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星门

掘星门

黄仨儿 著

灵异
类型
2016.12.29
上架
0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汉白玉刀

  我叫伏流星,因我五行缺水,父亲便在我名字里加了一个流字,这样一来五行平衡,相生相融,平平安安。

  大学毕业后,我背井离乡,独自一人来到北京闯荡,干过保险,做过苦力,蜗居在郊区的一个胡同里,直到半年前的某一天,我在一个名叫潘家园的古玩市场找了份替人擦瓷器玉石的工作,每个月三千五百块钱,最主要的是包吃住,古玩店名叫做宝器斋,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待我还不错,不然我也不会在他店里干到现在。老头的名字叫张儒发,在这古董行捣鼓了大半辈子,在这诺大的古玩城里独树一帜,出了名儿的胆大心细,别家不敢收的鬼货,水货他都敢收,他也知道收这些是违法犯罪的事情,可是当白花花的银子摆在人的面前时有谁会不动心呢?现在出家的和尚都搞人家老婆,贪污受贿,更何况他是个精明的古董贩子。

  我在宝器斋工作的这半年间,打听到了很多关于这个老顽头子的事情,例如他十年前曾经花“一块“收到过一只元青花玉壶春瓶,“一块“这词语是行里的黑话,一万块钱的意思。竟然让他倒手卖了“五只金手指“(注:行话,五百万RMB)。行里人羡慕嫉妒的不得了。

  我还打听到一件令人唏嘘的事情,这事儿是隔壁店里的宋猴子偷偷告诉我的,我们老板张儒发唯一的香火继承人,他的儿子张麒麟就在一年前死了,不是病死,也不是被人打死,而是跟着一个红毛鬼子去甘肃祁连山考察时死在了那里,尸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其实行里人都知道是死在了“地下“。他是下斗而死。

  关于他儿子死亡的这件事儿,我们老板张儒发一定比谁都清楚,我是个外人,是他家里雇佣的伙计,他不告诉我也是理所当然的,世间没有人会傻到将自个儿子死亡的事情在市井上当首歌儿来唱。

  说起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在我们老家那可是避而不谈的,这是因果报应,被叫做“还寿“,也就是说我们老板张儒发造作的孽由他儿子张麒麟拿阳寿来抵消。

  正值仲夏。

  这一天,我向往常一样早上七点不到就开了门,我们店的营业时间是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提前两个小时的原因是我要把店里摆放的瓷器,玉石用蒸馏水全部得清洁一遍,这是我的日常工作。

  老板张儒发每天也都很准时的来店里做生意,不会提前也不会迟到。

  可这天他八点多就来店里了,这时我正在做清洁,他走到我旁边笑眯眯的说道:“流星,你表现不错,这个月给你加五百块钱工资。“

  我一听乐了,对他鞠躬请安:“早安,谢谢张老板。“

  “你终于改过口来了,没叫我张总,不错嘛,虽然你只是个伙计,但是也算是入了我们这一行,很多规矩你还是要懂的。“

  “嗯,小的明白。“

  “我白天有点事得出去,晚上回来,今天就不做生意了,有顾客来就说老板不在家。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老板你路上慢点开。“

  “行,我对你还是很放心的,记住别乱串门!“张儒发嘱咐完,便匆匆离去,我想他定是去干一场大买卖。

  张儒发不让我叫他张总的原因,是因为“总“字在这行里人看来晦气,是“粽“的谐音字,“粽“在行里话又称鬼,僵,所以行里人都不喜欢别人叫某某总,不吉利。

  幸亏我这老板张儒发心胸开阔,很大度,不与我这个伙计计较,照其他人早就炒我鱿鱼了。

  潘家园市场鱼龙混杂,想在这儿淘到宝贝的人数不胜数,被骗的人更是如天上繁星之多。

  店铺近千家,人流量数以万计,大部分人不明身份,大部分货不明来历,明面上暗地里充斥着浓烈的钱腥味儿。

  老板张儒发走后,我反锁了玻璃门,并拉下了卷帘门,坐在了他经常坐的那把黄花梨神仙椅上,看着《秋季拍卖会》这本杂志。

  在店里待到中午,我就觉得实在待不下去了,一想到张儒发出门有交代不允许去隔壁店里串门,心里就憋得慌。

  没过多久,也就一盏茶的功夫,有人“咚咚咚”敲起了我的门,当我打开卷帘门才知道是隔壁玉石店里的老板宋猴子。

  “大白天的关门干啥?快出来,我有事要向你请教。”

  “张老板今天不在家,不做生意。”我打开了玻璃门上的锁,拉开了门,走出来对他笑道。

  “那你也不能关门啊!这是行里的规矩,你们店里的货可都是“地下”的东西,多多少少都带有煞气,白天不吸点“日气”,晚上你就不怕鬼住进去啊!”宋猴子的话让我着实有些害怕。

  “你别说了,让人瘆的慌,你就是喜欢开这种玩笑,吓唬我!”

