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蚀火冥昙

  龙天放一次次利用身法移步避开爬虫傀儡的撞击,与此同时,仔细观察着眼前的爬虫傀儡,试图找到它身上的弱点所在。

  每一次的“傀儡之阵”,火月仁老师都将利用人灵念力流拼接组合成不同形态的巨型傀儡,虽然各个都看似坚不可摧,可再厉害的傀儡也总会有其弱点,只要找到它的弱点之处,就能将其拿下!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那炷长香就快要燃到尽头,四人明显已经有些体力超支,而四尊爬虫傀儡则依旧凶猛十足。

  “啊——”火光守峪一声惊呼。

  只见一尊爬虫傀儡突然将其百丈长的身躯直立了起来,二十六根手脚将火光守峪牢牢禁锢在了身前,龙天放想要帮助火光守峪却为时已晚。

  火光守峪闯阵失败。

  “救我!”紧随其后,在龙天放旁边的火日明大喊。

  一尊爬虫傀儡正用其前部分的六根细木手脚,将火日明的双臂死死夹住,爬虫傀儡整个巨大的身躯正要立起,以便用它更多的细木手脚将火日明完全禁锢。

  龙天放一技麟跃,猛然跳到正在于自己对抗的那尊爬虫傀儡背部,接连再一技,朝旁边欲要禁锢火日明的那尊傀儡跃去!

  “啪!啪!啪!”

  折木之声骤响。

  龙天放跃至半空使用麟爪一技,将夹住火日明右臂的三根细木折断,落回地面。

  火日明立刻利用解脱开的右手麟爪折断了夹住自己另一手臂的三根细木,随后也落回地面。

  二人对视一眼,火日明还来不及道谢,两尊爬虫傀儡又疯狂的朝他们袭来,迫使两人分开。

  刚才就下火日明令龙天放有一丝顿悟:

  “若是折断了这怪物的手足,它便无法再爬行了!”

  龙天放立即闪身靠近爬虫傀儡的身躯一侧,可还没碰到那些细木手足,爬虫傀儡粗壮的身躯便猛然一撞,将龙天放撞飞至几十丈外。

  根本无法靠近它的细木手足!

  摔在地上的龙天放扶地起身,只见不远处的那爬虫傀儡正朝着自己的方向猛冲过来,迅速至极,空气处处炸裂!

  赌一把!

  龙天放悍然决定,站立起身,怒视正攻击过来的庞然大物,一声呐喊,一跃迎了上去。

  龙天放和巨物就要撞到一起,巨型爬虫傀儡扬起前身,张牙舞爪相对。

  奇怪的是,龙天放并没有出拳攻击,而是在半空中一换身法,垂直落下后再俯冲到了爬虫傀儡的腹部底下。

  位于傀儡腹部下方的龙天放平躺在地面上,兽灵之力顷刻爆发于麟掌之上,向傀儡腹部击去!

  这一麟掌的威力之大,令虚空之中荡漾开一层层微波,好似水中的涟漪一般。

  爬虫傀儡的大半个身躯受其冲击高高扬了起来,龙天放抓住时机,奋力跳起!

  “啪!啪!啪……”

  折木之声紧锣密鼓地响起。

  龙天放跃起的过程中,使用如利刀般的麟爪将爬虫傀儡一侧的十三根细木手足全部折断!

  爬虫傀儡立即失去了平衡,踉跄着努力支撑巨型的身躯。

  “轰!”

  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巨型爬虫傀儡最终轰然倒下。

  此时,起点处的那炷长香燃烧殆尽,末端的香灰涣散落下。

  “时间到!”火月仁老师喊道。

  还在和火云晴和火日明对抗着的两尊傀儡随即停了下来。

  龙天放喘着大气,看着倒在自己身前的庞然大物,兽灵之力渐渐收于体内,金光灿灿的鳞片也显得越来越淡,最后完全消散,恢复了一双稚嫩的手臂。

  因闯阵失败提前出了木桩练场的众多幼麟人们欢呼着纷纷围了上来。

  远处的火月仁老师默默看着龙天放那幼小的背影,会心一笑。

  拖着疲惫的身体,龙天放兄妹、火光守峪、火日明以及火辰风走在回家的路上。

  “刚才谢谢你了。”火日明开口对龙天放说道。

  在此之前,火日明虽然天天与龙天放见面,但二人很少会有交流,火日明总觉得自己这么努力,可兽人等级的提升速度还是怎么也追不上龙天放,心里难免有些不平衡。

  可要知道,幼麟人在十岁以前都是构建根基的阶段,不会借助心诀提升人灵,也不会借助功法提升兽灵,因而突破了合一之体的幼麟人已经算是资质极高的了,像龙天放这种达到合一之体大成的,就是极为罕见的奇才。

