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得而复失~明正典刑---【陆陆】

  此时,各大城门和告示墙都贴上了宣告‘原检校千牛卫大将军李元芳勾接贼人盗取贡品’罪名的布告。

  布告上说,每隔五日轮休的上午,会有囚车关着元芳游街示众,有专门的刑吏敲着锣沿街喊话,要百姓揭露李元芳的其它罪行。

  所以在第一天上午,遍体鳞伤的元芳便被一群狱卒从天牢中拖出,钉镣上枷。

  摄于元芳的绝世武功,狱卒们不光在他的手腕脚腕加上狼牙钉镣,而且将普通长铁链换成精钢所制的短粗重刑链,用包裹铁皮加强铆钉的囚车顶枷夹住元芳的脖颈。

  周围光押车的就有数十人,皆是从左右龙武卫和左右羽林卫精锐中抽调的武功高手。

  元芳强忍疼痛,任由那凶残的狱卒将手脚环内的狼牙尖钉压入腕脉和脚筋的缝隙间。

  鲜血涌出,与身上因新旧刑伤迸出的血迹再一次融为一块,凝成红褐色的血痂站在四肢残破的血衣上。

  上车的时候,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搅动体内的尖钉,钻心的疼痛几乎要夺走元芳的理智,身上的几处穴位早在进来的时候就被粗针贯穿,无法动用丝毫的内力,真气也往往不济。

  这短短的两步登车路却仿佛万仞刀山,将元芳原本就所剩无几的体力再度压榨,随着鲜血一起泄出,流淌一地。

  这天本来就是数九寒天,可那些残酷刑法留在元芳身上的伤口却并未被包扎。

  一滴、一滴的脓血从元芳的口角、胸前、肋下和后背淌下,在元芳身上、刑具上和囚车下方结成猩红的血柱,令观者触目惊心。

  第六天上午游街开始时,元芳已无法站稳,只能靠倚着囚车的木栏才能勉强稳住身形。

  因为元芳四肢均被固定,他根本无法移动分毫去躲避刀锋一样的北风。

  瑟瑟寒风一下下剜割着元芳身上近日新添的数道狰狞刑伤,元芳此时却只能徒劳的颤抖,甚至连呻吟也仿佛没有了力气。

  第十一日的那个上午,元芳被拖出牢门时已看不出本来面目,连囚衣也变成断布绪缕,混杂着血污泥土粘在元芳瘦弱的身躯上。

  刑镣和腕足之间的缝隙已经被血块塞满,无法取下。

  游街时连四周目击的民众也觉得惨不忍睹。

  一些押车的军士也面露不忍之色,草草转了一圈便立刻回返。

  不用说,这十日中定有奸佞小人在牢中迫害元芳。

  但人关在天牢,没有圣旨,连想进去探视一下都难于登天,狄公如燕等人也只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却无能为力。

  很快,一道圣旨从宫中传来,皇上口谕李元芳罪行确凿,取消游街,三日内处斩。

  听到斥候骑马跑遍全城宣告圣谕时,那些以前平日受过元芳恩惠的百姓商贩和下层官吏都无端感到心中一痛,他们脸上的泪水便和斥候马蹄下的泥土混合交融,化成一滴极度苦涩的液体,慢慢渗入了他们的嘴角。

  洛阳城仿佛一夜之间,全城郁郁。

  元芳将死的噩耗仿佛一座大山,压得神都的一些人喘不上气来。

第三章 得而复失~明正典刑---【陆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