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独孤嗜靥??

  “天降大灾啊,谁曾可知。?这独孤嗜靥的妖术已经练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竟然可以起死回生!!玉清门难免要日在旦夕啊!!唉!”

  玉清门掌门司马绝凌坐在大殿内,面对着几个弟子

  忧心忡忡地苦叹道,脸上的皱纹亦愈加地深了…

  他岂是不知道——

  当年独孤嗜靥将玉清门摧毁的一干二净,几个长老全都命丧黄泉,独孤嗜靥的出现,让他又想起了那场代代相传的悲剧

  更令人闻风丧胆的是

  独孤嗜靥死后——

  用尽半生年华武功

  化作为绝世千年火狐

  于是又接着修炼了五百年之久

  直至今日的重现

  这些话

  皆是一代一代的掌门秘密言传下来的

  可谁曾想过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该如何是好

  连掌门人司马绝凌都不知——

  “掌门,无需惧怕”一声爽朗而坚毅的声音响起——

  “相传,五百年前,我玉清门的弟子用了绝情剑摧毁了他,只要那妖孽敢动青云门一丝一毫,我们也亦可以如此杀了他!”

  玉清门掌门司马绝凌的得意门生司马奕烨狠狠地说道,

  他怎会忘记如此之深仇大恨——

  独孤嗜靥灭他同门!!!

  终有一日,他要让那个万恶的魔头尝到万倍的痛苦!!!

  重生了又如何?

  即便是成仙了——

  我司马奕烨也丝毫不惧!!

  “唉!奕烨,你还年轻,全然不知这上官孤嗜是多么地残忍!

  当年。自他与司马千瑶嗜血于绝情剑之时,青云门内突降绝命魔雨,上上下下的弟子惨遭毒手!”

  “绝命魔雨?!莫非...”司马奕烨惊奇地问道

  “对——绝命魔雨,相传被此雨水沾染者,不出三日,必定暴毙身亡,若是普通人的话,便当场毙命!即使师兄们个个都是身怀高超武功之人,却也没能躲过这场灾难!”司马奕烨的同门师兄兼亲兄弟司马奕昭答道

  “好一个独孤嗜靥!若是他敢闯玉清门!我定让他永世不得超生!”司马奕烨突然怒火中烧——

  “独孤嗜靥诛我青云门,我们岂能坐视不理,让他就此祸害人间?!”司马奕烨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

  猛地一下半跪在司马绝凌面前:

  “掌门,望您能立刻复命,让徒儿歼灭此妖孽!”

  此刻,青云殿内所有弟子也跟着异口同声地高呼道“歼灭上官孤嗜!为我青云门报仇!!”

  “万万不可!!——

  你们都太小看这上官孤嗜了,凭我们这些人,远远不是他的对手!这样贸然前去,岂不是送死吗?!”司马绝凌无奈又愤懑地说道...

  上官孤嗜,那个盖世魔王若是真的想覆灭青云门,青云门哪里还有生还的余地呢?!

  只是不知道经过了五百年的修炼,那只妖孽的巫术是否退化...

  又或许是更上升了一层...

  若真的是这样

  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如今,以青云门这般实力,万万不可打草惊蛇!

  司马绝凌这样想着。

  继而,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他缓缓起身,面向众弟子大声道“凡事都要讲究一个计划,如今你们这般冲撞,哪里是我玉清门弟子的模样?!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允轻举妄动!”

  “掌门...”许多师兄弟委屈地道有惊讶有沉默也有愤慨——

  “不得商量!”话毕,司马绝凌头也不回地走了——

  终究是逃不过的...

  此后多年司马凌云才知道

  这场宿命

  乃是他们两个人命中早早注定好的...

  望月瀑布下,呼啸的水猛烈地打击着边上的磐石,在水里掀起阵阵的浪花,水花日出飞溅着,冲刷着...

  瀑布底下盘坐着一个身穿素衣的少年,

  激烈的水花一滴一滴地拍打在他倾世的容颜上,俊挺的鼻梁,纤长的睫毛,

  冰蓝色的眼眸在雨露的淋漓下,显得更加清秀,干净,

  白色碧衣已经被水花冲洗地湿透,白皙的肌肤在阳光的映衬下若隐若现...少年双腿盘坐着,似一朵清新脱俗的白莲,在瀑布中央,正努力地绽放.

  “霖云师弟!!别练武了,速速来吃饭啦!”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瀑布中的一抹白皙,轻轻地睁开了冰蓝色的眸子,睫毛上沾着的些许水珠如细丝般滑落,只见他从瀑布中纵身一跃,身姿如一只飞燕般干脆,动作轻盈而敏捷,瞬间凌步到了南宫泞青的身旁.

