君吗?”

  “谁说我是狼君了,我现在不是狼君了,我现在是这位姑娘的朋友,始均狼的儿子始更狼。”狼君微微的笑着道。

  “这……那你还不就是狼君吗?”梅若虚被狼君搞的有些糊涂。

  狼君继续微笑着道:“这怎么能一样呢?狼君是巡防城捕统领,北曜宫的宫主,始更狼是始均狼的儿子,这位姑娘的朋友。这两个能是一个人吗?”

  “这……”梅若虚已经完全搞不清楚了。

  狼君见状继续进攻:“你们神督使大人是怎么跟你交代的?”

  “他……他……他说不让狼君进府。”

  “那不就行了,你们神督使大人说不让狼君进府,有说不让始更狼进府吗?”

  “这……”

  梅若虚彻底懵圈,式微在一旁都看呆了,然后不由的在心里哈哈笑了起来,这孩子果然不太正常啊!

  狼君得意的看了式微一眼,然后就打算进府,突然又一个身穿白衣的人飞了出来,只见他手持大刀,丝毫不留情面的便朝着狼君一刀劈了过去,狼君连忙撤了回来,连连退了几步。

  “少废话,说不让你进就是不让你进,什么时候把钱还清了再说。”那手持大刀的少年冷冷的冲着狼君道。

  “喂!一点情面都给啊!”狼君看着那少年道。

  “这人又是谁?”式微又问狼君道。

  狼君叹了口气:“这人就不那么好对付了,他是圣君府的大总管梅若谷,在圣君府中的地位仅次于梅千雪,这家伙做事向来不讲情理,一板一眼的,有时候就连梅千雪都得看他脸色办事。”

  “嚯!这么牛!”式微不由感叹,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管家能管到主子的呢。

  狼君又叹了口气:“不就是一千两银子吗?这梅千雪至于这样的?居然连梅若谷都给派出来了,看来今天这门我是真进不去了。”

  式微看了狼君一眼,然后思量起来,此时圣君府内是什么情况她尚不知道,梅千雪是什么样的人她也不知道,虽然这狼君和自己刚刚认识不久,但若是能有他相陪,自己进府倒是也多了几分底气,只是现在想把他带进去,不表明身份似乎是不行了,转念想想,此番反正自己本就是来亮明自己的身份的,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思量了片刻后式微决定还是现在就亮明身份把狼君带进府中的好。

  式微看着狼君问道:“狼君若想入府,我倒是可以帮你。”

  “哦?姑娘你能帮我?怎么帮?”狼君饶有兴趣的看着式微问道。

  式微心中也并没有底,自己这个川途圣君的身份,不知道在这里有没有用,她只能硬着头皮道:“不知道管用不管用,只能试试看了。”

  说罢她便走到梅若虚和梅若谷面前,然后从怀中掏出了玉帝的册封文书,冷冷道:“吾乃玉帝新册封的川途圣君,速速让你们神督使大人出来迎驾!”

  梅若虚先是一愣,然后看向了梅若谷,只见梅若谷神色虽然没有多大变化,但是眉宇之间还是多了一丝惊愕,不过这般处变不惊的冷静倒也着实让式微感叹,也真是很难把它和这样一个少年联系在一起。

  梅若谷先是沉默了一小会,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然后过了片刻才对梅若虚道:“去请神督使大人。”

  梅若虚没说什么,只回头看了式微一眼便飞身进了府门。

  狼君走上前来,看着式微,满脸不可思议:“姑娘你竟是川途的圣君!这办法还真是挺管用的,不过这天庭还真是奇怪,先派了个神督使来,隔了千年才派来个圣君,这事对姑娘来说,真不知是福还是祸。”

  狼君这话虽说的随意,像是在开玩笑,但是式微却也能听出来,这狼君倒是把事情看的通透,不愧是能在川途位居上层的人。

  式微的确不知这件事是福还是祸,这北蛮荒地,本来就是九死一生,虽然现在如狼君所说治安已经很好了,但是毕竟这里不算是天庭的地盘,自己这个圣君的职衔又是位卑言微的,就算死在了川途也不会有人会管,谁知道这个神督使是怎么想的,他要是个正人君子还好,说不定能把自己这个川途圣君放在眼中,但他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恶煞主,就不把自己这个圣君放在眼中,那自己此番就等于是羊入虎口。

  而且连狼君都说出了这样的话,凭借他对梅千雪的了解,这事真的有些悬。

  过了没多久,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便领着一群人快步走了出来,他身后便跟着梅若虚,式微看这情形便知道此人就是狼君口中的梅千雪,果不其然,等那男子出门后梅若谷和门前的守卫便连忙上前参拜:“参见神督使大人!”

第八章 府兵统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