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游子归家

  “韩尧什么怎么回事?”

  ”疯狂阅读是咋回事?“

  。。。。。。

  有个话痨做同桌真的很痛苦,我不知道曾经三年怎么挺过来的。我也忘了自己曾经是很没有话题性的人,成绩不上不下家里也只是一个温饱家庭,不上不下,所以没有人愿意跟我打交道,未来的物质社会从现在就可以看出雏形了。

  我和韩尧以及疯狂阅读的事就像小石子掉进池塘,一点小波澜,未翻起什么滔天大浪,都觉得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不可能拿下全民女神韩尧,就算拿下了他们也不可能那么关心我们的事,临近高考,除了高考啥事都不是事。

  妈妈坐在门前

  哼着花儿与少年

  虽事隔多年

  记得她泪水涟涟

  那些幽暗的时光

  那些坚持与慌张

  ......

  哼着许巍的歌曲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街上老式的房屋数着走过的柳树,享受着阔别已久的惬意感。

  “猴子,晚上夜店赚外快去不去?”一个长的真的有点像猴子的绿发青年突然从巷子里窜出来。

  “诶,卧槽,吓得我的心肝。”我着实被吓得够呛,走神想着回家的情景突然窜出来一个绿色的杀马特,是人都会被吓掉了胆,一边拍着胸舒气一边看着这个杀马特思索这是哪个鬼。

  “嘿嘿,你好好瞧瞧你亮哥我这新发型咋样,时髦吧,嘿嘿。’那杀马特嬉皮笑脸的搓着手弯着腰,这猥琐样子不是搁现代要是古代不是龟公就是太监。

  “亮哥?陈皮亮!”我记起来了,他家和我家都在后港巷筒子楼,不同的是我家是早些年搬过来的,而他家是一直都在这个筒子楼的。当初搬到市里来就是为了拿到城镇户口本,为以后买房什么的可以有补贴也是为了让我可以在市里等到更好的教育。

  我初中时候成绩也是挺好,后来成绩一落千丈就是因为了晚上兼职可以补贴家用,基本上学费都是我在夜店唱歌赚来的。

  我知道老爹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套自己的房,老爹的兄弟姊妹就是我的伯叔姑婶为了抢老宅的拥有权吵的惊天动地,按理说嫁出去的姑姑婶婶是没有资格继承的,但是我祖父走的早,现代这个法律是可以有继承权的,谁也不敢说传男不传女,说出来姑姑婶婶就抛出来:传男不传传女,封建社会主义者?

  老宅吵得不可开交,老爹本就是豁达憨厚的,带着老妈和我跟着工友来到了这个大城市。

  虽然金陵是座文化古都,有很多文化底蕴景色,但这个时候的我还没有去过,住的地方也是郊区的筒子楼,过几年就要被拆掉。

  唱歌赚来的钱交到爹妈面前都是说做初中生家教赚来的,现在回忆起来令人唏嘘,穷只能努力努力再努力了;

  不过现在的我再也不是曾经的我,带着未来十多年的记忆,也就是开着期限十多年的外挂来过日子,值得期待!

  “亮哥,你这个鸡公头不怕吃竹笋肉?”思绪万千,这个陈皮亮确实会吃竹笋肉,还不是一顿两顿。

  “这叫时髦,你不懂,晚上去不去给个话啊,去就吃完饭来叫我,今晚有大财主到天堂来。“陈皮亮不以为然道。

  ”去,最后一次,别在我爹妈面前说漏嘴“我们驻唱的夜店就叫天堂,本来名字是一堆英文,但都这样叫,我们就入乡随俗。

  ”哪能啊,还要靠你给我赚德华最新的唱片呢,嘿嘿“他依然摆出那个猥琐的样子。他确实算刘德华的脑残粉,驻唱时唱的歌都是刘德华的。

  我不得不佩服他,后来的十多年虽然没有联系但也听说他搞个乐队,奇葩的是他们唱的歌全是刘德华的。

  ”回家吧,我要看陈叔给你炒菜的样子“嘴上说的轻松,其实我的心情是忐忑的。

  筒子楼还是往常一样的嘈杂,和记忆中的样子重合,我舒了口气,尽力摆出轻松的样子脚带微颤的走去、

  ”子厚,赶紧把书包放下,来帮我择菜,你老爹等下就回来了,我在炒个菜。

  听到这个声音,我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了。

  上辈子和家人说不混出头就不回家,那是我唯一一次任性惟一一次伤父母心,导致五年没有回家,每次想起回家看看,但总提不起勇气,在外面碰壁无数次不想父母知道,在外面总会吃不饱有什么还没有地方睡,在地铁站露宿的时候打电话回家说住大酒店;在外面吃着泡面翻着招聘启示打电话说有稳定的铁饭碗让他们不用担心。

  一直觉得我不靠父母,出去打拼就是对父母最好的孝顺,那时候不是啃老就是家庭蛀虫,我一直觉得自己很高尚。

  现在才发现才明白,不陪在父母身边就是最大的不孝。我在外面蹉跎跟家人说生活很好的时候,家人难道会说自己的不顺心的事?

  我一直都这么自私!

  现在我有机会重来一次,一定会长伴父母身边。

  “愣什么愣啊,你还抖,别给我说大热天你跟我来个冷字,快滚去择菜,你老爹回来吃不上饭你就等着划算把,他晚上还要加班呢!”

  “啊,哦哦哦,我放书包就去。”划算就是算账的意思

  我三步带两步跑去我的小房间。

  我的小房间,一张一米宽的床就占了百分之八十的空间,但我觉得这是我最心安的地方。

  母亲大人的命令我可不能忘记,不然又是划算了。虽然我喜欢听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妈骂我,但我也不能讨骂,不然又说贱骨头了。

  筒子楼的厕所和厨房都是共用的,有的烧煤有的烧液化气,我刚跑到厨房就听到了陈叔如响雷般的怒哄:”你个死兔崽子,我让你潮流我让你时髦。。。。。。。“伴随着是啪啪啪的竹笋炒肉,声音几乎可以绕梁三日了。我没想到亮子这小子能忍住不叫唤。

  “亮子他爹,我家的咋还没回来。”老妈朝对面楼唤去。

  “嫂子,老哥技术工开会呢,,,你给我趴好,今天我不抽死你我就。。。。。。。“陈叔应了一句回头看亮子要溜,马上就散发王霸之气把亮子压桌上啪啪啪的继续努力去了。,,随后亮子散发杀猪般的惨叫。

  ”啊,哦,亮子他爹差不多够了啊,打怀了你要心疼哦!“

  ”这个兔崽子还心疼,打死他我还省点心,,,,,“

  ”这是咋滴啦,哪有这样打啊。“

  '你看这混球头发,整一个鬼样,不打?不打明天就要造反了。“

  ”我说刚刚看到一个鸡公头进来,鬼鬼祟祟的我以为是贼嘞,整个鬼样子,亮子他爹使劲打,好的不学尽学歹“

  。。。。。。。。

  我为亮子默哀三分钟,要不是他娘在炒菜,说不定就是去混合双打,现在看陈家婶婶不说话,可能就是存着怒气,等炒完菜就是去放大招呢。

  筒子楼的生活才是远离那个物质生活的小桃源

第三章 游子归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