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魔族纳祭

  清晨,东序县主府内。

  县主徐清一脸震惊望着眼前身着银色战甲的青年男子,“张将军,这公文是真的?不是还有三年吗,三十年一次纳祭,为什么会提前。”

  身着银色战甲的张将军一脸沉重,“这等大事谁敢作假,上面有郡王专用符文,你,验下吧!”

  徐清微有颤抖捧起那张仿佛重于千钧的红色公文,没错,这符文是整个恒河大陆唯一的九级阵法师司狄大师所作,没人人敢也无人能作假。

  徐清一下瘫坐在高高的刻有增幅阵纹的县主椅上。他本是一位人王高手,在东序县上任已近百年,很少有事让他如此失态。

  “啪~~”

  徐清重重一拍扶手站起怒喝道:“这魔族欺人太甚,真是欺我人族弱小啊。”

  张将军跟着叹口气,“在我人族远没有力量对抗魔族时,只能以这样的牺牲来换取三十年的休养生息。不过这次魔族没说原因,直接提前三年要求纳祭,真是过分啊。”

  看看犹在坟墓不已的徐清,张将军又劝道:“快拿出这次适合纳祭的名单吧,如果逾期不能送达那将是一场真正的灭族灾难。”

  “好吧,按照舍老保幼,舍弱保强以及每个家庭按人头来计算,我这就去准备名单,只希望这次换来的三十年和平能让我人族涌出大量高手,下个三十年,悲剧不再发生!”

  ………

  沉浸在喜悦中的钟离震坐在家里的紫桐树下,一颗晶莹的水团在他掌心不时变换着形状,时而枪头,时而匕首,时而化作一面小盾。

  虽然不知道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晋级武士中期和觉醒天道之水真真实实,他悄悄回家后醒来天已大亮,父母和姐姐一早出去劳作还未回来,不能将这天大的惊喜告诉父母有点郁闷。可看看紧锁的大门,他无奈叹了口气,想翻墙而出吧,又怕母亲唠叨,只能一遍遍把玩着手中的水团。

  这种未到脱凡便觉醒天道法则的事情他隐约听姐姐说起过,说整个恒河大陆偶尔有大家族的天才会提前觉醒一次,且在脱凡后会再次觉醒。两种天道法则,想想就让人很是神往。

  …….

  未到傍晚时分,钟离震听见了等待已久的开门声,欢呼着便跑了过去,急于分享的喜悦让他忽视了父母和姐姐的满面愁容。

  “爹,娘,姐姐,我突破到武士中期了,而且还……”钟离震兴奋得扑倒母亲怀里未说完就被父亲打断了。

  “震儿,来,去屋里,爹娘有话给你说。”听到儿子突破中期的喜讯钟离增眼睛一亮又暗淡下来,扶着妻子向屋内走去。

  钟离震也注意到了父母的神色,有些被吓住,一时忘记觉醒之事呐呐道:“爹,娘,你们怎么了?”

  屋内,母亲汝莲仔细打量着最爱的儿子一遍又一遍,似要把眼前少年明亮的眼神刻在骨子里,“小华,以后弟弟就交给你了,你比他大,一定要好好帮爹娘照顾好弟弟。”说着,母亲牵起弟弟的手轻轻而郑重放到姐姐手里又重重一握。

  钟离华憋了许久的眼泪夺眶而出,死抓着那双手再也不愿放开,那是一双给予她无限力量和温暖的手,再看看还一脸懵懂的弟弟,一把紧紧搂在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这是咱们家唯一的储物袋,家里所有的元石都在这里,还有一些你母亲给你们做的衣物被褥,我们走后,你和弟弟要坚强,记得,爹娘会一直在,一直陪着你们。”钟离震从屋里拿出个灰色袋子放到钟离华手里忍着悲痛叮嘱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爹娘你们要去哪里,姐姐,姐姐你告诉我。”自幼生活在父母羽翼中的钟离震被眼前的状况吓得不知所措。

  “震儿华儿呀!”母亲汝莲一声悲呛,搂住姐弟俩放声大哭,“记住,一定要好好修炼,一定要成脱凡,一定!”

