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零五章 双杀

  言叶双眼变得空洞而无神,踉跄了两步,跪倒在血泊中的诚哥身上。

  她的眼睛仿佛已经再也无法看到任何的光芒,绝望已然遮蔽了她的世界。

  当一个以为幸福已经来临,并且觉得自己基本上抓住了的女人,尤其是经历过黑暗的女人,忽然看到喜欢并愿意与之度过一生的男人倒在了血泊中,幸福就这样滑溜溜的从自己手上溜走了,消失了的时候。

  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在大部分的作品中,通常都是先搂着尸体哭喊一阵子,然后或许移情别恋,展开一段新的生活,或许就这么的孤独终老,尤其是对于诚哥这样的反面人物而言,基本上是以前者居多,然后给观众们留下遗憾的结局。

  但是《school-days》从来都不会走寻常路,若只是如此庸俗的话,不仅瞎掰了世界经过铺垫了那么久的一刀,而且又怎么能给观众们留下永生都难以忘怀的印象呢?

  已经冲起来的海浪,可不是就这么让它降下来的的,《school-days》的精华,就是在最后那短短的时间里,有世界的那一刀开篇,宛若波涛汹涌的浪花,一浪叠一浪,让人应接不暇的同时,一直将这部作品推向最高峰!

  相比于诚哥那壮烈到堪称不朽的死法,这一幕略微平静了一点,但是这一幕的震撼却并不会少半分。

  甚至于,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一幕给观众们所带来的冲击,甚至比诚哥的死还要强烈。

  若说诚哥的死是一种宣泄,是对之前糜烂而堕落的故事定下来最终的基调的话,那么这一幕的悲情与残酷,则是将整部作品开始升华,让观众们能对整个故事进行反思。

  画面在言叶趴在死去的诚哥身上定格,然后渐渐的暗去,镜头一转,就到了黑夜了。

  世界接到了诚哥的短信,说是要到学校的天台上好好的谈一谈。

  诚哥是肯定被柴刀了的,死的透心凉,那么毫无疑问的,就是言叶拿着诚哥的手机在约世界。

  寒风刮过学校的天台,这里曾经是充满了他们幸福回忆的场所。

  然而此刻却是悲风哀鸣,清冷的月光与刺骨的寒风冲散了往日幸福的回忆,为这里带上了一片阴冷森寒之感。

  世界站在天台上,两手插在衣兜里,若有所觉,右手紧握,隔着衣服可以看到微微印出来一道笔直的痕迹,那是刚刚用诚哥的鲜血开封过的尖刀。

  镜头拉长,言叶出现了,出乎观众的意料,言叶没有红眼睛,也没有泪痕,更不是哭哭啼啼的,声音也依旧清冷。

  言叶很平静,非常平静,平静得让人害怕。

  她之前刚刚被诚哥恢复明亮神采的眼神,又一次变得灰暗无神,带着浓重的黑暗。

  凝视着那双让人压抑的眼神,观众们对于诚哥死亡的兴奋感直接淡去,只感到说不出的沉闷。

  不论是言叶,还是世界,为什么对一个人渣爱的就那么深呢?

  为了一个人渣,两人本应该光鲜欢快的校园生活,就这么彻底的被毁掉了。

  “向着悲伤的对岸去,百转千回到达的话...”

  从世界上天台起,无限循环的BGM,让观众们屏气凝神,静静的听着她们说的每一个字。

  “明明只是想做阿诚女朋友!只是这样而已!明明一直在强迫自己去满足阿诚所想的!为什么!为什么!”

  对着言叶。世界恸哭地吼着,她也是一位被人渣诚深深伤害的可怜儿。

  “阿诚的话,就在这里。”

  言叶依旧是那种平静的令人心寒的语气。

  她所示意的是一旁长椅上的一个手提包...

  观众们心中先是一愣,转念之间又忽然想明白了,心中一寒。

  世界走过去,拉开手提包,手提包里漆黑一片,观众们什么也看不到,然而世界却惊恐的退了一步,跪在地上开始呕吐。

  观众们心中忽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滋味,这样的言叶,似乎已经不是他们所认识的最开始的那个言叶,从校庆那晚之后,言叶一直在慢慢的变化,到现在,恍然间已经彻底的变了。

  “西园寺同学,让我来验证一下吧...”

  言叶的声音清冷而平静,手中突然拿出了一把锯刀,染血的锯刀,至于上面的血是谁的,不言而喻。

  言叶猛然向世界冲了过去,世界刚从衣兜里拿出当初捅进诚哥身体的那把带血的尖刀,却已经反应不及,被言叶一把抓住,手一扭,染血的尖刀缓缓掉落,仿佛在预示着什么。

  观众们明明是在六七月份的大中午看着更新,可是却仿佛突然置身于冰天雪地般,感受到一种深入骨髓的森寒,头皮发麻。

  世界的眼睛因为惊恐而剧烈地抖动着,言叶的表情还是那么的冷漠而平静,如同世界稳稳的捅向诚哥时那样,言叶手中的锯刀也没有丝毫的迟疑。

  洁白的月光之下,漆黑的夜空中,猛然喷洒出鲜红刺眼的血液。

  观众们的心脏猛然一顿,莫名的有种刺痛感,这一刀仿佛砍在了无数人的心上。

  值得吗?

  为一个人渣,两个人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值得吗?

  这三个字徘徊在观众们的心中,是在暗暗的问着言叶和世界,也是在隐隐约约的问着自己。

  随着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切割声,镜头中,曾经流淌着他们幸福与爱恋的天台上,粘稠、温热的鲜血在流淌。

  当镜头再一次转回来的时候,透过一个暗红色不规则的仿佛被撕开的缝隙中,看到的是言叶沾满鲜血的双手和黑化的脸庞。

  “西园寺同学,你说你怀上了诚君的孩子,果然……你是在说谎啊。”

  “这里根本就没有‘人’在里边。”

  无论做出了什么毛骨悚然的事情,言叶语气依旧平静的让人恐惧。

  这一幕甚至让观众们都不敢去细想,一股寒气顺着观众们的脊椎直冲天灵盖,灵魂黑暗冰冷的感觉将观众们的灵魂包裹着,不自觉的颤抖着。

  明明是爱情片大结局,为什么有种看恐(jiao)怖(yu)片的感觉?

第三百零五章 双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