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总坛混战~相生相克---【佰柒】

  狄公元芳如燕还有那少年军士四人同在一棵树上,树枝无法承受如此重压,倏忽就要断裂开来。

  如燕反应机敏,立刻带着少年飞身向另一棵避虫树跃去。

  “喀嚓嚓——格拉——噼噼啪啪”

  因为如燕踏的一脚,边缘细弱的树杈再也承受不住,纷纷掉落下去。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树的断口开始分泌粘液,乳白色的,带着一点清新的味道,慢慢覆盖了伤口。

  落下的枝丫也在断口处分泌出了乳白色的树汁,只不过量少,不及主干丰富,但是那些未及闪避便被砸中的火蚁竟在瞬间被树汁吞没,化为一股青烟消失于无形。

  ——————————————————

  目睹这一切的元芳一下发现了希望。

  他转向狄公,问道:“大人,卑职有办法让众军脱险,您一个人在树上可以吗?”

  狄公也看到了树汁的作用,自然应允:“你放心去吧,我不碍的。”

  元芳还是不放心,撕下前后袍角,挥刀斩为布条,连缀起来,挽住狄公的腰,牢牢固定在书上,说:“大人稍待,卑职去去就来。”

  如燕早就用固定柳叶双刀的布带将少年如法炮制,见元芳运起身法,立刻喊道:“元芳,我来助你!”

  “好!”

  燕芳二人相背而行,在避虫树间跳跃,不时挥舞手中利刃,不为杀敌,只为砍碎树枝,挥洒汁液。

  —*—*—*—*—*—*—*—*—*—*—*—*—*—*—*—*—*—*—*—*—*—*—*—*—*—*—*—*—*—*

  在洒木为大军解围的同时,燕芳还顾及着方才从死人堆爬出的十一队仅剩队员和那个少年军士。

  刀光片片闪过,少年的腿伤,幸存者的箭伤,转眼间被树汁覆盖,奇迹般地止血,树下疯抢滴落鲜血的火蚁也被树汁化为青烟。

  星星点点的树汁洒下,片片颗颗的碎木落定,大群火蚁顿时四散奔逃。

  很快,各个盾阵之间便都被燕芳洒满了避虫树的碎片,不消一炷香的功夫,大军周围已看不见一个火蚁。

  —*—*—*—*—*—*—*—*—*—*—*—*—*—*—*—*—*—*—*—*—*—*—*—*—*—*—*—*—*—*

  放下狄公和少年,元芳又去解救已然昏迷的幸存军士。

  狄公立刻下令:“火蚁已退,众军开阵!”

  金属木石碰撞的声音响起,圆盾阵纷纷开启,各小队又开始自觉地点查人数。

  ————————————————————————————————————

  众军忙碌之时,狄公抽空为昏迷的十一队幸存军士切了个脉。

  “嗯,脉虽略显沉涩但却仍不失洪数大之倾向,应当是失血过多所致的昏迷。让三两个尚且康健的军士照看一下,略微喂些水即可。”

  “是!”自有传令兵领命而去。

  狄公又前去看那名少年军士。

  那少年龇牙咧嘴地捂着自己的伤腿倒抽冷气,但却并未叫痛,任由树汁在伤口上蔓延,中和红蚁火毒,他尽量做到一声不吭,但不想还是被狄公注意到了。

  他赶忙忍痛勉力起身,尊称道:“狄大人。”说完作势要拜。

  狄公赶忙伸手扶住他的左腕,一把拉起,说道:“有伤在身不必拘礼。坐下休息吧!”

  “多谢——嘶——大人......”少年不着痕迹地从狄公手中抽出左手,挣扎坐下时无意牵动了伤口,痛的又倒抽一口气,才缓缓坐回原地。

  看着这少年,回忆着方才扶起少年瞬间为他诊的脉,数且滑,狄公不由得联想到之前第一次见到元芳时。那时的元芳也是少年心性,伤痛再深不发呻吟,不愿接受陌生人过多的善意,像一只受了伤的幼兽,默默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舔舐伤口。

  {【幸存的十一队队员昏迷了,他到底是真昏迷还是另有所图?阵门的那位少年又有何特殊之处呢?下一道防线【千人百靥】已经展开。。。】}

万俟懿沨说
幸存的十一队队员昏迷了,他到底是真昏迷还是另有所图?阵门的那位少年又有何特殊之处呢?下一道防线【千人百靥】已经展开。。。

第五章 总坛混战~相生相克---【佰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