  “砰……”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位银色战甲男子和位青色儒衫男子走了进来,正是城主徐清和来自永昌郡的张将军。

  “你夫妇俩年近四十又未入脱凡,这也是为了子女的命运而牺牲,快些跟我走吧,整个村子的纳祭人员就差你们俩了。”徐清看着已哭成一团的父母子女,狠心催促道。

  “到底是什么事啊,爹娘为什么要跟你走?你,你是坏人!”钟离震像一只愤怒的小兽,挣脱母亲怀抱,手中一颗水球化成水剑奔着徐清而去。

  “嗖~~~”

  水剑在钟离震的急怒爆发下穿透空气响起一声急促的哨声,瞬间接近徐清腹部。

  徐清几年前已突破至人王中期,和钟离震差着整整两个大级别,只要不扎在眼睛等要害,完全不会造成丁点伤害。

  “天道之水!不对,你只是武士中期”

  徐清一声惊呼后衣袖轻轻一挥,水剑砰一声炸裂开来重新化作水雾,消失在天地之间。

  张将军眼前一亮,这样普通的小村庄竟有这样的修炼天才,要知道即使在永昌郡,那些大家族用资源堆积,百年也未必能出一个。等成功突破到脱凡必再度觉醒一次,两种天道法则,可不是1+1那么简单。

  钟离增父母也被这一幕惊呆到忘记了哭,刚想给徐清道歉时又醒悟过来儿子竟然觉醒了天道之水,悲喜交加下两人一对眼,泪中有喜,喜中是悲。

  张将军看着被父母死死摁住的钟离震,起了爱才之心轻声解释道:“不少父母不忍心提前告诉儿女,但有些事情也到了你该知道的时候,恒河大陆居住着人魔妖三种族,其中魔族居住在恒河最上游,那里元力是我们这的十倍不止,魔族天生凶悍,生来就堪比人族脱凡,他们喜食人类,因为人类血肉美味还能滋补魔体。他们的魔祖千年前炼化了恒河之灵,一己便足以屠灭我们人族。妖族则是居住在恒河中游,那里的元气虽不及魔族却也是我们的五倍,妖族天生法术通天,同样有足够实力灭我们全族。而我们人类,唯一能比及的也就是繁衍了。千年前,魔族杀上门来,逼迫人族接受每三十年纳祭百万人口的条约。”说到这里张将军的目光变的凶咧,语气加重,“为了保住薪薪之火,人族每次纳祭的是没有希望晋级脱凡的中年。上次纳祭时你父母还是少年,他们的长辈们为了保儿女牺牲自己,现在是他们牺牲自己来换你平安。你武士中期觉醒天道法则,是我们人族不可多得人才,将这份悲痛埋藏起来,努力修炼,为他们报仇才是。”

  徐清点点头附和,看着难以接受的钟离震略微思考了下后,从怀里掏出面刻有繁琐阵纹的金色牌子递到钟离震面前:“小家伙,这是安昌郡令,本县主手里一年只有三个名额,凭此可推荐县内优秀人才免试进入安昌学院,那里有最好的老师和资源。三个月后是新生开学日,想变的更强为父母报仇,就去那里吧!”说罢对着钟离增夫妇,“时间无多,走吧!”

  钟离震的眼睛通红,他终于明白怪父母为何这么溺爱自己,他宁可早知道,这样他会更加勤奋,会好好孝顺他们,会做个更听话的孩子,“那,去了魔族就会被吃掉是吗?”

  张将军点点头又摇摇头,这样的经历他也有过,这样的家破人亡场面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住的,他忽然想起了父母那时安慰过他的话,“有一些,是被圈养,能够活到下一个纳祭期。而,即使死了,灵魂也会回到恒河,如果足够强大……”

  钟离震眼前一亮,如同溺水之人抓紧稻草,他握紧拳头,看着母亲的泪眼婆娑坚强说道:“娘,爹,你们一定要等我,儿子一定会强大,去亲自接你们回来。”

  是的只要足够强大,只要足够强大,这一句话,此刻如烙印般刻在了他的心里。

  徐清张将军对视着摇头苦笑了下,有时候,一句善意的谎言比一百句安慰都重要。

第二章 魔族纳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