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绑定一起

  夜澜脸色微皱,但还是没有松手的意思。他顺势抓住寒衣的另一只手,温柔的说“坏人已经被我打跑了,没事了……”

  夜澜温柔的声音传到寒衣的耳朵里,她逐渐平静下来,随后立即软软地瘫在夜澜怀里……

  夜澜一愣,任由寒衣抱着他,他回过神来,刚想把寒衣拉走,就听见寒衣迷迷糊糊的说“面瘫脸,我听你的话,没有乱用自己的能力哦……”说完,寒衣紧紧地抱着夜澜,睡了过去……

  夜澜停在空中的手慢慢落下,温柔的轻拍寒衣的后背,待她睡熟后,夜澜一把将寒衣抱了起来,飞了回去……

  夜澜把寒衣轻轻地放到床上,帮她盖好被子,自己出去倒了杯水,拿了本书,坐到离床不远的椅子上,好方便照顾她。

  书中写道:

  女主被两个小混混逼到墙角,她拼命的喊“救命啊!救命啊!”没有人理她……

  就在这时,男主突然出现,踢飞了小混混。

  女主一下子抱了上去“达琳,谢谢你救了我。我也没什么好报答的,不如以身相许吧。”

  ……从此,两人过上了幸福且性福的生活。

  看到这儿,夜澜不禁把刚喝进嘴里的水吐了出来……

  “这一定是巧合,一定是。”夜澜心里默念。

  夜澜把书放回书架,目光看向寒衣“你看的都是些什么怪书。”

  看着看着,夜澜突然想到……

  他的嘴角出现一抹笑意“面瘫?……”

  夜澜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离开了寒衣的房间,临走时他接了杯水放在寒衣床头。

  ……

  第二天早上,脑子传来一阵刺痛,硬生生的把寒衣从梦中拉了出来,不过尚未清醒。

  一股香味飘进寒衣的鼻子,却让她彻底清醒了过来。

  寒衣从床上爬起来,冲到厨房“没想到我们判官大人还会做饭啊。”

  夜澜没有理她,自顾自地将两份早餐端到餐桌,随后回了一句“快去洗漱。”

  “是!”寒衣高兴地跑去刷牙,洗脸,因为~她马上就可以吃到她记事以来,第一次有人亲手为她做的早餐了!这是何等的快乐!

  想到这,寒衣的速度比平常快了很多。

  她坐到早餐面前,用手拿起一片面包,用叉子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入口即化……剩下的,一样一口,统统进了寒衣的肚子,很是满足,最后用一杯温牛奶来结束这场美味的招待“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啊!”

  寒衣瞟到面前停止用餐的夜澜:糟了,我怎么把这么开放的话说出来了!地府是古代,他们的思想也肯定很古板,封建的很,夜澜这个死面瘫不会又要训我了吧……

  寒衣悄悄扭头看向夜澜,见他丝毫没有行动的迹象,不小心对上夜澜的目光后又迅速转了回来!

  “今天我跟老师请了假,你不用去学校了。”说着,夜澜收拾好碗碟端回厨房。

  “哦。”寒衣满脑子都在想为什么夜澜不训她,根本没在意夜澜说了何等令人愉悦的事情。

  夜澜将碗碟放入水池,回到客厅,重重的弹了一下寒衣的脑门“你们人类听到这个消息不应该很开心的吗?”

  寒衣揉着脑袋,听完夜澜的话,她双手成爪,装作阴森的语气说道“我也是鬼啊~~~”

  见夜澜没有反应,连忙变回了正常“咳咳,你刚才说什么消息?”

  夜澜“今天,你不用去学校了。我帮你请了假。”

  “真的!”寒衣的嘴角咧得很开,下一秒又转为愁容。

  夜澜“怎么了?”

  “你帮我请假肯定没好事。”寒衣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吧,你又要给我什么鬼任务?”

