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你的季节

曾有你的季节

往返淡忧 著

浪漫青春
类型
2016.12.29
上架
4671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眼泪?绝缘

  “余真,你爷爷生病住院了,周末和我去医院看看他。”

  “啊...妈,我不想去”

  “胡闹,那可是你爷爷,你忘了小时候你爷爷对你的好了,倒霉孩子。”

  思绪万千

  儿时的记忆一幕幕呈现

  “真真,爷爷我要上山去了,要跟着就快来哦”

  那时的我才7岁,平日里听到这句话就屁颠屁颠的跟过去了,因为一到山上就能看到好多好多山下看不到的“稀罕物”.

  好比...

  在山下看不到踪影的猪笼草,在山上却随处可见,那时候啊,喜欢恶作剧,就喜欢将两株猪笼草靠在一起,看着它们的盖子一张一合,互相“撕咬”

  ps.不过现在想想还真是残忍^_^

  山上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植物

  记得有一次上山忘了带水,当我口渴的走不动路,四处又找不到水喝的时候,爷爷从一株长的高高奇形怪状的植物上择下来一朵花,从里面取出来一个圆鼓鼓的小气囊,递到我嘴边让我咬破喝下

  “哇”

  那感觉真的是爽爆了,虽然里面的液体只有一点点,但那味道我至今还没忘,真要形容的话,那就是甜,甘甜甘甜,但那种甜是糖所无法比拟的,甜却不腻,甜到心头的甜

  年小不懂事的我将这味道牢牢的记到心里,也导致了长大后的我每次一到山上最经常干的事情就是四处去找这种植物囧

  山上真的很好玩

  有时候也能看见山兔子,山兔子和家养的小白兔完全不一样,不仅跑得快,还十分凶猛,记得有次爷爷抓到一只山兔子,关进笼子,那兔子就一直撞笼子,撞了整整一夜啊,的亏它个子小哇,不然要是跑出来了估计和老虎相比都差不了太多

  “真真,快来快来,爷爷又挖到一颗笋,拿不下来啦,快来帮爷爷”

  一声呼唤将我又拉回记忆

  “来了来了,爷爷你怎么这么厉害啊,我都找了半天了都没找到一颗”

  那时的我还小,没有耐心,找不到就气急败坏,满山遍野的“地毯式”搜索,可就算这样还是一颗笋都找不到,气得我嘟着嘴气呼呼的到处踢石块

  “真真,冬笋都不冒头,窝在地下,没有经验的人当然找不到啦,来来,爷爷教你”

  “才不...哼”

  气头上的我看着地上的石子就是一脚

  “哗哗哗”

  “嗖”

  一条黄黑相间的蛇就窜了出来...

  这就是我清醒前看到的最后一幕...之后...我就很不争气的...昏了过去

  之所以说很不争气,是因为事后发现那条蛇压根没毒,医生说我是被吓昏了,呸,那蛇肯定有毒,那混蛋医生肯定是骗我的,我谁啊,我会被吓昏,开玩笑嘛不是^_^

  其实嘛,不管“真相”如何,我爷爷在我昏倒之后,急不可耐的样子,不用我爸妈描述我也能想象到

  爷爷抱着我跑了整整十里的山路哦,十里山路不长,但爷爷却只用了半小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等到出了山,把我送到医院,爷爷满身都是血痕,也透支的晕了过去,住院的时间比我这个“伤患”还长了一星期

  诺,那次,也就成了我最后一次上山的经历了,因为之后不管我怎么闹、怎么求,爷爷都不答应让我上山了,那天杀的蛇!不要让“阿真哥”我逮着你,不然,哼哼,煮了你

  再后来,因为爸爸工作上的原因,我们一家不得不来到一座新的城市---H市,H市虽然名义上不是超级大都市,但因为沿海和政府政策的缘故,里面的设施和经济发展状况甚至相比那些超级大都市还犹有胜之

  在这种超级都市里居住还是很有自豪感的,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回到现实

  爷爷这次住院,出乎所有人意料,这个在地里辛苦了一辈子的老人,竟查出来了在这个世纪几乎都是必死的病---癌症

  说不出来的感受,很难受,但完全没有哭的冲动

  时间这个东西真的是太可怕了,冲淡了太多太多的感情

  也许...也是我心肠太硬了……

  爷爷住院半年,我这个大孙子只去过三次

  最后一次去的时候,病床上爷爷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

  看到我,还是挣扎的爬起来,很努力的对我露出笑容,我知道爷爷很难受,不敢看着他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我退缩了...面对只剩下生命中最后一段时光的老人,也是对我最最关怀的老人,即使现在病成这样,想着的还是对我的无限关怀,一股热流就要涌出来,不过被我生生的压住了,因为,眼泪,对我绝缘!我发过誓的!今生今世不再流泪!

  为什么?

  只有经历过绝望的人,才会明白这种感觉

  我有一个弟弟,亲弟弟,叫余辛,在我十岁的时候,我把余辛摔伤了,那殷红的血,历历在目,爸妈把他送到医院去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跪在地上,跪了两小时,生怕他有什么事

  在那之前,我是独生子女,但往往独生子女最最害怕的还是孤独,而余辛,就是我的全部

  “求求你,老天爷,我愿用自己十年寿命换他没事”

  “求求你,不要让他有事,求求你”

  “求求你......”

  这是少年的我,对天所最最真挚的祈求

  也许是那次把眼泪流光了,那之后,我几乎就不流眼泪了

  乃至于现在,看到被病魔折磨成这样的爷爷,我的心很痛,但真的哭不出来

  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冲淡了太多太多

  也大可说我冷血吧……

  爷爷最终还是没有摆脱那种可怕的病,在一次注射止痛剂的时候,过世了

  走的很安静

  葬礼上,我的四个姑姑和我爸爸哭的一塌糊涂,但我...真的哭不出来

  “真真,你怎么这个样子,那是你爷爷啊”

  “妈,我...很难受,但...我真的哭不来”

  “你这孩子,怎么这幅样子,真是的”

  “....”

  爷爷过世,举办了三天的葬礼,但这三天,我一滴眼泪都没流过

  这件事,也成了我心里面的一道枷锁,有时候会想:像我这种没感情的人,是不是枉为一个人呢

  本以为会一直这样铁石心肠

  直到17岁那年我高二......

眼泪?绝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