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小庙扔饺子

  一直以来,农村都有请神供神跳大神的习俗,避灾,解祸,求平安,一般在村外都供福德正神(即土地爷)旁边一般有土地婆婆

  由于人死后先要去土地庙报道,一般两边有差吏,当然,土地庙也会神爷、文昌帝君、关帝圣君、包公尊神等神像奉祀一些财物,各家各户还在堂屋供神,一般都是黄仙,胡仙,还有的很少的供奉蛇仙。当然也有家里供佛的,初一十五吃斋念佛,还要到寺院里还愿。常见的供的有观世音菩萨,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出马“的也有供地藏王菩萨,初一,十五,过年,过节都得烧香,上供。过年了和老祖宗在一起供。胡黄,蛇一般都有上供肉食,猪肉,鸡肉,米饭。供狐仙的一般是鸡肉。供佛的一般是清水,水果,和各种素面食,一般馒头较多。在东北农村,跳大神也是个常见的事,青山村里200多户人家,会跳神的有3、4个人。

  有些人,大多是女人,体质较差,体弱多病,吃了很多药,看了好多医生,病情也不见好转,病急乱投医,最后就到一些跳大神的人家去看病,这些“神”有时就说,如果想要身体好转,必须要“出马”,也就是让这个病人自己也要开始跳神,有的人被逼无奈,只能自己也领一路神,回家供上“黄仙、狐仙、蛇仙”的牌位,开始了跳神的生涯。

  如果奶奶辈这一辈有一个人跳神,最后跳神这个人去世以后,她家的下一个辈份就是叔叔姑姑这些人中必须得有一个人接着跳下去才行。这样跳神就一代一代地接着传下去了。如果下一辈没有人再接着跳神,说是就会得到不好的报应。

  比如谁家的孩子病了,或者是丢了牛找不到了什么的,就去找跳神的给看看。

  先是在神龛前点上香(神龛上是一个红纸,上面写的好多的名字,胡XX、黄XX有上百个人名),点上一会后,二大神(一般由跳神的家人担任)就开始唱,几分钟以后跳神的人身上就开始抽搐,过了一会睁开眼睛,就开始唱着说话,声音就怪了很多了。二大神一般问,请问这路仙家,你从哪里来啊?跳神的就说了,他是从山上来或者是哪里来的。二大神还会问,你是哪位仙家啊?他就会说他是胡XX或者是黄XX什么的。最后就唱着问孩子的病是什么原因啊,应该怎么办啊等等的。

  跳完神以后,看病的人会送瓶酒或者几尺红布什么的。有时也会送些钱。

  青山村以前有一个姓张的男的,40岁左右的样子,有一回别人家里跳神,他就坐在旁边看热闹,跳神的人跳着跳着突然指着姓张的笑着说认得他,姓张的吓一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二大神就唱着问怎么会认得这个人呢?跳神的就唱着说,去年的什么什么时候在山上的哪里,曾经和这个姓张的碰过面。姓张的当时吓得马上跪下磕头,请求仙家原谅。

  事后别人问姓张的怎么回事,姓张的说,去年的什么什么时候,他到山上去割草,看到一只狐狸,他冲上去就用木棍去打,但是没打到。

  村里也有一个婶婶,是从外村嫁过来的,她的妈妈在别的村里就是跳神的,有一次她的妈妈在家里跳神,我这个婶婶当时还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到外面的十几米外的空房子去取米,推开空房子的木门,赫然看见一只大个狐狸四足朝天躺在地上正手舞足蹈。吓得婶婶转身就跑。后来听观看跳神的人说,附在她妈妈身上的“仙家”当时说,“刚才吓到了他家的女儿”。

  “仙家”附体上身以后,跳神的人身上的功能让人无法理解。一个多年来经常被人提起的真实事件是,有一回一个男的跳神的,请神请来了一个“蛇仙”,这个平时身体虚弱的男同志竟然好象有了壁虎功顺着墙壁嗖嗖地差不多爬上了房梁。还有一次跳神之中用嘴

  把吃饭用的大碗愣是用嘴咬碎了。跳神时不是请一个“仙家“,而是一个来了以后,说一通,然后走了,接着再请一个“仙家”

  ,但有时也让患者家属疑惑,原因就是一个仙家说的一样,各个都不很相同。让人最后不知道怎么弄。村里很多人家都有堂子,就是供神。赵川家里也有堂子,早几年妈妈身体不好,结果就在亲友的劝说下,请了堂子。可是每到过年过节家里都把属于赵川的好吃的给上供了,结果小家伙心里不平衡,就偷偷的把写着牌位的黄纸撕掉,好吃的塞进自己嘴里。妈妈打也不是,骂也不是,说得罪了大仙会受罪,小家伙也不听,吃了两次供品后小家伙见也没什么事。乐此不疲,还想着继续,结果,爸爸妈妈把小屋门上了锁,时间长了,小家伙也忘了这件事。可是小家伙有个原则:只吃新鲜的。这天,小家伙又被田娃王亮叫走了,三个人玩了一个上午,中午,赵川一个人正准备回家吃饭,看见后院二娘家大门和屋门紧锁着。小家伙爬过院墙进了院子,趴着窗户往屋里瞅了一眼,没看到有趣的东西,在院子咂摸着嘴转了一圈,没啥好玩的,小家伙忽然想起二娘家后院菜园子有一颗杏树,小家伙想到这里,往后院走去。进了后院,果然看见有一颗杏树,这颗杏树没有当初去李老太太家的高大,粗壮。更可惜的是,绿油油的叶子中,哪有一个杏!树下有一个用木石搭建的小房子,小房子有三米见方。不大的小房门里好像另有乾坤。赵川看了一眼,没有去理会,转身到旁边的柿子树上摘了一颗黄柿子,在衣服上擦了擦,开始吃了起来,这里的熟柿子很多,小家伙又吃了四个,吃饱了才转身,走到小庙跟前。大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照下来,小家伙额头见汗。他哪里知道这是二娘家的小庙。蹲下身子去看小房子里的东西,一个小碗里是已经发黑的饺子,另一个小碗里还有几块发黑的肉块,看样子是鸡肉,还有一个香炉,里面是燃尽的香,香炉和小碗下面铺垫的黄纸上被一层香灰盖住,或许是用了好久都没换。照例,小家伙伸直了手把里面的装肉块的小碗拿了出来,瞅了一眼,扔到一边的柿子秧低下,又伸手去拿另一个小碗,结果又扔了。小家伙刚想抓香炉,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就听见后面一声女人的呼喝:“干啥呢?”小家伙一惊转回头,看见是本家二娘,“嘻嘻”小家伙冲二娘呲牙咧嘴的一笑,又转回头,迅速把香炉拿在手里,随手就向外扔去,扔完迅速朝院墙跑去,翻过低矮的院墙,向家的方向跑去,看见二娘跟来,回头朝二娘做了个鬼脸。

东杨西柳说
这章是过渡章节,也是对后续章节的铺垫,讲讲农村里存在的和神怪有关的风俗。希望大家能耐心的看下去。

第八章 小庙扔饺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