  说起这宋猴子是何许人也?自打我来宝器斋打工的第一天,我就结识了他,他本名叫宋石厚,二十出头的年纪,一米八的个头,肤如碳,瘦如柴,活脱脱的一个猴样儿,因为他的名字太难记,我索性给他取了宋猴子的外号,他还很喜欢,不过我有一点很佩服他,别看他年纪不大,可是经营着一家玉石店,好歹也是个老板,他对玉石文化有很深的研究,他脖子上带的那块翡玉听他自个说可以值一辆兰博基尼超跑。

  毕竟宋猴子是这古玩行家,他说的这邪乎事儿,让我不敢不相信,只好把店门都敞开了。

  我请宋猴子进了店,端了杯龙井茶给他喝,他坐在椅子上一口就咕了下去,完全没有一点老板的派头,像个市井小民,笑着问起我来:“你知不知道摸金校尉?”

  当宋猴子问我知不知道时,我犹豫了一下。摸金校尉我肯定是知道了,这是摸金派的门徒名称,说白了就是盗墓者,我心想就算是我知道也不能说,因为我祖宗所立的规矩里有明确说了掘星门传人不允许与这摸金派有任何瓜葛来往,就连名字都不能提,他们可都是盗墓贼,可这宋猴子怎么就突然问起呢?

  面对宋猴子的问话,我只好佯装不知道。

  “老宋,你说的是啥校尉,没听说过呢,我猜是个官衔吧!”

  宋猴子一听急了,道:“我还以为你知道呢,你们张老板有说什么时候回店里吗?”

  “说是今天晚上回来,咋啦?”我突然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就把这事说你听听,就在今天上午,有个胡子花白的老头拿了一把玉刀来我店里,问我收不收?当我看到那把玉刀时,我一眼就鉴定出是件开门货,那老头开口要这个数!”宋猴子竖起右手大拇指笑道。

  行里人都知道竖一个大拇指代表的金额是五十万,我听他这么说有些吃惊:“那人狮子大开口啊!不过你迎了没?”

  “那老头还说那玉刀是汉代时期摸金派里每个门徒的符文,是身份的象征,材料是汉白玉,细看那刀柄纹着老虎,刀身雕刻着一只青龙,堪称稀世罕见的宝贝,正当我考虑好决定收货的时候,那老头却改口要“一巴掌”,结果这单子买卖就黄了!”宋猴子显得很遗憾的样子。

  “说好五十万,又改口要一百万,换做我也不做他的生意!估计那老头不是存心来卖的,弄不好是来询价的!”我安慰起宋猴子来,让他心里好受一点,古董行里的水是很深,宋猴子比我要清楚的多,此刻的我能从宋猴子的眼神里感觉出他还是非常的想成交那把玉刀的。

  “没事,我回店里去了!”

  “那张老板晚上回来后,我打你电话通知你来,他应该知道摸金校尉的典故。”

  “不用了,你也别提这个事儿,就当没发生。我宋石厚在这潘家园场子里收不到想收的货,今儿还是头一次。要是被那老瞎头子知道后,我估计他的满口大黄牙都会笑掉!”

  “哈哈,行吧。我订了外卖,要不要待会儿一起吃?”

  我说完话,宋猴子摆着手,皱着眉头,一言未回的走出了店里,从他晃晃悠悠的背影里,我能感受到他心里真的很遗憾这场未完成的交易。

  我们老板张儒发当天夜里没有回来,我枯等了一夜,心里很担心他的安危,直到第二天上午,他满脸灰暗的回来后,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张儒发回来后像是变个人一样,略显苍老的脸上见不到一丝喜悦。

  他应该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肯定是一件坏事。

第一章 汉白玉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