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为彼此落下的泪

  “对不起,我赶不回来了。”

  “……”

  “我知道我说过会回来陪你过年,可是我临时得留在北京……是工作上的事情。”

  “……”

  “喂?你在听吗?”

  “这些话,我每年都在听。”

  “……”

  “……”

  “今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会给你汇过去……”

  没等爸爸说完,木植瑾便挂掉了电话。他从雪白的真皮沙发里起来,走到玄关处把特地为爸爸洗干净的毛毛拖鞋放回鞋柜里,然后回到餐桌上一个人吃着两人份的年夜饭。

  吃着吃着,眼泪就滑下来了。

  他独自在偌大的房子里被满溢的孤寂淹没。

  妈妈,除夕快乐!

  单筱茗捧着从家里带来的饺子默默地站在窗外。她捂住嘴巴不敢哼出声音,她陪他一起落下的泪珠在昏黄的路灯下泛着微光。

  木植瑾每天晚上都会去单筱茗的家里帮她补习和检查门窗。除此之外他大多数的时间都会呆在自己偌大的房子里。他很少上网和看电视,音乐是他唯一的兴趣。他有一把很好的民谣结它,灵感来的时候他会试着谱曲作词。他的作品日积月累的堆满了抽屉,偶尔会整理一些出来试着寄给唱片公司——虽然不曾有过回音。

  他一天天的划掉台历上的格子,日复一日地等待着开学,等待着言诺回来后三人一起在紫葵树下嬉闹追逐的日子。

  台历上的格子逐个逐个的被划掉,停在了人日那一天。

  那天天才刚刚亮起来,空气中还渗着透骨的寒。木植瑾神色仓皇的夺门而出,甚至还穿着一身单薄的家居服。被扔在地上的起皱的报纸报道了一则上海的新闻:昨夜一辆开往机场的巴士遭遇特大交通事故。

  罹难者的名单上有单家夫妇的名字。

  木植瑾匆忙赶到单家。

  替他开门的是言诺,玄关处是他随意丢下的行李和一株二月兰。

  “我昨晚在网上看到消息就连夜从南部赶回来了。”言诺返回屋内穿上大衣,“她哭了好久,刚刚才睡着。你看着她,我去帮她订上海的机票。”

  一夜未眠的言诺看起来很疲惫。木植瑾拉住他:“我去吧。”

  “还是我去吧,你连大衣都没穿呢。”言诺拍拍他的肩便带上门出去了。

  木植瑾来到单筱茗的床边。他知道她根本没有睡,那厚厚的棉被掩盖不住她的悲伤。他轻轻拉开棉被的一角,让她露出脸来透透气,那双红肿呆滞的眼睛揪痛了他的心。

  “都怪我……”单筱茗在哭,可是通红干涩的双眼无法再为她渗出一滴眼泪。“是我说一个人很闷,是我叫他们提前回来,他们才会坐上那辆车……都怪我……”

  “不怪你!”木植瑾在她身边躺下,把她连人带被的拥入怀中,不让她看到他替她流下的眼泪。

  “没有愿意跟孩子分开的父母。他们赶回来只是因为他们爱你,想你。”

第6章 为彼此落下的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