  “谢谢师兄”

  南宫泞青继续展开了笑颜——

  “哈哈,这么久了师弟跟我客气什么呢!快走吧,不然饭凉了!今天可是雪沁师妹下的厨哦!!师兄我早就想尝尝师妹做的饭了,哈哈哈哈哈哈——”

  霖云微微地笑了,看着身旁这个比自己仅仅大两岁的爽朗的少年,心里却是充满了感激与阵阵苦楚...

  十八年来,整个青云门内从来就只有南宫泞青一个人视他如师弟,任何一个弟子看见他,不是厌恶嫌弃,便是避而远之——

  或许仅仅只是因为他那双特殊的冰蓝色的瞳孔,那双干净清澈的瞳孔...

  但是

  这瞳孔究竟为何为冰蓝色

  自己也不曾知道——

  司空霖云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十八年前,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那时的天比昨日那般模样还要恐怖,阴暗...

  玉清门的大弟子司空绝凌即如今的掌门人复命去寻找断情剑时,

  在断情涯边偶然看到一个似乎是被抛弃的婴儿,白皙粉嫩的肌肤上沾满了血迹,冰蓝色的瞳孔呆呆地望着司空绝凌,是那么地惹人心疼.

  司空绝凌看着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想到他孤零零地被人抛弃,于心不忍,便从断情涯一路抱到了玉清门,

  然而,

  这一抱便让所有的人都劝他扔了这个不详之物——

  从如此恐怖邪恶的地方捡回来的

  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司空绝凌决意要收留这个孩子,并且待他如亲生儿子一般,教他绝门武术,日日夜夜守候陪伴着

  一直待到霖云十八岁.

  然而,此路并非容易,一直走来,霖云受到过无数的流言蜚语,说他是天降不详之物,说他是恶魔转世,甚至说他是天煞孤星,日后必将害人不浅——

  一切的一切,霖云都已习惯,也并不再懊恼,难过,只是把这些默默地无视,

  当做看不见便好了

  于是

  日复一日,他渐渐开始变得冰冷,变得不那么爱笑,变得冷漠......

  但这又能怪谁呢?

  司空霖云苦笑一声——

  “师弟?没事吧“泞青用他修长的手在冰蓝色瞳孔前晃了晃,炯炯有神的瞳孔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他

  “没事......“

  “还说没事呢?!都走着入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成妖魔了嘞!”司马泞青开着玩笑边走边说嘴上常挂着那招牌式的温暖爽朗笑容

  似乎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少年

  然而骨子里

  却又像是一个经历过风霜雨雪的长者

  这是霖云日日夜夜所发现的…

  于是

  两人刚刚迈出望月瀑布,便看见许多弟子慌慌张张地冲向神宁殿(玉清门总部),还有的弟子边跑边议论道:“听说那个什么五百年前的独孤嗜靥重生了?像是来玉清门寻仇的…”一片紊乱…

  “师兄,发生什么事了吗?”霖云皱了一下俊眉

  “师弟,你有所不知啊!昨夜天空大变,空中出现了千百年来从未见过的血红色,弟子们都说这与五百年前那个传说独孤嗜靥毙命的时候一模一样!还有的人说是听到了什么声音,怀疑是独孤嗜靥重生了!哎!这个恶魔,想想都来气,更可恶的是掌门居然无动于衷,还命令弟子们不得打草惊蛇,真不知道掌门....”

  “独孤嗜靥?”司马霖云打断了泞青的话,问道。

  独孤嗜靥…好熟悉的名字啊......

  糟了!!

  南宫泞青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在霖云从断情涯被抱来的那一天,泞青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弟子们都因为好奇去了神宁殿观望,泞青也跟随着去了,

  当时的大弟子司空绝凌暗自命令众人不得在霖云面前提及上官孤嗜半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十多年来,泞青也无机会提起,

  可是,如今这般重要的事居然给忘了!!!

  南宫泞青此时肠子都悔青了!!!

  “师兄?”司马霖云疑惑地问道

  “嗯??噢噢噢,没什么,师弟,这种事情我们就别管了,走吧速速去吃饭了,毕竟吃饭才是最重要的,哈哈哈”泞青尴尬地笑了笑。

  暗自为自己抹了一把冷汗

  霖云配合着泞青微微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

  但心中却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

  这个人,

  自己虽不识

  但一定不凡.....

  更何况师兄如此想掩盖过去

  这其中

  一定有什么隐瞒我的地方——

  师兄——

  你瞒不了我的...

第二章 独孤嗜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