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古刹奇谈

  再说回曹行知,此时的他正拎着打包好的菜肴,冲着翰林书院那一路小跑着。“还好还好还差一点时间才到半个时辰,这下少爷该没话说了。”曹行知这么美滋滋的想道。

  跑着跑着,在离翰林书院还有几十丈时曹行知停下了脚步。看着前方的群众一阵骚乱,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了。“不会是少爷那里出事了吧?”曹行知越想越心焦,急忙向前方走去。

  可还没有几步,他忽然的愣在了那里。顺着曹行知的目光望去,原来官兵正在原本曹家队伍的地方打扫战场,望着地上的支离破碎的尸体,已辨认不出面目。但看着尸体上的衣服打扮,明明就是曹家队伍的人。曹行知通体发寒,背上早已渗出了冷汗,脑袋之中全无了念想,只得愣愣的站在那里。

  “怎么会这样,怎么一转眼人都死了?!不是马上就要陪着少爷拿状元了吗?对了,少爷在哪,少爷在哪?!”心中有了念想,曹行知目随心动,转眼一看,便看到了已成阶下囚的曹牧之。

  现如今的曹牧之已被小兵打晕在地,让旁人瞧见也不知是死是活。曹行知瞧见了,联想到之前队伍中人的惨状,心中自然断定,曹牧之已然身亡。

  曹行知又是心中庆幸,若不是少爷肚子饿贪吃,自己的这条小命怕也是要交代于此。这么想着,想到自小相处的少爷,就这么没了性命,心中更是难过的极。

  “少爷,你就安心的走吧,我会帮你多烧谢纸钱的,可我没法给你报仇,你的尸首我也是帮你寻不回来了,我一个小小书童,怎么和那么多的官兵对抗呢。我只能把你被害死的消息告诉老爷,让老爷帮你报仇了。”曹行知想着想着,默默的退居到了人群之中,目送着这队官兵押送着拉着少爷尸首的囚车渐行渐远。

  傍晚,人群喧闹之后渐渐散去,只留下曹行知还站在校场外。不知过了多久,曹行知清醒过来。随即打定主意朝着杭城曹家赶去。

  刚出了汴梁城,天色早已不见光亮。曹行知正赶着路,忽然在前方看见一座破败寺庙。“天色已晚,连夜赶路难免遇上强人劫道,不如今晚在此歇脚,明日再赶去杭城。”

  曹行知打定了主意,走向小庙,到了庙门口往门上牌匾一瞧。原来此寺唤作“纳凉寺”。曹行知也没有心思深究这古怪的寺名,当即入了这纳凉寺院。入了寺一看,原来庙中比之外面更加破败。眼看满目疮痍,原本供奉的大佛也不知何时早被移走,只是徒留了几根残香断烛。不过对柱上的字眼还依稀可辨---“无妄想时,一心是一佛国;有妄想时,一心是一地狱;”曹行知抬头看了这揭佛语,不知为何突然打了个冷战。看了看周遭,心说有鬼,随即心生恐惧。

  顿了顿,曹行知壮了胆子喊声道:“有没有人呀?!”入耳,只能听到自己的喘气声。曹行知稍稍放下心来,寻了块稍微干净点的地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干粮清水,正准备吃饭。忽然听见一阵响声,曹行知被吓的手里的干粮都落在了地上。仔细一看又放下心来,恼怒的骂道:“这该死的老鼠,吓死我!”曹行知忽然心念一动,寻了些干木生了火。“嘿嘿,这样倒也安心些”曹行知这样想道。

  吃饱喝足,曹行知感觉到有些乏了,便找个干草垛睡了上去。不知道睡了多久,曹行知缓缓睁开双目,耳中传入柴火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他愣愣的看着屋顶上的瓦片,想着昨天发生的惨事,不想却是入了神。待清醒过来,心中又是一阵激荡。

  久时,曹行知坐起身来,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扭身看看窗外,原来天色还是一片昏暗。不经意的一转头,把曹行知的三魂五魄都吓了出来。原来,柴火堆旁坐着一个人正巧背对曹行知,此人身着黑袍披头,背后望去应该是一男子。

