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平行时空番外】---【唐朝春节】肆

  ———续上———

  就在众人还在意犹未尽地品味方才动人心魄的杂技和幻术表演时,上官婉儿突然朗声宣旨:“圣上有旨,子时将近,新春将至,众位宾客请移步宫外夹壁长道⒂观赏辞岁马术表演。”

  一声令下,各个席位不同区域的内侍宫女整齐划一地入场,隐隐排成一道稀疏的人墙,引导来宾离席,有序出场。

  先是最靠门外的普通大臣、宾客,以及官员家眷,接着是重臣、使节、皇亲国戚,武皇最后离席。但是不同等级的人所走路线都不同。低等宾客要远远绕路,走到长道末端观看,大臣们则要从宫殿侧门贴墙行走,贵宾则可以从城门离场,有专人引导座位。

  都城内,最为宽阔的街道两侧早已摆满了阶梯架、条凳等多人席位,城门和城墙上则摆放圆凳、靠背椅等单人席位,城门视野最好处则搭建好了看台,上摆龙椅和天子仪仗。

  外围是拒马和临时藩篱,由禁军驻守,用以阻隔百姓。长道中间则用一些竹竿和长绳等编扎成一整条狭门过道。宽高仅容二人并行,看样子这应该就是表演场地了。

  武皇最先入座,皇亲国戚坐靠背椅,使节重臣圆凳,其余人等各自按身份高下入座,随时伺候或想看热闹的宫人则只能站在最外层或长道最后的空档和阶梯架上。

  人员密集,安全就显得尤其重要,街道两侧都有高架上值守的禁军,屋顶或墙头上也都三两分散着执勤的千牛卫,火光从卫士们手中投射下来,正好避过人群,照亮了中间的表演区域。

  不必说,这其中自然有元芳独具匠心的设计。

  ————————————————————

  “踢踏”“踢踏”的清脆马蹄声响起,一列华服少年骑手跨着十数匹小马昂首阔步而来。

  武皇一笑,对下面宾客解释道:“各位,此乃上年贡马所产纯种小马,不过一岁多,自出生起便由我朝这几位少年英杰亲自照料训练,时至今日,虽然仅仅训练三月有余,但其已然可在明铁真兵之间来去自如,行动如风,下面就请各位欣赏我大周少年英杰的表演!”

  众人屏息观看,只见几名兵士抱着大捆刀剑而来,刀剑虽未出鞘,但逼人寒气已然有所显露。

  这些军士进入狭门过道,并一边走一边在竹制狭门过道上半部分放置兵器。他们手脚利索,动作敏捷,前面人放,后面人脱鞘,配合默契,行动迅速。

  不消一盏茶的功夫,一条明晃晃寒惨惨的刀剑之路已然呈现在众人眼前,叫人一眼望去,尽是锋锐。而且原本仅有两人肩宽的狭门,刀剑加身后已然仅容一人侧身而行,或一匹小马俯首前进。有些见多识广的人已经猜出之后的节目到底为何,不知道的,光看着摆设便也知道这节目有多惊险了!

  *****

  一切齐备,表演开始。

  第一名少年骑手从最远处打马而来。在进入狭门的那一刻,他一个退鞍趴在马背上,栗色小马顺从低头,载着少年顺利闯过狭门过道

  一片惊呼喝彩顿时响遍全场:“好——!”

  但细细看来,这少年不过十岁左右,马儿身形也还比较娇小,比起成年马匹,速度稍慢,因此这第一个表演,还算有惊无险。

  *****

  人群尚未安静,第二个骑手已经出场。同为栗色小马,这少年的坐骑明显略高于方才一个,毛色更深,无论是骑手还是马匹,年龄更长,身材也高了一些,俯身马上显然不可能了,那么他要怎么过去呢?

  只见这少年忽地一个铁板桥仰倒在马背上,双脚右上左下夹住马颈,马儿深深俯首,刚好卡住少年的左脚,一人一骑,速度不减,飞驰而过。

  “哇——真棒!”宾客中不知是谁赞扬一句,惊讶的人群又一次被点燃,欢呼赞赏之声又一次响起。

  *****

  第三个骑手是一位少女,胯下白色小马,体态匀称,面阔耳尖。

  她手指弯曲伸入口中,“吱呦——”一声唿哨,白马扬蹄而起,如白色闪电,直向刀剑从中插去,毫无惧色。

  少女在狭门入口忽地腾身而起,手握马鞍,侧身一歪,双腿一字打开,压住马头马尾,顺利通过!

