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重叠的记忆

  “下来。”夜澜的语气中微微有些颤抖。

  寒衣慢慢回过神来,此时她正坐在夜澜身上。

  “下来。”夜澜再次说了一遍,听声音,明显的感觉到了些许不悦。

  寒衣立刻从他身上爬了起来,顺便伸出了友谊之手。

  夜澜看了一眼,无视了那只手,自己站了起来。

  寒衣尴尬的把手收回去,站到旁边。虽然很不情愿,但她还是说了句“对不起。”

  “再来。”

  寒衣有些难以置信“你还要我再……一次……你这人思想怎么这么……”

  夜澜直接无视她,继续说“之前是我高估你了,先从凌空飞行开始。”

  “……是。”寒衣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正当寒衣犹豫到底是挪回去,还是摔回去的时候,夜澜突然施法,将寒衣托起。

  “你干嘛!快放我下来!”寒衣惊呼。

  “努力挣脱我的束缚。”

  说完,夜澜感觉差点儿什么,又补了一句“运用钟馗的力量,将力量凝聚于掌心。”

  寒衣按照夜澜的指导方法,调动自己身体里的每一分力量,凝于掌心,直接怼上夜澜的力量。

  夜澜仅用一分力,收到了寒衣十分力的冲击,一口鲜血吐到地上,昏倒在地。

  寒衣显得有些慌乱,她连滚带爬的来到夜澜的身边,不知所措。

  这时,场景崩塌,他们所在的泡泡也破裂,几名护士装扮的阴医跑进来。

  几名阴医检查夜澜的伤势,为首的阴医代替她们,向寒衣行礼“参见钟馗大人。”

  “别整这些虚的了,他怎么样?”

  为首的阴医看向她们,那几个阴医用她们专业的阴医语向为首的队长汇报。

  为首的阴医再用人类语言翻译给寒衣“判官大人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创伤,所以大人才会昏迷。只是不知道在这地府,还有谁有能力伤大人这么重。”

  寒衣尴尬的笑了“·那他什么时候醒来?”

  “好好修养,再配合几副灵汤,过几天就会醒来。”

  “几天?”

  “这……”

  “我问你话呢!一天,两天,三天,还是五天?”

  寒衣突然暴走,着实把那几个阴医吓坏了。

  “大,大人?”

  寒衣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低下头去“对不起。”

  阴医叫来几名阴兵,让他们把夜澜抬回他的房子。寒衣自然也是跟着。

  到了以后,看到门匾,寒衣才发现,原来他们俩的房子挨得那么近,走路都不需要一分钟的!

  她现在可管不了这么多,要赶紧照顾夜澜,赎罪啊……

  地府里,无论谁,多大官职,都没有仆人。只有十殿阎罗才破例,每个人有一个阴仆,负责饮食起居,端茶倒水,毕竟年纪大了嘛。

  夜澜不老,所以这些端茶送水,贴身照顾的活就只能交给寒衣啦。

  第一天晚上……

  寒衣独自坐在外面的石凳上,望着天空……

  “医生!医生,快救救他!我求求你救救他!”

  “好,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

  “医生,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这个,要看他的身体状况。一天,两天,三年,五年……都有可能。”

  ……

  叮,叮,叮——

  医生急匆匆的赶来,检查一番后摇了摇头。

  “请节哀。”

  ……

  “都是我的错……历史还要再重演一回吗?”寒衣看着那亮着灯的房间“你可一定要醒过来啊。”

  第二天,第三天,直到第四天,要不是有钟馗的力量,就寒衣这个小身板,早就累垮了。

  不过,夜澜还是没有醒……

  阴医告诉寒衣,要是明天夜澜还是没醒过来,那她们只好将实情禀报给阎王,到时候阎王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个原因,换掉判官!

  这天,寒衣坐在夜澜的床边,从早到晚。入夜后,寒衣习惯性的来到室外坐着。

  “最后一天了,你怎么还不醒啊……”寒衣望天长叹。

  “什么不醒啊?”夜澜的声音在寒衣身后响起。

  寒衣先是震惊,然后转过身去,看到夜澜后立马抱了上去“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

  寒衣的声音慢慢减弱,后消失……

  夜澜轻轻晃了晃身体“喂,喂……”

  夜澜没办法,只好把寒衣扛回自己的房间,放到自己的床上。

  阴医头赶过来,检查一番“大人不必担心,钟馗大人是劳累过度,休息一下就好了。”

  夜澜“劳累过度?”

  阴医头“是啊,钟馗大人可是照顾了你五天四夜没合眼呢。”说完,便退了出去。

  夜澜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人,忽然起身,召唤出阳卷,再次写上寒衣的名字,上面的内容跟上次没有任何区刚。

  夜澜想到之前阎王对他说过的话”如果阳卷上还是只显示这些的话,那你就试试滴一滴血在阳卷上,看她的血能不能破封印。”

  想着,夜澜走向寒衣,在她的食指上划一个小口,滴在阳卷上,阳卷上关于寒衣的内容逐渐丰富起来在最前面,赫然的写着:孟婆怜衣与凡人私通之女。

  夜澜从怀里掏出一小瓶孟婆泪,滴在阳卷上,寒衣的生平被重新封印了起来。

  随后夜澜出门,前往地府大殿。

  阎王很早就坐在上面等他……

  “大人。”

  “事情查清楚了吗?”

  “禀大人,阳卷并无异常。”

  “哦?是真的没有异常,还是,你藏起来了?”

  夜澜抬起头,盯着阎王“大人这怀疑我吗?”

  “哈哈”阎王大笑“夜澜,在这地府,就你让我最放心,我怎么会怀疑你呢。”

  阎王站起来,往后走“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是,属下这就去奈何桥。”

  ……

  奈何桥上,孟婆怜衣正熟练的舀着一碗又一碗汤给过路的鬼。

  怜衣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但实际上,怜衣比夜澜整整大了一轮,按辈分,夜澜见到怜衣都要叫声姑姑的。

  “姑姑。”夜澜开心的跑过去。

  怜衣放下手中的汤勺,设置成自动模式。

  “无事不登三宝殿,判官大人怎么有空来老身这里?”怜衣擦擦手,往内阁走。

  夜澜跟着怜衣走进去。

  怜衣示意让他坐下,倒给他一杯茶“判官大人来这里所为何事?”

  “姑姑何必如此见外。”夜澜见怜衣有些不耐烦,立刻说“您的女儿出了意外,现在已经来到了地府。”

  怜衣的嘴角微微有些僵硬,转瞬即逝“判官大人说笑了,老身哪里来的什么女儿。”

  夜澜起身“是我弄错了,打扰姑姑了。”

  “留步。”怜衣叫住夜澜“到底是何人散布谣言,诬蔑老身清白。”

  “恕在下无可奉告。”

  “是无可奉告,还是不敢开口啊。”怜衣轻笑“判官大人慢走。”

  ……

  夜澜离开奈何桥,大老远的回到自己的住所。

  他奔向卧室,寒衣已经不在了。

  就在夜澜准备找人的时候,寒衣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夜澜。”

  往窗外看,寒衣站在对面那栋房子的卧室窗口,跟他打招呼。

  夜澜推开窗户,飞到了对面。

  “你,你怎么过来了?”

  “怎么,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寒衣藏起手中的吊坠,故作镇定“没有啊……什么都没有……”

  夜澜通过寒衣背后的镜子,看得一清二楚:寒衣的手中有一个晶蓝的宝石,宝石里有一滴跟水一样的东西。

  夜澜用意念感应,那滴水竟然把夜澜的意识弹了回来!

  不过,夜澜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重叠的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