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转生

  此时地上的哪枚‘交魂珠’正紫光大盛,甚是耀眼。

  我不置可否的呵呵一笑道:“呵呵,您言重了,我这凡人一个,怎敢与这般大神一较高下?”

  “哦?那你是放弃了?”阎王闻言眯了眯眼睛道。

  “不,我只是想向您求个情,求您放我一马,但…若是您执意不肯的话,没办法,小人只能拼死一战。”我硬着头皮说出这段话,心中也直泛突突。

  阎王一愣,随即又眯着眼笑起来:“好,看在你现在说话礼貌不少的份上,我就给你选择一个最弱的魂官,你可准备好了。”

  我神经瞬间紧绷起来,双手习惯性的朝腰间摸去,却发现,自己的佩剑已经在很久以前便丢失了,思索片刻,双手握拳横在胸前,准备战斗。

  阎王见我准备妥当了,眼神一屏,嘴里念叨:“子龙何在。”

  此时地上的‘交魂珠’光芒更盛,就在流光溢彩之间,只见有一人影走出。

  我乍一看,此人是一青年男子,身长约八尺有余,浓眉大眼,宽面重颐,威风凛凛,头戴白银狮头红缨冠,一身白色铠甲,腰间挂有一柄双刃宝剑,右手握着一把亮银长枪,脚蹬双面玉子八宝长靴子,好不气派。

  看到此处,我心中已是万念俱灰,别说我现在赤手空拳与这将军肉搏,哪怕我宝剑在手,也只怕难敌于他呀,若此时我硬着头皮与其一战,难免会成为他的枪下亡魂。

  正当我一筹莫展之时,阎王先说话了:“陈彼,你且看,此人与你相差数百年,是名为三国时期‘蜀国’大将,人称‘常胜将军’,姓赵名云字子龙,此人忠肝义胆,勇武传魂。你且敢与他一战那?”

  我苦笑了一声:“呵呵,这等将军别说让我与其一战,及时他的一个眼神,我便已经败了,怎敢动手呢?”

  阎王哈哈一笑道:“哈哈,好,那我再给你换一个。”

  说罢,又是袖袍一挥,嘴中念道:“奉先何在。”

  只见又是一阵紫光闪动,又走出一男子,同样的八尺身高,同样的器宇轩昂,威风凛凛,头戴束发紫金冠,身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腰系狮蛮宝带,手持一柄方天画戟。

  “此人姓吕名布,字奉先,也是三国时期的一员悍将,他可是被人称作当时人间最强的男人。你可敢一战否?”阎王戏谑的道。

  我已经不想在理会他了,只是偏过头无奈的看向他。

  阎王此时也已经察觉到我无心再战,抿了抿嘴道:“依我看也是挺难为你,但我若不为难你,天上的天官该不放过我了。这样吧,我再给你放个水,你若是能接得住吕布吕奉先一招,我便让你通过,你看如何?”

  我闻言大喜:“这有何难,别说一招,三招都无所谓。”

  说完我便后悔了,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但还不等我辩解,阎王便哈哈一笑道:“好,那就三招,你若能扛得起这三招,今后你就是把天捅个窟窿,本王也护着你。”

  我闻言大喜,冲阎王鞠了一躬道:“多谢阎王,吕将军,还请出招吧。”

  我冲着吕布双手抱拳,之后摆出准备战斗的姿势。

  吕布瞄了我一眼,眼神中竟露出不屑的神色,嘴中念了一句:“浪费时间。”便忽然举起手中长戟向我刺来。

  我看的真切,若真被此物刺中,不死也会被扎个稀烂,哪敢怠慢,紧绷神经,想要向左右躲避,这才发现,自己仍在巨大裂缝中,只能前后移动。

  眼看长戟以快到面前,只能匐下身子,躲避长戟。

  吕布见一刺不中,以蹲下身子,手中重戟半圆一转,使月牙利刃横劈下来。

  此人当真是力大无穷,这柄方天画戟至少也有二三百斤重,竟被他单手挥舞,还没有一丝颤抖。

  此时利刃已经在我后背,我慌忙翻身,发现已经晚了,月牙刀锋仅仅有一寸距离扎到眉间。

  我双手条件反射般的抓住了戟柄,可能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吧,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生生的将戟停在了我的上空。