  曹行知心想:“此人不知何时来到庙中,如此无声无息。若是他心有歹意,怕是自己这条小命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曹行知越想越是后怕,越想越是恼怒。可他也不敢发作,怕万一激怒了这个不知来历的黑衣人。他尽力不让自己发出声响,曹行知直觉来说并不想让这个黑衣人发觉自己已经醒了。

  曹行知半眯着眼睛暗暗观察着这个黑衣人,发觉此人除了偶尔添些柴火,便一动不动。也没有在此人身旁发现什么兵器。曹行知心想:“既然身旁没有兵器,那大概不是强人,应该就是偶尔路过,和自己一样寻个栖身之所的过客吧。”曹行知如此心想也稍稍放下心来。

  “既然醒了,为何还要装睡。”黑衣人突然说了一句话,话语听起来有些沧桑味道。曹行知听到也不免心惊,好在刚刚稍稍定了定神,此时也稍显镇定些。

  “你是谁?”曹行知想了想,这样问道。

  黑衣人听了曹行知的问话,轻笑了一声道:“你不必知道我是谁,再说相逢何必曾相识,你我不过是擦肩的过客罢了。不过,我知道你是谁。”

  曹行知听后大惊,心想:“难道是那群官兵知道我是漏网之鱼,前来取我性命的?!不对,若是想取我性命,刚才在我睡着的时候便可杀我,应是非敌。”不得不说,曹行知虽然只是个毛头小子,但在曹府跟着少主子张扬跋扈了那么多年,还是有那么点道行的。想到这里,曹行知也不再怕,向那黑衣人问道:“既然你我素不相识,你又是如何知道我的?”

  那黑衣之人听见问话之后,也不回答,反倒自言自语说道:“嘿,好一个素不相识,好一个素不相识呀。”说完大笑了起来,突然笑声戛然而止。空气中的气氛,竟好似凝固了起来。

  曹行知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势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见那黑衣之人仅是沉默下来便有如此之势。曹行知心想:“这种魄势只在当年少爷惹怒了家主的时候见到过。如此想来,此人便是比上曹家家主,也是不遑多让了。”此时此刻,曹行知纵有些急智,但一时半会也不知如何答话,才不会惹恼了此人,只得双双沉默下来。

  正在沉默当时,那黑衣人张口说道:“嘿嘿,从前我问过你可曾后悔来这身戒寺之中?你没回答我。如今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黑衣人又冷冷笑了几声,突然转过身来。

  曹行知听黑衣人说的话听得云里雾绕,“身戒寺?问我可曾后悔来这身戒寺之中?”曹行知正欲问询,突见那黑衣人转过身来,不由收起心思,凝神屏气。要看看这黑衣人的真面目。当曹行知看到黑衣人面庞的时候愣住了,他的脸上竟是一团幽光。不等曹行知缓过神来,那黑衣人又单手捻诀,说了句让曹行知如坠冰窖的话:“是时候送你上路了!”

  顿时,曹行知全然没了气息。

  “哈哈,我终于等到这杀了你的一天。”看到曹行知,已然没了生机,黑衣人有些发狂了,好似大仇得报一般痛快。

  ”

  “你这又是何苦,刚才我在一旁看着,没有阻止你,这条路我是让你自己选”。这好似虚空之中传来的话语

  黑衣人听着这好似凭空而来的话语,全无半点意外之色。“我早就料到了,我早就知道你是会来的,看来这因果定数,果然非我所能改变”黑衣人默默讲道。

  黑衣人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曹行知。也不再说些什么,单手一划竟是破开一方虚空,凭空入了进去。许久,虚空之中传来一声叹息,同时,竟有一道清气从虚空之中激射进了那已经全无生机的曹行知的身体之中。

  又隐约听见虚空之中传来阵阵沧桑,好像似是而非:“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不过除了已经死去的曹行知,无人能见证这一幕。

  渐渐地天亮了,又好似,听到了庙宇之下隐约传来的打鼾声……

第二章 古刹奇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