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偶遇马匪

  “呵呵,我可没想位列什么仙班,我只想找回我的妻儿。”我叹了口气道。

  “妻儿?敢问韩施主,您妻儿现在在何方?”普善问道。

  “我要是知道,便不找了。”我翻着白眼道。

  “额,是老衲唐突了,您现在已有了肉身,那您接下的要去何方?”普善也知道自己言差,便又出口询问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何去何从,对了来这么多天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呢。”我又向普善问道。

  “嗯…怎么和您讲呢,这个地方现名为福建。若是在之前的话,此处被称为闽中郡。”普善回答道。

  “闽中郡…闽中郡…福建。”我念叨了两遍,又出言问道:“那不知想前往燕地,怎么走?”

  普善沉思了一下,便道:“曾经的燕地已经不存在了,现称为河北,不过现在老衲并不想您现在前去。”

  “哦?为什么,难道现在那个河北境内有什么事端?”我疑惑的问道。

  “嗯,想必您早晨也见了一个传令之人前来。”

  “嗯,看见了,怎么了,有什么蹊跷?”我道。

  “并不是什么蹊跷,如今这朝代被称为是‘唐朝’,早晨来之人,是当朝皇帝李渊的次子,名唤李世民,官封为秦王。而其今日来的目的,想必,是为了这天下王权之事,倘若真的打起仗,整个国家的军队可能都是调动,那时又将会风云并起啊。”普善道。

  我闻言,表示很疑惑:“天下王权之事?那不也应该是太子之事吗?除非太子死了,另立他为太子,不然,怎个也轮不到他座这天下啊。”

  “呵呵呵,老衲既以出家,那么自然也不会管着天下之事,又那会知晓这些。”普善又双手合十答道。

  我点了点头,这时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这普善和尚出家前到底是何方神圣,一个想造反的王爷,请人居然请到了他,便出言问道。

  “普善大师,我有一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此话一出,自己心里先是一别扭,什么叫当讲不当讲,既然不当讲还问什么。

  普善呵呵一笑:“呵呵,韩施主但说无妨,小僧肯定知无不言。”

  “额…您出家之前是做什么的?为何这王爷想上位,想请您?”我见普善并未觉得不好,便出言问道。

  “呵呵,哪有什么身份,一个孤身的闲云野鹤罢了。只因我年轻之时,跟随恩师,学了些不入流的手段,如今这秦王意图造反,但奈何手下无金无银,更无人用,便来到老衲这来,意图请我出去,替他们寻些银两,以冲军饷,但老衲以归佛门,再者年事已高,不想在去进去尘世,固没有答应他们的请求,秦王虽想造反,但也并不是什么不是出的君王,我不答应,也并未用强,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请老衲,没办法,只能闭门不见了。”普善絮絮叨叨的跟我讲了原因。

  我也听出了个大概缘由,这老头,恐怕出家前干的事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要不然怎么会这般如此。

  我调侃道:“看来大师年轻的时候是会什么挣钱的道道了,不然也不会这般请您。”

  普善也听出我口中的调侃之意,轻笑不语。

  我寻思片刻,对普善说道:“大师,那我现在便想去河北,找寻我的妻儿,不知怎么才能过去。”

  普善沉吟了一下:“韩施主,当真要去?”

  我点点了头:“当真,我在地府中等待了千年,为的就是与我妻儿团聚,哪怕前方千难万险,我也必须去。”

  普善点了点头。

  …

  …

  三日之后。

  我以与普济岩众僧人道了别,在朝着河北方向前进,这三日中,普善仍未答应秦王的请求,倒是帮我弄了一批快马,临别时,给了我一封先在全国的地图,使用的是黄纸黑墨写的。

  我虽想用羊皮,但普善没同意,还说什么出家人不能杀生。我心道,你是出家人我又不是,但并未说什么,毕竟人家也是好心好意。

  地图上普善用金色颜料为我勾勒出了前往河北的路线。由福州到南昌,路经洪州、江州、武汉、安州、申州、徐州、郑州、最后到达石家庄。

  临走前普善和尚对我说,这些路程就算我紧赶慢赶也需要三个来月的时间,我心中有数,也便不那么着急,一路上也是走走停停,因身上没有银两,也算是碰见什么吃什么。

  话说这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且说七日之后,我以来到了去往南昌的途中,这多时日,我一直吃的是打来的野味,路过村庄,便借个火,烤来吃。

