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冥冥之中的天意

  一年后,李君已经有了四岁……

  夜幕降临,降仙村的后山竹林中的竹屋里传来抽泣,一个身穿白色衣衫,眉清目秀的四岁小儿跪在床前哭泣,他正是李君,床上躺着一个同样身穿白色长衫,头发已经全白,显得十分苍老的中年人,他是李君的父亲李云天,此刻他全身透出死气,再没有当年的儒雅,仿佛随时都会撒手人寰,但他一双眼睛却是十分明亮,睿智之芒闪烁,当年他受伤极重,算到自己寿元不多,便将自己在人间所见所闻教与李君,让他能在人间自力更生,但却没有教他任何修炼之术和神通,因为他不想让李君参与仙魔之事,只是想他做一个普通的凡人,固然不能长生不死,固然不能受凡人敬仰,但他云天仙君活了那么多年,却知修行的孤独与危险,所谓仙人魔族,都不过是虚伪至极的凡人罢了!还不如一个凡人在人间百年之内活的丰富精彩,而且李君在这一年内从未再提修仙之事,这样李云天十分高兴。?

  李云天在床上轻叹了一口气,死气更加围绕他,心里叹道:“当年便算出君儿很有仙缘,但天机极重,我李云天参悟命轮那么多年也无法参透,固然我这是逆了天命,但也要让他尽量远离修仙之途!”李云天转头对床边的李君,强撑起笑说“君儿,为父送你一个宝贝。”说着手在背后暗暗掐诀,虚空微微一荡,一块玉佩落入手心,交给李君,继续道“这块玉佩跟随为父多年,你要好好保管,是为父给你的最后一件东西了”

  此物正是他云天仙君的贴身之物,更是和他与妻子书界的定情信物,说完李云天死气更盛。李君接过用一块布匹小心包起收好,哭着去煎药去了,他甚是聪慧,总觉得奇怪……

  李云天右手掐决,点在自己眉心,立即在厨房李君身上包裹的布内玉佩金光闪烁,但李君却看不见。李云天的毕生学识与神通之术都复制在这枚玉佩里,里面还封印有三次他施展的最强神通,在危险时刻能保护李君,并刻上禁锢阵法,李云天也算是仙界怪才,其修习的禁制之术天下少有人可以破开。

  李云天送出玉佩后,死气更是浓郁的围绕在他的身上,但还是双指凝气,在床旁边的墙上刻着一个个苍劲有力的字,显然是为李君所留,当最后一个字写完时,李云天手臂垂下,元神带动着肉身化作点点晶光消散,曾经在仙界中颇负盛名的云天仙君,却因爱上了魔界看守魔书的书界,仙魔追杀,最终带着万年修道的孤寂,带着誓死护卫仙界,却被仙界追杀的遗憾,还有对儿子李君的不舍,甚至带着一丝对即将见到爱妻的欣喜,不过最让他放不下的,是对那些破坏他一家人幸福的人的仇恨而离开了……李君端着一碗药回来时,却发现床上的李云天早已没有了踪影……

  这时天空下起了大雨,如黄豆般大小的雨滴降落最终发出一声声噼噼啪啪的声音,仿佛李云天修道一生的孤独寂寞化作雨水想要感染天地,让天地也变得孤独寂寞,但是天地本就孤独寂寞,否则为何会戏弄人生呢?

  而在九天虚空上的仙界,一座黑暗的密室中,似乎仙气飘渺的仙界就不该存在这种东西。一个清丽的身影盘坐在一座冰莲中央,冰莲上升起的丝丝雾气触到女子便仿佛融入了其身体,循环往复,每游过一周,便从口中吐出一丝浊气,女子的皮肤便更像冰莲般晶莹剔透。那千百年来似乎从未睁开的眼突然睁开,望着从面前的玉台上跌落的一块玉牌,澄澈的眸子不经意地露出一丝悲意,“他,还是走了……”女子喃喃道,又闭上双眸仿佛在冰莲上陷入了沉睡……

  李君望着父亲在墙上留下的话,话是这样的,“君儿,为父其实是仙,仙也固然难逃一死,为父的遗愿便是希望你一生不要修仙,好好在人间度过你的一生,考取功名,为父知道现实对你太残酷,但是你必须面对,为父走后你就去村长赵爷爷家吧,他会照顾你的。”李君对着床跪下,磕了三个头,带着玉佩哭泣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竹屋,在他一出院门,整个房子便消失了,雨水淋在他的身上,冰冷的寒气缠绕着他瘦弱的身体。

  村长赵砚是个满头白发,有着长白胡子,慈眉善目的老者,住在村子的最东面,老伴死得早,也没有子嗣,一生孤独,对李君这个可爱又和他父亲一样儒雅的孩子甚是喜爱,李君也是很喜欢这个慈祥的老爷爷,李云天在村子里与村民们的关系都很融洽,并且教村子里的孩子念书,逢年过节还有村民来求李云天写对联,村子里的人都叫他李先生。

  前几天李云天来到赵砚这里,虽然看起来身体健康,但是眼睛里的死气告诉赵砚李云天已经快不行了,李云天找到赵砚说了自己已经快要离开人世,但是李君却还小,他走后无人照顾李君,而赵砚对李君很是喜欢,便托李君让其照顾,让赵砚做李君的亲爷爷,告诉他当李君拿着玉佩来找他时就表示李云天去世了,而且说出自己是仙人之事,为报答赵砚,用自己所剩不多的仙力硬是给赵砚改命格加了十年寿命,用天地灵气给他改造身体,给了他一小笔钱,足够他十年内什么事也不用做也能丰衣足食安享晚年,并要求赵砚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任何事事。当赵砚打开门,李君被雨淋得湿漉漉的,眼睛红红地,头低着,看到赵砚便晕了过去,悲伤过度了……

  赵砚急忙把李君抱进家,给他换了衣服,显然衣服并不适合,老村长赵砚又没子女,哪里会有小孩的衣服。加上李君淋了不少雨,又发烧起来,赵砚又是忙着煎药又是忙着添火的,直到大半夜才把李君烧退了,老头子硬是守了李君一夜快天亮才眯一会儿……

她窗说
第三章更新送到,有点少,不过终于后续有了一点眉目,主角还太小,还要累积经验,赵砚也是个必死之人……话说开章一章死一个是不是有点那么啥……没关系后面走上正轨就好了,到时候应该就是好几个好几百好几千的死了,就不会那么尴尬……

第三章 冥冥之中的天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