  “小事。”龙天放笑着对火日明的致谢作出回应。

  一旁的火辰风开始手舞足蹈的描述起龙天放刚才对抗爬虫傀儡那一战的情景,由于火辰风在第一迷阵中就出了局,因而在木桩练场外全程观看了这场激战。

  “简直是太精彩了!”火辰风激动不已。

  而另一旁的火云晴则显得有些魂不守舍,喃喃开口:“可是哥哥还有三天时间就要去地火洞里吸取地火之源,以后就不能和我们一起训练了。”

  每个幼麟人在年满十岁那天,都要独自进入奇焰山谷深处的地火洞中,将洞中的地火之源吸入体内,以便日后习练麟人族的功法。

  “傻晴妹,我又不会离开奇焰山谷,再过一年半你也年满十岁,那时我们便又可以一起习练功法了。”龙天放大大咧咧地说道。

  “嘿,你们知不知道生长在地火洞后面的蚀火冥昙?”火光守峪突然发问。

  “蚀火冥昙这种花是由土壤之下流动的地火孕育而生,已经获取了地火之源的麟人可通过这种花来测试体内的地火纯度。”火日明说道。

  “那我们可以先去地火洞后面把花摘到呀,三天过来等天放获取了地火之源,便可以立即拿它来试一试。”火光守峪兴奋的提出自己的意见。

  “急什么,现在我不是还没有地火吗。”龙天放说道。

  “早些拿到冥昙早些测试,也总是好的。”火云晴若有所思地说道,但凡是对哥哥龙天放有利的事情,火云晴都是断然不会否决的。

  “那我们明天训练结束之后就去地火洞后面摘冥昙!”火云晴的态度让火光守峪更加兴奋,立即决定下来。

  “算我一个!”火日明加入。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火辰风激动地跳到众人身前,从裤腿下露出来的两条兽腿显得有些笨拙。

  “不行,蚀火冥昙是灵性之物,万一到时候发生什么状况,我们还得顾着你。”在场的无人除了火辰风之外,都已是合一之体,为了安全起见,火光守峪否决了火辰风的加入。

  火辰风没有理会火光守峪,转头面向龙天放,一脸委屈地说道:“老大,你就看在你今天差一点用一粒石子杀了我的份上,让我去吧……”

  闻言,龙天放忍俊不禁,只好装出一脸严肃向火辰风强调:“行吧,都去吧,到时候你看到情况不妙就跑。”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训练,对于摘一朵昙花这种事情,龙天放其实还是信心十足的。

  火辰风听到龙天放同意后,那张圆嘟嘟的脸上顿时积满了悦色,急忙捣蒜似地点头。

  就这样,五人的摘昙小队正式成立!

  走到了路口处,众人怀着对明天摘昙行动的期待分道扬镳。

  麟王大宅位于奇焰山谷中央,筑于一汪由山泉流积而成的琥珀之上,湖岸宽阔的石桥直通湖中的十级台阶,台阶之上,宅院大门左右朱柱赤墙,在房檐正中,用一方巨石所雕刻的麒麟头栩栩如生,墙内上方突起的诸多青瓦房屋顶可见宅中面积甚大。

  夕阳的余晖为整座宅院镀上了一层金边,显得更加气派非凡。

  龙天放和火云晴走过石桥,步上台阶,家丁早已打开了院门在此等候。

  二人进入院门,穿过青砖铺地的前院,来到正厅之中,正厅内的大圆桌正位上坐着火傲,云娥坐在其旁边的位置。

  “爹、娘。”龙天放和火云晴异口同声喊道。

  云娥身着绮罗素衣,浓密而黑润的青丝盘起一个简单雅致的发髻,姣好的面容上粉妆玉琢。

  从龙天放和火云晴出生到现在,娘亲云娥的面貌似乎就没有意思改变过。

  “来,菜都快凉了。”云娥典雅端庄,边说边挪了挪桌上盛着丰盛菜肴的瓷盘。

  待龙天放和火云晴凑过来坐下后,火傲发现了二人脸上的倦容,便问道:“今天火月司空老师和火月仁老师都教你们什么了?”