  夜澜“我只不过看你昨天醉酒才帮你请的假。既然你不需要,那……”

  “哎,别!”寒衣一秒转为人畜无害的样子“大人,大人我错了。”

  夜澜拿起书包,打开门“那就好好在家待着……顺便把碗给洗了。”

  关门的声音响起,寒衣在客厅发起牢骚“什么判官,分别是一个魔王!面瘫脸,哼!”

  这时门再次被打开,夜澜的声音传进来“对了,地府虽然一直是古代模样,但思想却是与时俱进的,别把我们想的跟老古董一样。”

  “是……”您老赶紧去学校吧。

  寒衣高兴地走过去洗碗,边哼歌边洗“答,答拉,答……他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是说他没有误解我早饭说的话,还是……他听到我叫他面瘫了?!”

  ……

  夜澜走进班,就从班门到他座位短短不到一分钟的路程,他听到n多个人跟他说恭喜,懊悔,还有惋惜……

  “恭喜你!”

  “夜澜,可真有你的!”

  “夜澜,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出手了!”

  “我看寒衣今天是来不了了。夜澜,你可真厉害!”

  夜澜一声不吭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几个男孩子大胆地,围在夜澜身边“哎兄弟,那照片怎么回事?”

  夜澜“什么照片?”

  几个男孩子相视一笑“当然是你抱我们寒大美女回家的照片了~”

  夜澜跳起来“在哪?”

  “就在学校不远的小巷子啊,这么快就忘了?”

  夜澜一字一顿的说“照片在哪儿?”

  “啊?”

  “照片。在哪!”夜澜又说了一遍。

  “在,在操场的宣爱栏。”

  夜澜往右迈一步,围着他的人自觉地让出一条道。

  夜澜出去后,全班同学默默跟随。

  夜澜快步走到宣爱栏前,他和寒衣的照片被贴在了最前面!

  他刚伸手要拿下照片,就听到后面的人群窃窃私语:

  “都在宣爱栏宣告全校了,还要撤照片啊……”

  “刚在一起就要分啊!”

  “你说这要是分了,以后,谁还敢要我们寒大美女啊!”

  “是啊,咱学校又跟外边不一样,你说这……”

  听到这儿,夜澜放下手,也放过无辜的照片,转身走进张木杉的办公室。

  ……

  “报告。”

  “请进。”张木杉和蔼的看向夜澜“夜澜同学,怎么样,还习惯吗?”

  “我很好。”夜澜立马接着说“老师,能跟我讲讲宣爱栏的事吗。”询问的话语,却不容拒绝……

  “宣爱栏……哦~我们夜澜同学有目标了?”张木杉两眼放光。

  夜澜静静地站着……

  张木杉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咳咳。这个宣爱栏啊,是咱们学校建校以来就有的。咱们学校呢,跟外面的学校不一样,这你也是知道的。因为咱们学校实行自主毕业制,因此学校有很多校园情侣。校长觉得盲目抑制不合实际,就立了这个专栏。认为能走到最后的情侣呢,就把合照贴在上面,并写上名字。如果那一天分手了,就把照片撕下来,从此两人在学校里不许恋爱。撕下照片的人,不论成绩好还是不好,都会被其他人看不起。”

  夜澜彻底沉默了……

  张木杉“夜澜同学?夜澜?老是以过来人的经验跟你讲,青春期嘛,总会为几个人心动。有些是短期,但是只有一个是一辈子。”

  夜澜“听起来,您曾经错过了什么。”

  “是啊……”张木杉长叹一口气“当年,我们班有一个班花,叫郭木楠。她是唯一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但是我没有保护好她……”

  夜澜“……谢谢老师,我先走了。”

  ……

  夜澜漫不经心的走到宣爱栏,同学甲正站在宣爱栏前,伸手要拿什么东西……

  夜澜快步往前,狐小白抢先一步来到同学甲面前:

  “同学,你在干什么?”狐小白直勾勾的盯着她。

  “我正准备把夜澜和这个绿茶婊的照片撕下来。”

  说完,同学甲一脸震惊的看着狐小白,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夜澜躲在角落里偷听,自然也是觉得有古怪。

  狐小白接着问“这照片明明是你贴上去的,现在又为何要撕下来?”

绑定一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