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花舞回归~武臣君策---【捌肆】

  武三思那日被救回宫面圣,结果被武皇屏退左右痛骂一顿,怪他丢了皇家颜面。

  不过最后,武皇言语间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因此武三思虽然心中十分不快但却并未表露。

  这可苦了梁王府中的府医了,这个武三思明明没有什么严重的外伤,却一会说自己受惊过度需要喝药调理,一会嫌药口味不好不想喝,一会说颈后淤伤疼痛要马上上药,一会又嫌府医手脚太重弄疼了他。

  府医见梁王如此,没有办法,只得开出一些口味较清淡的药材,如芣苢、甘草等。

  一来为烦躁的梁王降降火,祛除他在森林里渐染的湿气;二来调理一下因为颈后经脉受损而导致的轻微痰咳和心情烦闷所致的血上冲脑。

  为此医官间还流传出了一句诗:‘梁王府医一开药,甘味芣苢远喧闹’。

  ——————————————————————————————

  终于,在接近半月的调理中,梁王总算身心痊愈了。

  府医也算从苦海中解脱了。

  心情好不容易终于舒畅的梁王招来门客探讨时局,却被一个消息再次点燃怒火:

  武皇因狄仁杰狄如燕救回梁王有功,且狄如燕寻回了御宴所用花草摆设,特奖赏狄公五日后宴会平亲王坐,如燕加封为从四品查访御使,赐宴会当日御前带刀行走。

  此时,武三思再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体面了,他满脑子都是如何整倒狄仁杰和狄如燕。

  一想到武皇当日言语间尚有立自己为太子的意思,武三思决定在宴会上让狄公和如燕出丑。在他们最为盛宠煊赫时,狠狠浇上一盆冷水。

  于是他招来手下暗探,如此如此嘱咐一番。

  —*—*—*——插播注释———*—*—*——当分割线———*—*—*

  【芣苢(音‘福椅’):见于《诗经·国风·周南·芣苢篇》,即车前子,多年生草本植物,其种子入药,可降血压、镇咳、平喘、祛痰、利尿、补肾、壮阳。】

  —*—*—*—*—*—*—*—*—*—*—*—*—*—*—*—*—*—*—*—*

  与此同时,皇宫内,御花园。

  武皇坐在花架凉棚下的美人榻上,正满意地欣赏着当初如燕带回的那几盆样品牡丹。

  那硕大的盛放花团无论谁看来都会觉得无比欣喜。

  武皇一边看,还一边自言自语式地跟陪侍一旁递喂点心茶水的张昌宗说:“人都说盛放之花如盛世美人,果然如此。眼见洛阳城外的山村培育出如此冬日凌寒而放的团牡丹,朕不由得希望朕的江山也是如此盛世之景啊。”

  张昌宗在一旁拍马道:“是啊。陛下您治国有方,连这花草都感受到了您齐天的鸿福,不惜在严冬开放,以显示对您的敬仰啊。”

  武皇一笑,口中说出的却是略带责备口吻的话语:“就你会顺着朕的话说,这治国与摆弄花草怎可以相提并论。玩物丧志,你之前的那些上进心都哪去了?”

  “是。六郎知错了。”

  武皇又自顾自的说道:“不过这花天香国色。确能在使团到来当晚的接风御宴上显示出我天朝之风。”

  “陛下所言极是。就连这花香,令人闻之都心旷神怡,颇感愉悦呢!”

  “香气?什么香气?朕怎么一点也闻不到?莫非是朕老了?感觉不灵敏了?”

  张昌宗赶忙说:“哪有,陛下是不老之身,您正当壮年。许不定是您的体香,六郎闻差了。”

  “就你会说话。”

  随即武皇突然提高音量,“婉儿!”

  上官婉儿立即从御花园的角落快步走出。

  “奴婢在。圣上有何吩咐?”

  “传旨,本次的宴会花草其余家的都不要再定了,就以蒲草村的为主花,蒲草村所有运来的花草只要经狄查访御使检查没有问题的便尽数选用。”

  “是。婉儿领旨。”

  “还有,让凤阁鸾台的那些老家伙们查查那些番邦都出产什么奇珍异宝,并参照我大周物产,分别做出了应对之策来。这次宴会的主题由赛马临时换为赏花献宝,咱们可绝对不能再在外夷面前失了天朝威严。”

  “是。”

  婉儿领旨后立即下去准备。

  这时,跪在一旁为武皇捶腿的张易之插话道:“陛下,您何必如此劳心,想我大周物阜民丰,地大物博,堂堂天朝物产如何会被那些粗鄙不堪外夷下物比下去?”

  武皇面露不悦:“五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可知此等接见外国使臣的大宴,自古以来就是一片祥和的竞技场,比起战场上的刀光剑影,流血厮杀,宴会前后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更令人身心俱疲。”

  “战场失利也许还有挽回的余地,但宴会丢面子却会令一个国家从此再也无法抬头。因此,筹备宴会甚至比指挥战争还要艰难啊。”

  张易之立刻明白自己装天真装乐观的面具被武皇看破了,立即惶恐地膝行后退,叩首谢罪:“五郎目光短浅,请陛下恕罪。”

  “行啦,知道错了就好,来,你继续。”

第四章 花舞回归~武臣君策---【捌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