  我一见没死成,嘿嘿一笑:“嘿嘿,吕将军,第二招了,还有一招。”

  此时吕布也显得极为,见我双手抓住戟柄不松手,气急败坏,竟双手持戟。

  我心道不好,可为时晚矣,只见他双手青筋暴起,手中长戟发出‘嗡嗡’的嗡鸣之声,瞬间将戟甩过头顶,竟抛了出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巨大的力气便将我和重戟一起抛出,重重的将我摔到地上。

  我剧烈的咳嗽起来,头脑昏胀,身体内剧烈的疼痛,四肢也不能动弹。

  缓了也不知多少时辰,我才慢慢的换过劲来,此时阎王众人依然在旁边看着我,我轻咳了两声,道:“咳咳…阎王,三招我接下了,你该放了我了罢。”

  阎王干笑了两声:“嘿嘿,那是自然。”

  说罢,便给了吕布一个眼神。

  我看着奇怪,他们好像在预谋着什么,心中不安,刚想出言相问,只见吕布又举起他那柄重戟,双手挥舞,只听得劲风呼啸,周围地上的石子,竟被其带起的气流纷纷刮起来。

  只见风越来越大,我已是叹为观止,这是何等了力气,竟能形成一个小型的龙卷风。

  此时,虽是吕布力大无穷,天下无双,但挥舞重戟的他也同样累的青筋暴起,面色通红。

  忽然他眼神一柄,我还没做出反应,便听得‘砰’的一声,我便伴随着声音飞了出去。

  最后的记忆之停留在我回头望向阎王的最后一眼,他那时正在诡异的笑。

  …

  公元六百二十三年四月春。

  这已经是我回到人间的第七天,这里依然没有什么变化,这个季节里仍是春意盎然,到处鸟语花香。虽然有的时候…

  …

  ‘踏啦踏啦’一阵马蹄声从我背后响起。这几日我借宿在一座寺庙中,只因我现在是一只魂魄,无法向正常人那样饮食,只能每日偷食前来朝拜的香火。

  这种事情以前也做过,但那时只敢偷偷摸摸的,而现在则是明目张胆,要问为什么?老子可是被阎王那厮一脚从地府中蹬出来的。

  现在这个时间已经是我死后的一千年之后了,人们称他为‘唐朝’,说来也奇怪,这里刚刚结束了战乱,便开始大兴寺庙。但也许他们并不知道,这样的寺庙,可是一点都不会灵验的,因为那些所谓的‘神’,根本不屑来这。

  此时我站在路旁,听闻背后传来一阵马蹄声,便回头望去。

  来着是一名传话的小兵,身着一身铁皮衣,背后插着一把令牌,上面的字我看不懂,但估摸着也是念‘令’或者什么的吧。

  那小兵可能是有要紧事,勒马后,直接一翻身便下了马,还未拴,便火急火燎的望庙中奔去。

  此时的我已经不是厉鬼,而是正常的灵魂,所以他们是无法直接看见我的。

  我好奇心起,便也跟上,想偷听一下有什么事。

  这座庙并不是很大,只有一座大殿与两座禅房,大殿在前,禅房在后,后面还有个小田园。

  大殿是很典型这个朝代的风格,顶层用的是一种叫琉璃瓦的瓦片,门前七跟红木柱子,红色门窗,殿前有七层台阶,每层七阶。

  我跟那名传令小兵,很快就来到后禅房。

  这个禅房中住着一位年轻的小禅师,法号‘普善’,这普善和尚也是我回到人间以来最惧怕的人,因为在他身上,我竟隐隐察觉到很久以前,将我二人变成彼岸花的佛陀的气息。

  那传令小兵来到禅房门前,却并未马上进去,而是站在门前,努力的调整气息。

  “秦王李世民督府传令兵,求见普善法师。”过了良久,那名传令兵调整好呼吸后,边对着禅房内喊道。

  喊完不大功夫‘吱呀’一声,门便被一名小和尚推开了,此人并不是普善。

  那小和尚打量了一下那传令兵,张口说道:“今日普善法师身体不适,不想见客,您还是请回吧。”

  说罢还未等那传令小兵回过神,门便关上了。

第三章 转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