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迷雾渐开~一疗百愈---【肆叁】

  元芳只觉得脑后血流加快,先前大人所敷的薄荷伤药顺着发丝缓缓流入体内。

  于此同时,他感到另有一股力量从颈椎贯注全身,那些刀剑留下的新旧伤口、疼痛的关节和后背恐怖的箭伤都在渐渐发热,那股力量渐渐舒缓了连日来的隐痛。

  元芳渐入梦乡。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元芳才从深眠中醒来。

  活动一下四肢,元芳忽然发现自己的陈年旧伤几近痊愈;摸摸脑后,新换的药棉上并无血液,可见伤口已完全愈合;再看四周,自己分明是睡在内衙耳房。

  他回想起之前自己明明是坐在后堂客椅,如燕受伤被暂搁在门板上,元惠则尝试给自己疗伤。

  想到如燕,元芳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担心。

  翻身下床,在询问了几名内仆后,元芳来到了如燕所在的耳房。

  此时如燕伤情大好,还在沉睡。

  元芳只一眼,就深深陶醉于如燕熟睡的样子,不由自主地坐在她身边,伸手去抚摸她洗去血迹的脸颊,轻声自言自语道:“你真是不爱惜自己,受这么重的伤也不与我一起分担......”

  —*—*—*—*—*—*—*—*—*—*—*—*—*—*—*—*—*—*—*—*—*—*—*—*—*

  与此同时,元惠则在另一侧的偏房里运功调息,因为越陈旧的伤,消耗的真气越多,越到愈合后期,消耗的真气也越多。

  所以方才元惠为给元芳治愈他身上的新旧伤口,元惠体内积赞数年的疗伤真气已损耗大半,如再不运功调息,剩余的那一点微不足道的真气怕是无法支撑元惠自己身上的伤了。

  狄公医术高明,自是可以看出元惠为给如燕元芳疗伤付出了多大代价,心中不免为自己多日来一直未曾打消对元惠的怀疑而稍感内疚。

  于是,狄公决定暂且相信元惠一次,就像绛帐夜晚相信元芳一样,他狄仁杰愿意再赌一把。

  打定主意,狄公便离开元惠所在的偏房,径直走入书房,摆出文房四宝,在素笺上写下了什么......

  之后他叫来了狄春,说:“狄春啊,你去找个大点的药房。按这个方子去给惠儿抓三服药,每日一服,大量煎水,轮番冲泡干薯蓣、肉苁蓉和芡实,替换她日常三餐所饮之茶水。”

  “是,小的记下了。”说罢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买药之前,你先去驿站,把这个送出。但是,切不可让府中他人知道,只说我叫你去买药。”

  “老爷放心,小的明白。”于是狄春自离府而去。

  送走了狄春,狄公又叫来手下钦差卫队的一队长,吩咐道:“你马上率领麾下第一队火速护送贡品回京,将清单面交张谏之张阁老。”

  “是。卑职领命。”

  “去吧!”

  “卑职告退。”

第二章 迷雾渐开~一疗百愈---【肆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