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肆】引文~楔子---失手被抓

  元芳眼见那白衣女中了她自己撒出的药粉,晕倒在地,怀中还掉出一封无收信人的信,于是好奇的打开一观。

  草草看完后,元芳陷入了沉思。

  这时,被白衣女点了穴,推倒在一旁的张环,听见李元芳已结束了战斗,便插话到:“李将军,卑职已在地上躺了好久了。”

  元芳这才反应过来,回身收起链子刀,环顾四周,确定无人看见这信后,才收进怀中,快步走到张环身边,帮他解穴。

  却无奈张环被点时运功挣扎冲穴的时间过长,而且张环为自己冲解哑穴,致使血脉部分倒行,一时竟令元芳无法完全破解。

  于是元芳只得叫来几名卫士把张环抬走,然后又回到白衣女身边,蹲下身来,轻轻摘下她的面纱,一时惊骇了;

  他又掀起女子的袖口,抽出那对手里匕静静地凝视着,若有所思。

  但元芳一下好似立即想起了什么,迅速起身,果断收起面纱和手里匕,解下女子身上白色丝带的其中一条,三下五除二地把那女子绑了起来。

  接着又叫来狄春,让他把这女子送到如燕的房中好生看管。

  然后他再次巡视了一下战场,确定并无遗漏后,便前往书房知会大人。

  书房外站满了千牛卫,他们一见元芳便一起拱手道:“李将军。”

  元芳一颔首,说到:“大家辛苦了,可以去休息了。”

  “谢将军。”于是众军散去。

  大人听见后,便打开门略显焦急的问到:“元芳,那刺客如何了?”

  元芳答:“容卑职路上向您讲明,现在请您先随我去如燕房中。”

  大人会意。

  到如燕房中时,那白衣女子还被绑着,斜坐在椅上低头睡得正香。

  如燕则手托双腮,无奈地望着她;

  见元芳和叔父来了,如燕赶忙来问:“元芳,这女子是谁?你为何要绑住她?又为什么我叫不醒她?”

  元芳不语,上前从女子腰内掏出一个小瓶,打开封皮,放在她鼻翼下轻摇了一下,然后又盖回原封,说:“这就是那个刺客,她中了自己的迷药,我猜这瓶中就是解药。”

  果然,女子渐渐转醒,缓缓睁开双眼,看见元芳,正欲动作,却发现自己已被天蚕冰丝带绑住,绳式之精巧令有脱缚功的自己毫无反击之力,而这缚法只有一个人才可以办到。

  于是她索性不再反抗,直起腰板,目光平静地看向元芳,等他发问。

  只见元芳昂首而立,目光微愠,缓缓道:“现在我已制住你,你是不是该履行诺言了?”

  女子轻笑道:“我不过是失手中了自己的药粉,根本不是你制服的。是我自己不小心自投罗网,岂能这么轻易就告诉你一切。既然你已把我缚住,就赶快杀了我。否则我既不会吐露任何信息,也会在自由后找机会杀掉你。”

  冷静如元芳却也被这话惊扰,若不是早有心理准备,仅凭此女未使全力即与自己打成平手,就会令元芳心惊胆战,不寒而栗了。

  于是他强装镇静,厉声质问到:“你倒是说也不说。如若再这般执迷不悟,休怪我对你动刑。”

  虽说元芳嘴上毫不留情,可被水雾迷蒙的双眼中,却满溢着痛惜。

  而白衣女子又如何没有同感。

  曾经为芫子同门师妹的葻欣深知师兄对自己情谊深厚,却不得不如此作态的痛苦。

  于是她朗声说:“哦,我可是过惯了苦日子长大的,你尽管招呼。要是姑奶奶我讨一声饶,我就不配白衣侠女这个称号。”

【肆】引文~楔子---失手被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