  我并不想与外人又什么过多的接触,走而言之,我觉得世人都太坏,所以不想接触。

  且说这天中午。

  此时已是四月,天气多多少少已经开始炎热起来,但空气还是稍微带些冷冽。

  我骑着马,慢慢悠悠走着,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虽是一片荒凉,但我又些许的乐趣,比如,此时正奔跑在我眼前的小兔子。

  几日间,我虽然已经吃腻了这些烤货,但没办法,美食对我的诱惑力还是蛮大的。

  我双腿用力的夹了一下马,此马虽不是什么名驹,但还好颇有些灵气,在感受到我双腿用力之后,也不懈怠,四条腿也加紧了步伐。

  兔子也只,若是被我逮住,必将被剥皮拆骨,急的眼睛血红,向前飞奔。

  我玩心大盛,手中缰绳轻微的拽进,想看看这个小兔子究竟能跑到什么地方。

  过不多时,只见那兔子已经精疲力竭,竟一头撞向了路旁的大石头上。

  我哈哈大笑,这畜生也有三分傲气,竟宁死也不愿被我活捉。

  我纵身下马,捡起了地上的兔子,装进了背后的携行袋中,又拿出地图。

  此处地图上并未标记叫什么地上,距离南昌还是有些距离。

  但据地图所述,这里应是一片荒原,我环顾四周,却只见到四周全是小山,就算是平底也都是小高坡。

  我挠了挠头:“难道我走错了?”我自言自语了一句。

  便想上马继续赶路。

  忽然听见,好像有马蹄声想我这边前进而来,我四处张望。

  只闻那响声越来越大,而且不止一批。

  我心道不好,难道有遇见什么王公贵族了?又呵呵一笑,看来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哪有那么多什么王公贵族过来截我,而且这次我妻儿不在身边,又有什么理由找我麻烦呢。

  我拽住缰绳,将马拽到路边。

  不大功夫,我前后竟黄沙四起,只见又两批人,前后包抄我方向而来。

  这难道是要在这个地方打仗?我心道。

  又想起普善和尚对我说,皇上次子意图谋权篡位,难道就这么巧,竟被我赶上了?

  我看着前后慢慢夹过来的黄沙,头顶的汗都要顺着额头流下来了。

  转念一想,他娘的,三十六计走为上,好汉不吃眼前亏,溜吧。

  想罢,我飞身上马,将马拽向侧面的方向,狠狠的往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

  可能是用力过猛,马竟如受惊一般向前一窜,我一个冷不防,缰绳竟脱手而出,将我从马背上扔了下来。

  我躺在地上,猛地抬头一看。这下完了,那匹马没想到这么没有义气,竟自己犹如闪电般的跑出好远,而且还在飞奔。

  此时我从地上站起来,已经晚了,我已经可以明确的看见,前后两遍已经包抄而来,距离我也就百丈之远。

  心叹了口气,听天由命吧。

  十个数的功夫,两边队伍便已经到了我眼前。

  此时才看清楚,这并不是什么王孙贵族,也不是什么造反打仗,这两帮人,其实是一伙的,居然是马匪。

  我心中苦笑:“呵呵,看来今天是又要交代在这了。”

  两队人见只有我一人站在这,可有些疑惑,不过应该是想为了安全起见,一百多号人将我团团围住。

  我四周环望,心中不觉有些好笑:“你们是觉得我穿成这样是有钱,还是觉得将我绑了能拿到什么赎金?”

  这时,只见队伍忽然让出一股道,以毛脸大汉骑马走出。

  只见其身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布衣,手中持着一对重锤,身下骑着一匹枣红马。

  “哎,小子,你家主子就派你一个人前来探路?”那毛脸大汉身体微微前倾,手中铁锤一把扔到了我的面前,胳膊压在马头上,戏谑的道。

  “主子?什么主子?”我疑惑的问道,旋即心里边明白过来,原来这批人应该是从什么地方得知,此地要经过什么富商,有钱赚,前来伏击,没想到竟然将我当成了那个富商的探路人。

  “别装傻,你家爷爷不高兴,现在就把你脑袋砸个稀巴烂,给你个机会,你回去吧你家主子引过来,我收你入伙,怎么样?”那毛脸大汉皱了皱眉头,冲着我吼道。

  “那什么…大王,我真不是什么富商的探路,也没事主子,我只是在这路过,您就高抬贵手,放了我,成吗?”我双手抱拳,打算求让,让他们将我放了,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这几百人,我也真没有信心能抗的过去。

第六章 偶遇马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