  十年前,火傲曾是这片灵大陆上众所周知的麟战王,盘古天国的第一勇将,羲皇为麟人族建造了一座城邑,位于兽人系领地与魔界之间,一来可震慑外系,二来可随时抵御魔界来袭。

  自从隐居于奇焰山谷后,火傲便开始学着过普通兽人的生活,卸下戎装,身着布衣,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可经过了这十年时间,火傲越来越迷恋现在这样的太平日子。

  对于一双子女,火傲从不刻意隐藏他的为父慈爱,只是在构建人灵兽灵根基的事宜上,对龙天放和火云晴的要求十分严格,尤其是对儿子龙天放。

  “火月司空老师教的是利用念力控制外物,火月仁老师还是让我们闯那木桩练场,而且在一炷香之内……”饥饿的龙天放一边大口大口地吃饭,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

  “哈哈,难怪把你们两个小家伙累成这样,等你们日后突破成为了灵满之躯,便可再一炷香之内轻松破解这三大阵了。”火傲笑着说道。

  “爹,哥哥今天已经破阵了!”火云晴眉飞色舞地喊道。

  忙着吃饭的龙天放此时也抬起头,向父亲火傲作了一个骄傲的表情。

  火傲稍稍惊讶后立即喜溢眉宇,虽然破这个木桩阵对于已经是双圣士等级的火傲来说,只需十个呼吸的时间,但这时听到龙天放在此阶段就在一炷香之内破阵,自然格外高兴。

  坐在一旁不断在向龙天放和火云晴的碗里夹菜的云娥,听到此消息也万分欣慰,露出了少有的笑容。

  云娥意向沉默寡言,为这个家默默付出着,对龙天放和火云晴的照料更是无微不至。

  在龙天放很小的时候,常常缠着云娥问:“娘,为什么爹爹和妹妹都姓火,而我是姓龙呢?”

  火麒麟兽人一族,以“火”为主姓,则是麟王火傲一脉,另外还有四个旁姓,分别为火日、火月、火辰、火光。

  每次龙天放这样问道,云娥都会不厌其烦的耐心向其解释:“因为你身上的金色鳞片让你爹想起了曾经与他平肩征战杀场的一位故友,那位故友是曾经的龙族首领,为了缅怀,故将你改姓为‘龙’。”

  此时,烛台上的蜡静静燃烧着,一家四口边吃饭边聊着家常,麟王大宅正厅内充满了浓浓温馨……

  第二日。

  在人灵静修和兽灵训练当中,龙天放都一直心怀两种极端矛盾的心绪:

  一方面是摘昙小队的队员们充分利用每一段休息时间,乐此不疲地谈论结束训练后的探险之旅,令龙天放有些期待,因而希望时间能过得快一些,结束训练前去探险。

  另一方面又因为,后天龙天放就要进入地火洞中吸取地火之源,按照族规,进入地火洞的头一天要去谷中的奉神寺进行祭拜,因而龙天放明天就不用参加任何训练了,也就是说,今天是龙天放与大家在一起集体训练的最后一天,不免让龙天放心升不舍之情,又希望自己在这集体训练的最后一天中,时间能够慢一点。

  龙天放就在这两者截然矛盾的心绪困扰之下煎熬着。

  下午兽灵训练即将结束之时,麟人族的四位长老来到兽训场,宣布龙天放正是毕业的事宜。

  四位长老分别是火日尘长老、火月千秋长老、火辰风的爷爷火辰星宿长老,以及火光青长老,因为带领所属旁姓的族人分别居住在谷东、谷西、谷南、谷北,所以被称作为东、西、南、北四大长老。

  “我们兽人系在合一之体以前的人灵静修和兽灵训练师漫长的,为的是能让大家有一个牢固的根基,过去四年时间,龙天放通过自身的努力,目前已达到了合一之体大成阶段,即将年满十岁的天放,就要在明天过后,获取地火之源开始习练心诀和功法了,希望天放能够再接再厉,不负众望。”东长老语重心长地致辞。

  幼麟人们纷纷鼓掌,令龙天放的不舍之情更加浓厚,鼻尖不由发酸。

  一旁的火光守峪看出了龙天放的心思,凑其耳边说道:“我下个月就满十岁了,到时候我们再一起练功法。”

  龙天放勉强地笑了笑,这时站在前面的东长老又继续说道:

  “大家应该都知道,我们兽人系的进升分为八个等级……”

  第一等级:合一之体

  第二等级:灵满之躯

  第三等级:双圣士

  第四等级:天灵者

  第五等级:虚空元主

  第六等级:星辰玄尊

  第七等级:日月鸿尊

  第八等级:兽人神

  “且每一个等级中各有三个阶段,分别为初境、大成、圆满,因此,从这里毕业后的麟人们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我们之所以要不断强大自己,就是为了要肩负起保卫我们麟人族家园的重任!”

  简单朴实的毕业仪式结束后,火辰风跑到南长老跟前:“爷爷,我能不能和天放多呆一会儿,明天他就不来跟我们一块儿训练了。”

  “去吧,早点回来。”南长老在已进入兽训场时就听到了几个孩子在利用念力传音讨论着训练结束后去摘冥昙一事,因而此时自然也知道火辰风的小心思。

  摘昙小队的五名队员在兽训场旁边集合,即刻出发!

第三章 蚀火冥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