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 李响21号

  列车正在飞驰。伴随着多普勒效应引发的一阵嘶吼,它刚好钻出了八仲山的最后一条隧道。铁轨上轰隆作响,却又附和节奏的诉说着它的孤独和冷漠。

  李响021表情麻木的注视着车外的画面,起初从化作速度线的近景逐渐遥望到清晨的远方。他一手握着手机,一手习惯性的把玩着一个铭牌。铭牌上篆刻着一行小字——“列车管理员。”

  身着雪白色麻布连体工装的他,看上去倒也显得干净整洁,同是白色的帽子故意压低了帽檐,包住双耳的监听耳机戴在头上,在手机和监听之间用一条长度适中的电话线相连。手机的播放器开着,传到他脑海里的,是从很久以前便反复听的几首曲子,不管是否悦耳动听,那对李响021来说,更像是一种习惯。

  此时的音乐声音不大,足够让人分心却又不会因此影响他的工作——列车维护兼乘务员。

  就在李响百无聊赖不知如何打发时间的时候,车厢里的全息影像突然投射到了每个座位前,图像里传来了电视台转播的新闻:“……我台外联记者,正在首都自由广场的建国10周年庆典现场,为各位观众带来直播报道,让我们与他连线。丹缪你在吗?”

  “是的主持人。”

  “辛苦了,那么请你介绍一下现场的盛况。”

  “谢谢主持人,我现在正位于自由广场的媒体区,大家可以看到现场的气氛真的是异常的火热,那么再过几分钟,我们伟大的领导人就要讲话了……等,等一下,他来了,随着人们的欢呼声,我看到他已经走向了主宾台,总统先生正迈着英挺的步伐,走上了主宾区的演讲台。各位观众,让我们拭目以待,我们爱戴的总统斯宾塞先生就要开始他的演讲……”

  李响摘下耳机,漫不经心的看着全息投影中,一位体态臃肿的男人,被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的护卫簇拥着送上了演讲台,而画面里的景象好不热闹,欢呼声,呐喊声不绝于耳,直到总统先生挥了挥双手,开始了他的讲话:

  “我可爱的子民,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我很荣幸又一次站在这里对大家讲话,40年前的今天,蔚蓝天启所造成的粮食危机为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磨难,而30年前,全球的核战争又让生灵惨遭涂炭,我们的家园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可供人类生存的土地,而十年前的今天我们站在这片土地上,这片重新定义自由与理想的土地上,至今我们依旧无比自豪,我们自豪我们还活着,我们自豪巴尔哈斯共和国还在绵延流长的生命的河流!我们自豪,我们国家的人民和军队战无不胜最终走向荣耀!我们自豪奥丁神和万灵殿与我们同在!

  据各位所知,巴尔哈斯还有大片领土处在核辐射与蔚蓝天启之害的困境之中,可是我们畏惧过吗?”

  “没有!”“我们没被吓到!”“我们没有”……画面里又是一阵阵的欢呼雀跃的声音,斯宾塞再一次挥手示意,然后继续说道:“是的!我们从来没有怕过!以前不会,今天和未来都永远不会!所以此时此刻我为大家带来了一些好消息,我刚刚得知,通过国家基因研究院的最新研究成果,我们已经成功开发了新型的粮作物,有效扼制住了饥荒,解决了大量民众的温饱问题,现在各大污染区涌向首都的难民都开始自觉回家了,真是可喜可贺不是吗?!那么接下来的10分钟,我将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

  只见全息影像中,总统的话音刚落,来自各个媒体的记者就纷纷踊跃的举手,试图用高于旁人的嗓门抢到第一个问题。而恰恰此时,一位戴眼镜的小姐猛然站起来,用最为高亢的声音问道:“可是总统先生,据我所知,这次DH公司提供给基因院的原始资料并不可靠,不仅没有遏制粮作物不断死去,更不可能解决空气和水污染问题……”

  当年轻的记者没有一点磕绊的叙述完问题时,全场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又略带焦灼了起来。人们都面面相觑,轻声议论,有的甚至捂住了嘴怔在那里。而画面中的西装护卫忽然紧张的互相窃窃私语着,直到斯宾塞总统大声呵斥到:“你来自哪家媒体?”

