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好消息?坏消息?

  “你……”夜澜也是第一次被人怼的这么哑口无言啊。

  叮叮叮——

  上课铃打响,寒衣撒开腿往回跑,被夜澜一把捞回,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放开我!我要回去上课!”寒衣不停地扭动自己的身体,挣脱……

  夜澜看着寒衣,哭笑不得“你不是逃课专业户吗。”

  寒衣“这节可是张木杉的历史课,我要是迟到,就惨了!”

  “你以后不用上历史了。”夜澜轻描淡写的说。

  “判官大人。您闹够了没有,这不是地府。”寒衣听到上课铃完的声音,一脸生无可恋。

  夜澜则将诱骗进行到底“你生前不是旷课,逃学,挺理所当然的吗。”

  “我,我那是……”寒衣瞬间变得哽咽“我,我这不是怕大人适应不了学校的生活,怕我走了,大人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寒衣觉得自己的解释简直完美至极。

  夜澜“张木杉同意不让我们上历史课了。”

  “真的?!你没骗我!”

  “嗯。”

  “太好了!”寒衣直接跳了起来“我终于不用再听张木杉讲课了!”

  夜澜出手按住寒衣跳动的身体,缓缓的说“别高兴的太早。以后的历史课改为特训。”

  “啊……”寒衣仰天长叹,脚下慢慢向班级移去“那个,我历史成绩不行,我得回去听课,不然考试过不了……啊……”

  一声惊叹,只见夜澜一把将寒衣拉回自己怀里,对着她耳朵说“我给你补。”随后,双手扣住寒衣的手,硬生生拉着她走向另一栋楼——一座陈旧的化学实验楼。

  ……

  “我们干嘛非要来这儿啊?”寒衣环顾四周,掉落在地上的窗框,破的只剩下一半的木门,一推有的没的的桌椅和那些随意摆放,蒙了一层厚厚的尘土,不知什么时候配出来的早已过期的化学试剂……

  夜澜边在教室边缘走着,边说“在我申请不上历史课后,有一个也获得了特许,一直悄悄跟着我们。”

  说着,夜澜掌中凝力,打向教室的左下方。一张桌子瞬间裂开,有一个白团子似的东西蜷缩在那里。白团子突然动起来,她站起来,寒衣觉得这个身影很是熟悉,待她转过来,寒衣惊讶道“小白?!你怎么在这儿?”

  狐小白走过来,她看着夜澜。夜澜别过脸去,冷漠地说“自己说。”

  寒衣一脸疑惑。

  狐小白在暗处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眼泪飚出,顺势紧紧抱住寒衣,哇哇大哭。

  “寒衣,你老公欺负我!”

  寒衣被弄得不知所措,尤其是听到‘你老公’三个字。寒衣尴尬的笑着,拍打狐小白的后背,安慰她……

  夜澜不知何时站到了狐小白的身后,狐小白只觉得后背发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夜澜狠狠打了一拳。

  狐小白双手捂着脑袋上鼓起的大包,委屈,又不服输的说“哼,不过是个小小的判官而已,这么嚣张。等我继承了族长之位,你见了我都要下跪!”

  夜澜毫不在意“等你什么时候舍得放弃女儿身,再来跟我谈下跪的事吧。”

  “你,你怎么知道,我……”狐小白十分震惊,完全没有刚才的气势。【虽说刚才也没有多少气势】

  夜澜“好好动脑子想想。”

  这个世界,能让夜澜这个判官下跪的,无非是比他地位高很多的,和他钦佩的人。狐小白很显然不会是后者。而前者,除了地府的十殿阎罗,还有的,只能是血统高贵的九尾白狐的族长了。

  寒衣“小白,你?”

  狐小白看向寒衣,皱起眉头,还是决定把耳朵和尾巴给寒衣看。

  狐小白的耳朵与九条尾巴相继出现,起初寒衣看着狐小白的变化,还有难以置信的样子。现在,狐小白第三条尾巴出现之后,寒衣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的狐小白,或者说真正的狐小白更为合适。

  “一、二、三、四……八、九!”寒衣认真的数过狐小白的尾巴,惊讶道“你真的是九尾狐啊!”

  狐小白“对啊,如假包换的九尾狐!狐族中的贵族。”

  ……

  “咔嚓”

  门外树枝断裂的声音响起,三人齐齐追了出去,却不见任何人影……

  叮叮叮——

  下课铃响,三人只好放弃追踪,先回班再说。

  寒衣见有同学往出走,满脸惊喜的跑过去,拉住一个同学“你们怎么这么早下课了!”

  同学乙“我也觉得奇怪,张木杉还没下课就冲出去了。我们玩了大半节课的手机呢。可哈皮了!”

  寒衣脸部抽搐,送走了同学乙。

  夜澜皱眉,走到寒衣身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这么巧。”

  寒衣迅速转过头来“你是说刚才……”

  夜澜“这件事,自己解决。”

  “我……”

  还没等寒衣说完,夜澜闪身进了教室。

  狐小白随后,拍了拍寒衣的肩膀,以示鼓励。

  寒衣顺势抓住狐小白的手,露出笑容,让狐小白感到后背一凉……

  “小白,你是我的朋友对吧~”寒衣睁开自己明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狐小白。狐小白有一种不帮她,自己良心过意不去的奇怪感觉。

  狐小白“好吧。我帮你。”

  寒衣“就知道你最好了!那张木杉的监视就交给你了~”说完,寒衣跑进教室。门外的狐小白愣在原地,天空一只乌鸦飞过……

  轻叹一声,狐小白被迫走进办公室,找张木杉谈天谈地地说心。

  “张老师,您说这世上有异族吗?”

  张木杉打了个寒颤,从右手边的卷子堆的上方拿出一张成绩单“小白,你看你这成绩,都倒数了!还整天在那儿想有没有异族的事!有那功夫,你怎么不多做两道题呢!”

  狐小白脸上笑嘻嘻,心里哭唧唧:这怎么聊的下去啊。

  狐小白瞬时站起来,用饶舌的语速说“老师,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老师,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然后溜了出去。

  张木杉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贴在自己的胸口,眼神中充满柔情“木南,我终于找到杀害你的异族了,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隔天,张木杉一大早带着一份报告来到班里——

  他站到讲台上,打开报告,清清嗓“狐小白同学,学习成绩几近濒临不合格,严重影响了我校的教学成绩。经校委讨论,决定给予狐小白同学开除决定。大家掌声鼓励!啊,不是,热烈欢送。啊,不是,你们…嗯…”

  说完,张木杉把报告放到狐小白桌子上,高高兴兴地跑了出去。

  所有人围上狐小白,一个个说着惋惜的话……

  寒衣冲进人群,拉着狐小白走到无人的楼道……

好消息?坏消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