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总坛混战~祠堂大战-【佰拾贰】

  “锵”地一声,张环一棍打飞了这一刁钻的暗器,却不防这黑衣人身后还有一人延迟些许平行发出暗器,恰巧隐在前一个暗器之后,令人防不胜防,借着张环击飞第一个暗器警惕下降的一瞬间,紧随而至,“哧”地一声刺入张环上臂。

  其余暗器没有这么刁钻,根本伤不到久随狄公身经百战的千牛卫们。

  “铿凌凌”几下过去,暗器被纷纷击飞。

  不知是恰好还是命运不济,许多躲在阵中村民的都被暗器划伤,虽然伤口不深,但却也渗出了丝丝血迹。

  “咣当”一个身形瘦小的村民率先中毒倒地,随之“扑通”“啪叽”的倒地声传来,绝大多数受伤村民都倒地不起,伤口渗出了血迹也泛出了丝丝黑色。

  “暗……器……有……毒……”张环强自支持地说完这四个字便昏迷不醒了。

  狄公怒上心头,喝令众军:“放箭,救下人质,其余格杀勿论!”

  “是!”众军应下的同时,数十只铁箭便集群飞出,精确刺入黑衣人的臂膀和胸膛。

  混战之下,几名黑衣人逃生,其余全部当场毙命。

  ————————————————————————

  再说元芳,他施展轻功渡河,见到岸边站岗放哨的兄弟大多非死即伤,许多被烧伤烫伤和烟气熏蒸所累的军士都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连呻吟也仿佛没有了力气。

  元芳按照如燕纸条所提示的方法,找到并剖开方才冰裂所伤的水中鱼虾,在冰水中洗净肚膛,而后抛于空中,链子刀随即上下翻飞,将鱼虾尽量片成薄片,给烧伤的军士敷在伤口上。一边做,元芳一边暗暗记下到底有多少军士受伤。

  随后,元芳又把眼看救治无望的军士搬到一起,尸体搬到一起,开始统计数量。

  得到总人数后,元芳按照如燕纸条所指方向,大步奔去。

  **********——**********——**********——**********

  关于上文所述鱼虾片治疗烧伤的问题,是经过现代医学证明的。

  某些情况所致的皮肤坏死,在有合适移植供体之前都可以通过缝合新鲜无菌鱼皮来进行护创和促进愈合的处理。

  在国外已经有了用鱼皮治愈大面积烧伤、自体无法移植、且亲属全部配型失败的病例。

  患者被做成“鲛人”,创面覆盖无菌养殖处理并提前消毒过的鲤鱼带鳞皮,在一个月内,患者成功长出肉芽和真皮层,最终微创微疤痊愈。

  唯一的后遗症是患者的皮肤纹理像鲤鱼

  ———————————————————

  回到祠堂,狄公草草给张环处理了伤口,止了血,随即便拿出葻欣的那个药囊,把所剩无几的几种解毒药粉全数倒入了张环的伤处和口鼻中,期盼可以碰对解药,救张环一命。

  此时,所有妇孺都解救出来了。

  可是,解开绳索,除下蒙眼布,有几名妇女却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不让军士取出口中的布团。

  她们大多汗如雨下,表情痛苦,喉头不住地翻滚,紧皱着眉头,弯着腰,四下乱窜。

  狄公正疑惑之时,几个孩童说话了。

  “咳咳咳,老爷爷,这几位大婶,咳咳,被坏人灌了不好的东西。”

  “嗯,咳咳,对,妈妈嘴里的那些东西都黑黑的长长的,咳咳,特别恶心!看着就想吐。”

  “咳,咳,我觉得,咳咳,小姨她们是不想把那些东西吐出来,咳,来伤害各位叔叔。”

  狄公示意军士安抚那些妇女去溪水边洗漱一下,然后问第二个说话的小女孩:“小姑娘,你妈妈到底被灌了什么东西?是蛇么?”

  “咳,不是。”小女孩还没从布团那而恶心的感觉中恢复过来,一边清嗓子,一边说,“咳,比蛇小,但是,咳嗯嗯,特别长,细细的,咳咳,黑黑的,像大虫子。”

  “蛊!”狄公惊道,“李朗快,召回那些去溪边的军士!”

第五章 总坛混战~祠堂大战-【佰拾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