  “我来自遥望者新闻组织!但这并不重要……”

  “你是怎么混进来的!”女记者的话没来得及说完便被台上高傲的演讲者打断了,而总统先生突然像变了一个人,没有了任何谦和与骄傲的样子,他紧接着追问道:“谁允许你在这里无中生有的!”

  “我并没有无中生有!”女记者试着据理以争,她抬起手中10寸长方的透明平板电脑,然后将电脑画面上的几张照片抓取到空气中,在她眼前立刻出现了这几张照片的全息投影,全场的所有媒体都像炸开了锅,所有能朝向她的影像设备都整齐划一的朝向了她,紧张的聆听着接下来即将爆出的猛料:

  “如您所见,总统先生,这几张照片就在昨天拍摄,我所看到的不是什么难民主动离开,而是DH公司的护卫在武力驱逐!”女记者又将平板上一段动态影像抓取到空气中,那段视频里正是全身武装的护卫在用武器射击落荒而逃的难民,护卫的护甲后面有清晰可见的DH字样,而全息影像里也同时传来阵阵伴随着惊恐呼喊和惨叫的枪声。

  “够了!”斯宾塞看不下去了,他对着后面的护卫做了个手势,黑衣人们便立即冲了上去,簇拥在一起架住了这名勇敢的女性……而此时转播画面中断了两秒,再次出现图像时,已经回到了电视台的直播间。

  直播间内的主持人一脸尴尬,磕磕绊绊的说道:“下面让我们关注另一条报道,关于额……关于上周首府郊外有人被奇怪生物袭击的官方调查已经有了结论,……虽然此前根据目击者称,在夜晚很难看清袭击生物的样子,看到朋友的惨死就只有逃命的本能反应。而官方正式出面辟谣,希望民众停止不必要的恐慌,在林间郊外被野兽袭击并不属于超自然现象……

  没等新闻播完李响便关掉了全息影像,他感到五脏六腑都不太舒服,甚至有些倒胃口,索性没人强迫他看完这场闹剧。

  正在这时,一缕晨曦没有征兆的直射进了车厢,直接照射在他的脸上,李响021感到有些刺眼,他下意识的继续向下压了压帽檐,想避开那道猝不及防的强光。而恍惚间车外的风景却渐渐明朗。列车在减速。他面前的收发机里传来一些要求列车暂缓通过的嘈杂人声。

  窗外近处的画面不停的向后散去,显得慢慢熙攘直到固定了下来,这让107号公路的废墟清晰的印入了李响021的眼帘。

  “还是……没有人吗?”

  他轻声自言自语着。这看上去颇为优美的林边公路已是杂草丛生,路边陈列着有如雕塑一般早已报废的汽车,它们都锈迹斑斑,满目疮痍,一排排,一辆辆错落而至的被舍弃在公路上,伴着北风,合奏着由破铜烂铁编撰的悲歌。

  过去的几年,这不过是最为稀松平常的一幕。但不知为何,他总盼望着在这条公路上看到一个生命,一个可以打破这份沉寂的生命,一份鲜活的惊喜,一个……无论如何,这怎么可能?李响021自觉无趣的正要把视线转回车内,却被眼角余光扫到的影子紧紧的抓住了所有的注意力!

  “女,女人……有个女人……”

  就在那不远处,就在那从不被认为可能有活体路过的107公路上,一位左手提着玩具熊,目光呆滞,骨瘦如柴的红发女人与李响021四目相对着。李响021双手拍打着封闭式车厢的防弹车窗。他激动地大喊:“喂!喂!!”车厢里空无一人,只回荡着李响021一个人呼唤的声音……

  列车只短暂的停留了一刻,便再次缓缓启动,而且没有一丝停下来为他突如其来的缘分行个方便的意思,反而开始了一次一次的加速。李响又拍了几下车窗,企图引起窗外公路上那幽灵抑或天使般身影的注意。。。

  几分钟后,他失落的看着女人的身影融合到日出的光晕之中。

二 李响21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