  “巾帼不让须眉!”“真是厉害!”“是啊是啊——”

  *****

  之后两名骑手并辔而来,皆是米色墨面,马上骑手也双双戴着黑色面具,与马儿相应。

  但这一次,两匹小马却并未疾驰,而是在进入之前突然碰了碰对方的鼻子,交颈而蹭。

  接着其中一匹马调转身体,以尾部先入狭门,两名面具骑手则协力拉住对方马缰,而后双手撑鞍,倒立而起,侧身与马儿行进方向平行。

  “哒。”“哒。”“哒。”“哒。”马儿平稳前进,骑手纹丝不动,众人屏息凝视。

  就这样,慢慢地,两名骑手顺利通过了狭门过道,翻身正坐,放松双臂。

  期间一直交颈相对的两匹马儿也抖了抖鬃毛,仿佛舒了一口气。

  “太厉害了!”“好稳啊!”

  *****

  “哎——快看快看!”

  尚未从之前精彩中回味过来的人们又一次被第六七两名骑手吸引了目光。

  “嗒嗒嗒”“嗒嗒嗒”又是两骑并辔而来,但这一次又是全速奔驰,两名皂衣骑手身下的枣红马“呼呼”地均匀喘着气,懂马的都知道,这是从极远处长距离加速而后全速奔袭的马匹状态。

  进入狭门的那一瞬间,两名骑手双腿夹马,旋身而下,屈身倒挂在马腹下,双手顺势攀住马颈,压住马头。

  “嗒嗒嗒”“嗒嗒嗒”眨眼的功夫,二人已经藏身马下,通过狭门!

  “天哪!简直神乎其技!”“绝了!”

  *****

  随即,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因着墙壁和人群的反射显得愈发响亮,一声急促过一声,四匹棕色小马成一个方阵,踏在同一个节奏上,整齐奔来。

  马上第九、十、十一、十二四名少女骑手分着浅绿,米黄,浅粉,水蓝四色彩衣,发髻高束,袖口紧扎,一番干练之像。

  进入狭门过道时,四人同时镫里藏身,前二人向后调转身体,外侧脚勾住马鞍,内侧脚穿过马腹,伸到马头上方压住,外侧手与后面两人相拉,内侧手则相互在马腹下拉住;后二人则如法炮制,只不过后二人在使用外侧脚勾住马鞍握环的同时用利用膝盖压马头,内侧脚则平贴马腹,恰好伸到马尾处为止。

  过了狭门,少女们并未放开外侧手,而是同时放开在马腹下相拉的内侧手,左右两人对击一掌,平平向马两侧飞去。一旁早有之前过门的少年骑手拿来软垫接住她们。

  “哎呀,真是精彩纷呈!”

  “自古英雄出少年,真不知最后两人还有什么神奇技法过门?”

  “想象不出啊,大周马术竟然如此精彩!”

  “仅仅三个月就有如此成果,令人敬佩!”

  “……”

  高高在上的武皇听闻外国使节如此赞叹,心中不免十分欣慰,偏头悄悄跟一旁侍立的上官婉儿说:“你去拟旨,重赏此次表演的马术团,他们的师傅聘入御马坊,这些孩子看看能不能进入军营锻炼一番,训练我军战马。”

  “是。婉儿这便去。”说罢,缓缓后退,默默隐入人群离开了。

  众人的赞叹渐渐沉寂下来。可是,不知为何,这最后两人却迟迟没有动静,远远看去,最后两名骑手一直勒马而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未完待续——

  ————————————————————————

  【注释】(编号续上)

  ⒂唐朝皇帝为了除夕表演能与民同乐,有时候会开辟大明宫外的场地观赏表演。卫士们会提前选定并排查场地安全隐患,表演当日则在宵禁后派军队清场,布置宾主座位,然后待宾主入座后解禁附近街道,让百姓在军队外面一同观看。

  ——————————————

【平行时空番外】---【唐朝春节】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